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一十章 争强好胜 少年展开攻势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50 2013-08-11 20:57:35

  公良亦兰看着两个伙伴忘乎所以的表情,心里深感高兴,在她心里对看到过的外星人已经见到很多了。各个形态和模样的外星人实在是太多了,虽然追求和要求都不尽相同,但她始终不明白的是圣者,何以能将这么多类多型的人种或物种汇聚到一起。

她心存此念已经很久,但许多时候圣者听到她的问询时,都只笑不语。此刻亦兰才有些许的了解,那就是困难之刻见真心。

少许画面出现一个丰满的少女,皮肤白皙、明眉皓齿、端庄大方、不笑不语,红唇开启:“哦,你们年龄也不大么、嘻嘻,我自我介绍叫漆雕艳巧,刚你们看见的那个中年男子是我父亲漆雕汗箫,嘻嘻!刚那位外星人声明过不让告诉你们来自何方,其实我心里有数。他们喜欢故弄玄虚也是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的,有想知道的回头我可介绍,嘻嘻!他们说准备将你们抽到空中,希望你们带好行李紧靠船尾,他们要施展探囊取物的技术,将你们取出来,嘻嘻!你们三个要紧紧的抱在一起,才能一个不留的传到外面去,嘻嘻嘻,这就是大概意思,其实就是把那灵性钢木局部激活打开缺口,拉出你们!嘻嘻,还骗我们玩什么高深的魔术,情况就是这样,嘻嘻、哈哈!”

“什么是灵性钢木啊,这个船舰难道它自己有生命吗?”公冶长治听完介绍,突然对灵性钢木发生了浓厚的兴趣,迫不及待的询问漆雕艳巧,感觉话未说明他身份,急忙补充道:“我叫公冶长治,身边黑脸的少男叫澹台博宽,美貌赛花的少女是我们家小姐公良亦兰!”

漆雕艳巧对长治介绍的人,一一点头示意,笑着说:“灵性钢木都不知道就孤陋寡闻了,这东西是神秘的物质,它本身没有生命,但可以赋予它生命,它是我们遨游太空的神兵利器。灵木要看纯度,极高品位的灵木可以穿越太阳表面。你自己想想吧,那是多么神奇的奇遇。嘻嘻,你们准备好了吗?这条船舰待一定时间才可移动,放心吧,我爸爸会为你们保存好的!”

公良亦兰低头看看博宽脚边的箱子,又抬头看看画面女孩的身材,面露微笑的扫了澹台博宽一眼,对漆雕艳巧问道:“看来你对这条舰船如此的了解,你究竟是上来看见了船舰,还是听你爸爸说的?”

“嘻嘻,我和爸爸不敢上前观看,大雪将船舰掩埋,我们看不到的且此前也不知道。是听外星人在船顶勘查后知道的,嘻嘻,但对你们何时出现,圣者有提示,还说这条船上还有我的一份礼物,就是一个装服装的箱子。嘻嘻嘻,你们务必给我带出来啊,是黄色的服装!”漆雕艳巧眉飞色舞的嘱咐道。

公良亦兰边听边看澹台博宽的表情,发现博宽神色极不正常,看着身边的装黄色服装箱子的背包,显出异常失望的样子。公良亦兰见状悄悄安慰道:“博宽,不要太小气了,那是艳巧的就给她带出去吧。回头我想法给你姐姐弄到一套,这事就抱在我身上,所以,高兴的对艳巧说点什么吧!”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相信你肯定能办到!”澹台博宽甩掉了思想包袱,神色轻松的对屏幕喊道:“小妹妹,你真漂亮,不知道哥哥姐姐们出去后,是否能饱餐一顿啊,我们饿的几乎晕倒了。你要的箱子,哥哥亲自给你背出去!”

“都准备好了,牛肉羊肉很丰盛都准备着呢,嘻嘻!箱子的事,谢谢哥哥了!嘻嘻,是不是和你们身上穿的一样啊?”漆雕艳巧眼珠转来转去的看着三人的穿戴,露出非常羡慕的表情。

公冶长治不等博宽开口,急速的插言道:“都是一样的!哥哥给你带出去,你快看就是这个!我叫公冶长治你记住了吗?”长治说完就把地上的背包背到身上,向漆雕艳巧展示了一番。

漆雕艳巧充满感激的说道:“嘻嘻,公冶长治,长治哥哥谢谢你啊!等你出来,我要好好感谢你!嘻嘻,十分钟后外星人就要行动了。你们快点到指定地点吧,嘻嘻,出来我们再说话吧,再见!”屏幕画面一闪女孩就不见了,屏幕自动关闭。

澹台博宽伸手抓住了公冶长治身上背着的背包带子,气愤的嚷道:“我都说好我背了,你说你为什么要给我抢,让我下不了台是不是太不仗义了,嗯?”

“我说博宽你不要太不知足了,你都是有媳妇的人了。你和我抢什么抢,看见漂亮女孩也要看看身边人缺不缺,做朋友你不感到自己太过分了吗?”公冶长治劈手挣脱了博宽的纠缠,毫不客气的说道。

澹台博宽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几步上前还是抓住了背包带子,吼道:“你知道啥,那个莲花嘴上说的好听,就让拉拉手,亲个嘴接个吻都不让做,明摆着就是要掰的意思。无非为了任务在应付差事,谁看不出来啊!”

公良亦兰听到俩少年的交谈,深感不解的向澹台博宽问道:“博宽,你说的可是实情,这个莲花居然与你是这种状态,也真是奇怪啊!”

“小姐别理他,谁知道是真话假话呢?说不定他想找俩老婆也保不准!”公冶长治仍然坚持不为所动。

“我也觉得很奇怪,在古堡时无意间我看见莲花看闾丘立祖的眼神,是怪怪的感觉。敢情博宽与莲花是这种状态啊!我有点信了。长治,听话让给博宽,你与艳巧不合适!给他!”

公良亦兰竟然如此的帮博宽,让公冶长治深感难受,但亦兰已经放话了,长治极不情愿的将背包放到地上,无可奈何的缓缓说道:“博宽,你太过份了,我记得你!”

青春年少异性之恋,本就是形同玩耍的表现。澹台博宽对漆雕艳巧一见钟情且执着追求,是公良亦兰未曾料想到的。也是因为她的过份干预,让公冶长治心生怨恨,更是公良亦兰不愿意看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