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一十六章 遭遇谴责 油腔滑调遮掩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1995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对于狂龙帮在畅井市的业务异常清楚,其主要业务就是三家桑拿洗浴,四家娱乐会所,五家快捷酒店,六家赌场。主管畅井市的狂龙帮业务,主要有尉迟林南的两个徒弟分管。分别是疯子齐连彪,骡子张岩生。

尉迟林南之所以在畅井市安置两位老大,也是狂龙帮帮主智慧才能的体现,其目的就是让二人相互牵制不能乱来。在很多国之企业奉行的独任制式的管理在狂龙帮不被推崇,疯子负责赌场和快捷酒店,骡子负责洗浴和会所。

尉迟林南为了便于向其手下疯子和骡子进行业务管理,专门安排有受其直接管理的沙海商贸公司,铁公鸡宁沙海负责向疯子和骡子提供经营需要的物资。不允许两位老大私自购进经营需要物资,经营中需要任何大小物品必须经过沙海商贸公司采办。

魏建朝在畅井市的能说的来的也就是捣蛋鬼康米亚、老兽医许刚,康米亚是与魏建朝从小玩到大伙伴,经常跟着魏建朝到处游逛,寻欢作恶。许刚是一个瘦弱的老*江湖,是尉迟林南专门安排的生活顾问,魏建朝的日常生活由老没正性的许刚管理。

那次,魏建朝与其舅舅的邂逅,也是机缘巧合的偶然事件。起因就是康米亚的瞎胡闹开头牵连出一系列的恶作剧般的效果,致使魏建朝冒险犯事差点身陷囹圄。

魏建朝在畅井市的下榻处就是沙海商贸公司的后院,那里是几座现代化的大型库房,在库房的边缘有一幢破落的小院。原来是某国字单位的办公场所,后来被狂龙帮购得。因为仓库门口建筑了几层楼房做沙海商贸办公需要,这个小院就被安置成宅院了。

小院内就是瓦房四间,车库一间,门前一片空地,院门没有。每间屋内深度有八、九米,被劈成里外两间,魏建朝与康米亚住一间,许刚住一间。剩余两间,一间做活动场所,另一件被宁沙海占用。车库被改为厨房。

老式的瓦房要说不应该在夏季让人倍感闷热的,因为棱形的上部可以减弱阳光的直射,且房屋高大阴森就是居住适宜的处所。

这一天从早上开始就让魏建朝懵懵懂懂的被惊醒,从单人小床起来,他就浑身冒汗。睁眼看着从后墙窗户射进来的阳光,倍感烦躁和不安。他一咕噜爬起来,光着脊背,穿着短裤,两脚踩着拖鞋,直接走出里屋来到外屋饮水机边上。弯腰嘴接着水龙头,咕咚咕咚的饮下一肚子凉水。

依然是热的烦躁不安,他拉开屋门就跑到了院子里。看见许刚在屋檐下微闭双眼、斜躺躺椅,手里握着一把芭蕉扇缓慢扇呼。许刚已经是五十余岁的摸样,花白头发,瘦弱肩胛,伸着枯瘦如柴的长腿不停的摇晃。

“老许,饭做好了?”魏建朝随口向许刚吆喝一声,许刚欠身看一眼他,干笑几声算作回答。

他自顾自的径直走到厨房边上,厨房的侧墙外有外置水龙头两个,一个是冷水管,一个是热水管。一个高来,一个低。

说是热水管也是因为在平房的顶上,放置了一个经过加工处理的土制天阳能加热油桶,让太阳光照射黑色油桶,直接将桶内的水晒热,以备洗浴目的使用。

魏建朝搬着那个位置高点的水龙头打开,甩掉身上的短裤便直接站在下面淋浴。此种土制淋浴设备,通向黑油桶有一个上水管道,有一个下水管道,一旦油桶里水用光,直接就可以经由上水管加满油桶。

他在下面刚将身上的黏糊糊的汗渍冲掉一半,突然就从里面洒出了冰凉的冷水,冷热相激,事发突然,魏建朝顿时受惊高叫:“哎呀,凉水怎么出来了。这是谁干的好事!”

魏建朝顿时异常恼怒,从水龙头下撤回身来,就站到了厨房门口,端着架势准备向屋内的康米亚兴师问罪。

“怎么了?看你那个表情,有必要如此大惊小怪吗?那水我用了!”许刚从破躺椅上起身,手里挥着芭蕉扇指向魏建朝就是一顿臭骂:“说说你们俩吧,天天净做了些什么勾当。要空调凉快一下吧,没有!想舒舒服服洗个澡,还得担心油漆掉自己身上喽。都是快二十岁的人了。混的猪狗不如。”

魏建朝本想发泄一下愤懑的情绪,却不料被许刚骂的狗血喷头。顿时明白许刚话语内涵,气鼓鼓的瞪眼看着许刚无话可说。在帮内也就是许刚能帮他俩在老大面前说句公平话,平时他和康米亚都很尊敬许刚。

他顿感无趣的低下垂头,深深明白许刚也是恨他们不争气,怒他们不知道建立威信,以至于天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愧疚的感觉只是一闪而过的悔恨,转念间他抬起头,嬉皮笑脸道:“呵呵,没办法啊,要经验没有,要钱也没有。那就等着天上掉馅饼吧。有老大罩着,吃香喝辣,做小弟的能折腾出来啥呢?枪打出头鸟,慢慢熬呗!”

“你……真是一块朽木,想当初……我老许,是没有受过这等窝囊气的,你们俩真让我失望!”许刚看见魏建朝一派满不在乎的劲头,也感无趣,脸显苦恼。

“哎呀嘿,谁又把老许给惹急了呀。啧啧!”康米亚居然从院子外面回来,让魏建朝感到奇怪,平时小子就是不睡到日上高杆是不会起床的。难道见鬼了,魏建朝不由得回头多看康米亚几眼。但见康米亚头发梳理异常整齐,小脸清洁发亮,满脸笑容。

康米亚,脚上白色皮鞋铮亮,一身白衣白裤看的光鲜照人,胳肢窝夹着一个黑皮包,一副洋洋得意的喜庆劲。

“哇哈,真穷的叮当响了吗?朝哥居然光腚示人,这是什么动机呢?”康米亚似乎刚发现了魏建朝般围着赤*裸黑体的魏建朝,就是一阵喜不自禁的话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