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二十章 优思所致 顾虑危害深重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23 2013-08-11 20:57:35

  康米亚手臂托着将小婴儿原地转圈,小婴儿瞪大眼睛四处查看一圈,随及眼睛微米定定看着康米亚。康米亚急忙闭上眼睛,嘴里哆嗦语气,“好了,叔叔不是坏人,你妈妈是叔叔的姐姐,明白了吧。”

惊魂一幕又要上演,康米亚确实不敢掉以轻心。曾经因为小婴儿心怀报复将他折腾的像木偶般,与小婴儿一起在烂水坑里玩耍半天。康米亚都被很多人领悟到他精神病发作或者中邪了,他沉闷很久也认为是自己病了。可是到很多医院检查,各项指标都证明没有半点异常。

最后有一次澹台博宽喝酒全麻,才无意间向康米亚吐露内情,他说出缘故将康米亚震惊的顿时魂不附体。澹台博宽当时拉着康米亚的耳朵嬉笑道:“实不相瞒,小蛐蛐是哥的孩子,小蛐蛐天生具有非同一般的能力。真若有人惹急了他,他会蛊惑某人疯疯癫癫很傻帽。”

康米亚联想出他与小婴儿曾经独处之时,他将见小婴儿不愿躺床睡觉,就硬把小婴儿按倒被窝不让起来。当时澹台博宽也是与王慧娟出门办事,然而康米亚正在卧室内与女网友约会,正聊得带劲就要说到见面之时,未料到小婴儿手拉鼠标线一直捣乱。康米亚气鼓鼓的随手就拍了小婴儿屁股几下,小婴儿顿时眯眼看着他随后就是他抱着小婴儿出门,他躺在水坑内傻笑,小婴儿坐在他身上玩耍。

经过澹台博宽指点让康米亚明白,春暖花开虽说不是隆冬,但是那次被小婴儿教训,让他躺卧水坑出糗之外,也是重感冒很久苦不堪言。

“米米,那是我们亲兄弟的晚辈,哥说与你知道是不想让你再难堪。以后记住不要看小蛐蛐的眼睛,那样多少会让他明白点啥。说给米米也是哥的提醒,否则哥都不知道让你咋办了。”

澹台博宽酒醒后异常紧张,一再嘱咐康米亚不要让任何人泄露小婴儿的怪异。康米亚也对天发誓爱护小婴儿,不做伤害小婴儿的任何事。但是,令康米亚不能忘怀的是小婴儿的怪异手段,心理一直是异常不解的心情。那么小的孩子会知道何种手段报复人,康米亚简直感觉万分奇怪。

但也让康米亚不明白澹台博宽会如何了解小婴儿特殊本领的,问过澹台博宽多次他是如何对付小婴儿的,澹台博宽总是嬉笑之态不予回答。难道异常奸猾的澹台博宽也被小婴儿教训过,康米亚对澹台博宽何以发现小婴儿的手段异常好奇。

都知道小婴儿的嗓门极大,真若哭闹起来就是异常难哄的场面。但是澹台博宽似乎有制服小婴儿的特殊手段般,小婴儿在澹台博宽身边温顺的像一头小羊羔。有时候都让康米亚看到小婴儿很怕澹台博宽,因为王慧娟曾经哄不了小婴儿胡闹,三天两头跑来找澹台博宽解决小婴儿苦恼问题。

神乎其神的小婴儿,奇奇怪怪的澹台博宽,常常令康米亚不明白父子之间是何种情形的联系。康米亚更难懂澹台博宽与王慧娟的关系,两人说是亲密无间的两情关系,可是澹台博宽却让王慧娟出嫁了。

按道理讲澹台博宽应该竭尽全力将母子二人精心予以照料才符合人之常情常态,王慧娟却欣然同意另行组建家庭。康米亚对王慧娟的思维方式,也很费解。

打小康米亚就知道王慧娟非常听澹台博宽的话,但是这种违背常规的做法让康米亚深感离经叛道,异常诡异。就连许刚扬言说他是看着澹台博宽长大的,也是入赘云雾般的感到惊讶。康米亚觉得这么一家三口都是另类人种才对,否则很难解释通怪异之相。

经常王慧娟会从腊新市来看望澹台博宽,康米亚近来有心要对澹台博宽和王慧娟进行摸底侦查,到底要看看与其从小到大一直是友爱有加的朋友,究竟是何种思绪考虑,要如此的作出此等怪异之事。

康米亚此时不敢看小婴儿的眼睛,也是投鼠忌器担心小婴儿再危难他。于是,他无奈发声,情绪深感失落,“蛐蛐,叔叔是喜欢你的,你说我与你爸爸是那种好兄弟,叔叔敢欺负你吗,那是不会的。”先行予以安慰,就是康米亚特别需要告诉小婴儿放松戒备的动机。

“咯叽叽,呵叽叽。”小婴儿脸上是微笑的双眼,珍珠般晶莹的双瞳是面露轻松的心情,“抱抱蛐蛐,抱抱蛐蛐。”小婴儿嘴里含糊不清的声音,让康米亚明白了他的意思。

康米亚急忙将小婴儿由臂弯托举式的横抱,变换成贴近胸前的竖抱。康米亚看到小婴儿双眼的注意力并不在他的身上,但见小婴儿两只眼睛看向屋门,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向屋门口抓挠,他的意思似乎暗示想去屋内。屋内发生了什么了呢?康米亚没有看见有人出来,是不会贸然进去的。

“蛐蛐,快看许爷爷在为蛐蛐调配洗澡水呢,快看看……马上就好了。”康米亚将目光看向厨房门口,许刚手里提着水壶,正向一个海蓝色大盆里内倾倒热水。他边倒热水边试水温,弯腰打躬就是不肯蹲下身子进行。

“老许,可以了吗?蛐蛐快等不及了。”康米亚对着老许的后背喊叫,老许回头看着他们俩站立的地方满脸笑容。少顷,老许将车轱辘大小口径的海蓝色盆子搬到走廊上。康米亚知道许刚就是异常负责的男保姆,随及为小婴儿将楼裆短裤扒掉,把小婴儿放入水中。

顿时,小婴儿激动的面色红润,十分高兴。他在水盆里脚蹬手刨,兴奋极了。许刚和康米亚趁机下手为小婴儿洗却身上的污渍。“嘻嘻,嘎嘎,叽叽。”小婴儿被老少二人撩拨的笑声不断。

屋内两位激情四射的人,浑身冒汗的并头而躺在床面上惬意的回味。他们似乎没觉察到身边少了一个人,也是太过投入专注的缘故。

“朝哥,这种两头来回跑的日子还需要延续多久啊。照顾了蛐蛐,没空闲照顾你,能不能都在一起过活呢?”王慧娟仰躺澹台博宽的臂弯,发出苦涩和期待的声音。

“等等吧,哥也快愁死了。有人想加害蛐蛐,妹妹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