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一十八章 回望悲伤 忧心红痣添乱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38 2013-08-11 20:57:35

  翠玉也是与澹台博宽、康米亚一起长大的苦孩子,翠玉有爹有娘,但父母离异。她从小跟着母亲生活,其母再婚之夫也是拖家带口,继父的孩子都大,经常欺负翠玉。继父也没好脸色,其母亲也疏于管教。

翠玉在家里得不到温暖,就在社会上游荡。被多次拐卖,后流落到畅井市。翠玉原来不知道其身世,因为偶然事件与收养过她的养母邂逅,才被认出而予以告知内情。

她与澹台博宽、康米亚一起最开始被疯子齐连彪的母亲登仙婆收留,沿街乞讨、坑蒙拐骗,浪迹江湖,露宿街头。虽然登仙婆外貌丑陋,但其内心也算有点慈悲,虽然一个孤老婆子带着一群乞讨儿童过活,也是有福共享、有难同当的生活节奏。

据说登仙婆是疯子齐连彪的亲生母亲,但让澹台博宽经常称之为假冒,因为登仙婆外貌衰老之相显著,普遍认为登仙婆有七十余岁的样子。

然而疯子齐连彪也就二十五、六岁,经常愣头愣脑,极易冲动惹事。然而在康米亚来看,登仙婆就是疯子齐连彪的母亲,因为在他们露宿街头,忍冻挨饿时,那位疯子齐连彪却是于一个外号大头的同龄人,却在寄宿学校享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待遇。

翠玉、博宽和康米亚等三人在随登仙婆讨生活时,多次十分羡慕那两位无疑富家子弟的生活,但是每次看到将乞讨而来钱款上缴登仙婆,登仙婆却让齐连彪和大头下馆子和买新衣服就恨的咬牙切齿。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劳动果实被那俩寄生虫给占便宜了。

他们三个都觉的登仙婆太偏心齐连彪和大头,齐连彪原来也喜欢有事没事戏弄、殴打他们三个人。直至澹台博宽有一天与齐连彪玩命一搏,尽管澹台博宽被欺负的头破血流,伤痕累累。然而从那时起齐连彪惊恐澹台博宽的顽强死磕,才放过他们三人。

此时,许刚将翠玉让进澹台博宽、康米亚所住屋内,翠玉将怀中的婴儿塞给澹台博宽便直奔饮水机而去,也是与澹台博宽相同的饮水方式,直接将嘴巴接着水龙头一阵狂饮,“啊呵呵,这个凉水喝来爽快。美中不足就是没冰水过瘾。”

许刚邹着眉头看着女子直接舍弃饮水机边上的水杯如此所为,嘴里异常不满的口气,“哎哎,这是大家共用的设备,能不能文明点啊!”许刚几步近前,拿起一个玻璃水杯塞给翠玉,翠玉愕然接过水杯,随手放置身边的桌子上。

她解下身背斜挎包,扭脸看向康米亚,将手伸进包内,“米米去大门外,买个西瓜吧。让他们给个大个的。我请客!”说完拿出钱包,抽出一张红票递与康米亚。然而康米亚随及闪身躲过,嘴里客气话语,“怎么也不能让翠玉姐破费的。帮了小弟这么大的忙,就让小弟请客吧。”

康米亚转身撩起门帘,径直奔跑出院而走。

“老许,这个米米钱从何来,他居然有私房钱啊。”澹台博宽眨巴着眼睛看向许刚,许刚厌恶之色看着澹台博宽的好奇神色,挥手似乎要把澹台博宽挡回去般,话语低沉,“翠玉,你们俩聊吧。走时不要给他留钱,让他自己想法去赚钱。买个西瓜的钱也没有,就奇怪了。”

许刚深知澹台博宽话语的深意,那就是主动哭穷的表示。许刚毫不客气的指出澹台博宽的内心想法,歪头看着坐在沙发上抱孩子的澹台博宽,边走向门外边与提醒,“破小子注意点影响吧,万一来个人进来看见你就是这个德行,无论如何给翠玉留点分寸吧。”

许刚对澹台博宽放浪形骸的赤身之态很看不惯,提醒澹台博宽注意为翠玉留些颜面。许刚掀开门帘出门瞬间,澹台博宽猛然起身,嘴里话语清楚,“呵呵,许老朽所言极是,注意影响是必须的。”

随及澹台博宽抱着小婴儿直接走进里屋,将小婴儿放置床面坐下,拿起枕头边的灰色长裤,穿着身上。

“何必呢?又不是没见过……呵呵!”翠玉也步至屋内,扬手将身上外褂外裤褪去,直接就是三点之态,上绿下红异常显眼。

“多此一举是不是?掏枪乐呵一下吧。”翠玉一屁股坐到床边,手拉着澹台博宽正准备扎紧的腰带,提出了了新的想法。澹台博宽咧开嘴巴大笑道:“知道妹妹想照顾哥情绪……但是现在实在太冒昧。孩子睡着了吧,这事真若被孩子看见了,他给他爹通风报信,以后哥就惨了。”

澹台博宽随及从翠玉手中夺过皮带头,急忙扎紧束好。回头看一眼屋门,话语惋惜意味浓厚,“先说清楚米米的事吧,这个小子的事,究竟是什么妈妈。翠玉给哥说实话吧。”

康米亚认亲的事,澹台博宽很想知道翠玉帮助下是一件何种曲折的故事。关于他从澹台惠雨那里得来的真实情况,他告诉过翠玉具体细节。翠玉应该很清楚康米亚的身世,却依然还要予以造假,他觉得翠玉肯定是有所目的的。

面前女子就是开朗爽快的特征,大大咧咧没有心机,现在心宽体胖源于生育孩子不久,傻吃傻喝已经走样,但也是爱好照顾人的热心女子。听到澹台博宽还是想了解康米亚的认亲过程,不由的长叹一声,话语干涩,“哎,米米的情况,哥是说过实情的。但是还有一个苦命人需要照顾。”

翠玉话语停顿,仰脸看着澹台博宽黑不溜秋的面孔,伸出右手摸着他的胸膛。澹台博宽就是奸猾刻薄的面孔,有事没事那眉时常紧锁,让人看视似乎谁都欠他半吊钱的样子。他鼻梁挺高,两眼黑亮,嘴巴紧闭,个头中等,但健壮敦实之态明显。

“哥,这事说来话长,听其自然先走着再说吧。一会儿,米米就进来了。相信妹妹没有歪心眼就行了,详细情况容妹妹稍后再说。先来拥抱亲热一下。”翠玉起身站立,赞臂紧紧将澹台博宽抱住。澹台博宽自然而然将翠玉也紧紧搂抱。

他看着翠玉左手臂端一块火柴盒大小的棱形红痣,张嘴轻轻的咬着,嘴里话语深沉,“慧娟,这个标志还是让激光点除了吧。没有这个痕迹,你也许就没有那么多的痛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