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零五章 秘密窃取 诱发危险降临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24 2013-08-11 20:57:35

  船头赫然有一扇黄色窗口在正前方,船舰迅速钻进去,推开了整扇园门。数十个园门,前面打开后面合上,阻断着水流的挺进。几百条蟒蛇状怪物附着船体而过,已经合上的园门,能看到在承受着震颤。蟒蛇状怪物渐渐在通过园门时不断在减少。

“长治加快点速度,能多快就多快!”公良亦兰也看见了船后的情景,试图让船加快速度把伏在船体的怪物甩掉。

“明白,图标显示三十秒后要向上冲出了!坐稳扶好啊!”

一个弧形弯道过后,船舰拉升向上,船舰下不断震颤之波传来。从通道道壁附着有物掉下闪现有火光片片,将船舰两侧映射的通红。气浪自后而来,加速船舰向前。一分钟后,船舰从山洞中呼啸飞出,公冶长治将船舰停在一个平整的雪地上。

“唉,担惊受怕一路程,真明白何故会来这么多的怪物。原来不是很正常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博宽,你不是说那是一个庇护所吗?”公良亦兰向后看了半天,未见异常,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将悬着的心缓缓放下。

“可能是有人触怒他们好客的礼貌了呗,这个简单的很!”澹台博宽扬扬得意,不以为然。

公冶长治将船舰停下来,因没接到亦兰的命令,就没有离开座位。听到身后二人的谈话,饶有兴趣的插话:“小姐,非常明显从博宽的话语里,他应该非常清楚原因何在!”

“我早就听出来了,肯定是抢了人家的宝贝,所以打破了平静。博宽快说说你拿到啥宝贝了。放心吧!不要你的!”公良亦兰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澹台博宽听到女孩非常羡慕的语气,精神抖擞的解开保险带。缓缓站起身,走到公良亦兰身边,喜笑颜开的展示出一个做工精细的金属盒子。盒子是墨绿色闪着幽光,也就笔记本大小异常小巧玲珑。

公良亦兰急忙解除束缚,双手接过来,份量不是很重,翻转几面观察没有发现有缝隙。看到身边有一个工具包,异常迅速的将盒子装进包里。

背上工具包带子,她就沉下脸吼道:“啊,就为了这个破盒子,你让小女子恐惧到极点。这个东西暂时没收,你说你的行为合适吗?为了你个人的毫无来头的好奇,差点让我和长治断送在怪物和灭顶之水中,你居心何在!嗯?”

“啊?这……我就是很奇怪那东西在墙角放着,就带上了。若我存心隐瞒私吞,我干么要自己暴露呢?你……愿意拿着就拿着吧……我没什么意见!要是感觉太沉,我可以帮你背着。”澹台博宽此时才感到上了小女孩的当了,心里又气又急还没有话来解释。

“沉与不沉,不用你操心了,大不了让长治代劳。先保存我这里,待弄清楚是何物,你的还是你的。我很担心里面有危险物品,你再私自决定乱来,岂不是让我们陷入危险之中吗?别小肚鸡肠的样子,明白了吧?”公良亦兰看了看周围环境,也就三个人而已,说不定还要同舟共济,也不想与澹台博宽撕破脸。

“就是就是,刚我没看后面的怪物,但并不表明我不知道水漫金山,有小图标显示出来了,我也就是驾船拼命的、全神贯注的驾驶。真是太危险了!”公冶长治用手指指屏幕小图标,向博宽展示。

“此事就告一段落,都不要提了,我们三人非常幸运的共赴危难,这就是缘分!”公良亦兰盯着澹台博宽,看澹台博宽逐渐恢复平静之色,转身对长治说道:“开船的,真是稳坐钓鱼*台啊,快起来说说你为什么要停在这个茫茫雪原呢?谁给你的命令?”

公冶长治听到亦兰讽刺的话语,着急慌忙的摘除保险,迫不及待用手指着前方不远处,谨慎的说:“就那个中年男子,在我们逃跑路途中紧急发来的信号和坐标,我就按要求停这里了!”

“嗷,对了妹妹,那个中年男子说的壤驷图到底何许人也,可靠不可靠。你怎么这么的就轻易的就相信了他,别是有危险吧!”澹台博宽转身看看前方白茫茫的一片,扭脸心神不定的说出担心。

公良亦兰很反感的忍着听澹台博宽把话说完,没好气的喊道:“谁是你妹妹!这么快居然开始攀亲戚了,再说壤驷图是你叫的吗?那是一个品德异常高尚的人,你要尊称大师。真不明白你小脑壳里这么多花花肠子还想到攀亲戚,别一会儿又要称娘子了,注意点……注意点自己的言行!”

公良亦兰依然纠结于黄牛岛的事,感觉澹台博宽品行有问题,但考虑到本想指责他‘缺德’似乎有点太重,急忙改口。

澹台博宽听到亦兰的大声指责,有一会儿想撕破脸转身而去。但考虑到莲花说公良亦兰是自己的妹妹,尽管他是万分的不信,但毕竟感情上多少有点倾向,再加上此时也确实不明白身在何处,便强按耐心中的怒火。转身抬脚走到门口的座椅上,望着外面一声不吭。

“小姐!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吗?”公冶长治看着眼前两个都是表情极度的严肃,且都脸色难看,便有话没话的探寻,试图转移话题。

公良亦兰斜眼看了一下转身后走的澹台博宽,扭脸瞪着公冶长治吼道:“不在这里等着,你想去哪里呢?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我在坐标上看到这里接近贝尔加湖,在通古斯的下面一点,这里有蒙古人啊,刚看见那个中年人觉得与内地蒙古人长相有点相似,都是粗狂豪放的感觉。我们估计可以吃到鲜嫩的烤羊肉,可能也有马奶酒!”公冶长治表情谦恭,微笑着轻声回答。

公冶长治回想那位中年男子的面相,也确实从男子轮廓分明的眉眼间,体察到了男子不同国内大多数人相貌的差异。对比熟知民族脸膛,让他深深明白蒙古人体貌特征与那位男子高度吻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