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二十二章 环境特殊 令人感觉异样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21 2013-08-11 20:57:35

  王慧娟无法理解小婴儿思念澹台博宽的动机,让她就与澹台博宽如此简单的长久生活下去,她还是不情愿。她从小婴儿身上发现的品质,未曾在澹台博宽身上找到根源,她不明白澹台博宽身上究竟会有什么闪光点。

为了儿子,她想好好的将澹台博宽研究一番,静下心来观察澹台博宽和小婴儿之间究竟有什么秘密。因为澹台博宽见到小婴儿最多就是貌似很亲密的几个拥抱,在小婴儿耳边絮絮叨叨的说些废话。也就是问寒问暖,要么就是开个玩笑,在小婴儿身上挠痒、取乐的劲头。

王慧娟就是为了观察而来,试图破解澹台博宽和小婴儿之间究竟有什么奇怪问题。此番她来到澹台博宽住地,也是有一番精心准备。带来了几套微型录音摄像设备,准备置放在隐蔽处,到底要看看澹台博宽是如何与小婴儿交流的。

因为每次她带着小婴儿来到澹台博宽住处,他都会要求她给他们父子二人半个小时的独处时间。有时候是在屋内,将闲杂人等都赶撵出去,父子二人躺在床面。有的时候就是澹台博宽怀抱小婴儿在黑黑的库房内,半天不出来。

沙海商贸公司仓库临近澹台博宽居住的小院是五号库,里面是存放酒店或会所用品的仓库。她很奇怪曾经多次那个小婴儿被带出库门,都是貌似吃了珍稀佳肴般的摸样。

五号库非为二号库,二号库才是各种食材和饮料酒类库房。二号库内也非为与五号库紧邻,那些日常用品是不能当做食物饮用的,这是最起码的常识。宁沙海就是担心有人在库房内偷吃公司的物品,十分小心的将一二号库严加看管。别的仓库也就是铁将军把守,然而一二号库不仅库门是指纹锁,而且还派专人监控设防,更在其办公室内另存红外线报警设施。

都知道宁沙海就是吝啬鬼,将很多高档餐饮器具和电脑机械设备及其几部豪车,也按照食品类分类隐藏在一二号库内。疯子齐连彪谋算很久,想将尉迟林南的闲置豪车弄出来一部玩玩,垂涎几年不得。最后那豪车被擅闯进库房并钻进车内将真皮车饰啃的稀巴烂,疯子齐连彪都没有进去库房得以查看。

偶然的饭后闲谈,让疯子齐连彪从帮主嘴里获知信息,就是豪车早就被帮主通报宁沙海给他一辆玩,结果宁沙海与他见面多次始终不说。临了那种款式豪车过时了,宁沙海准备交付齐连彪。齐连彪不要了,他被铁公鸡煎熬咬牙切齿的转了性。

齐连彪原本就喜欢赌博和飙车,经受了宁沙海的磨难后,转而与骡子张岩生一样都成流风公子了。赌场里他不敢放肆过份,他就在酒店里像蜜蜂贪恋花朵般喜欢与女子旋转。骡子张岩生管理的是狂龙帮的洗浴和会所,时不时与齐连彪交换场地,俩人都去沉迷女色了。

宁沙海对住在他的仓库领地的澹台博宽、康米亚和许刚就是防贼般的待遇。他们三个进门非常自由,畅通无阻是经过尉迟林南特批的,但是出门就是需要门内三条狗先嗅一番,门口有保安和小弟搜身。宁沙海严防死守库门,杜绝可能潜在的偷盗行为。

王慧娟的待遇要比他们三人高点,那也是让门里的一条警犬的鼻子光顾一次。但是那个异常凶狠的警犬每次都远远的看见抱着孩子的王慧娟浑身颤抖,让她激灵灵的明白肯定是澹台博宽警告过那只狗的功劳。偷鸡摸狗是许刚传授给澹台博宽和康米亚的本事,库房周边十里范围内很少有犬吠,都是澹台博宽和康米亚的功劳。

老兽医许刚还是有点特长的,尽管年青时参与斗殴把脑袋刺激的不是多么灵便,但是学会的手艺还是牢记心间的。据说许刚年轻时是凶狠异常的火爆脾气,但是在王慧娟眼里还是觉得许刚比澹台博宽和康米亚都懂道理。

许刚可能是年岁增加让他磨砺出了经验,也可能是体力发奋没有多余的气力了,于是脑神经渐渐倾向脑力思考。许刚多次当着王慧娟的面将澹台博宽和康米亚痛骂的狗血喷头且毫不留情,尤其是规劝澹台博宽看在孩子将来的前途份上改邪归正,让王慧娟深感欣慰和感激不尽。

王慧娟明白许刚的用意,也是劝解澹台博宽向善,为孩子积德换取一个美好未来。所以,她打心眼里愿意让澹台博宽跟着许刚在仓库内居住。她带着小婴儿生活也感放心,尽管仓库内还住着一群狂龙帮的打手,但由许刚在那里管教澹台博宽,她也渴望澹台博宽有改好的那一天。

此时,听到澹台博宽又说起小婴儿被人暗算的事,王慧娟心里异常焦虑小婴儿的所在,她一咕噜爬起来张嘴就喊,“蛐蛐,蛐蛐,蛐蛐去哪儿了。啊!我的蛐蛐啊!”她转来转去没发现小婴儿的影子,顿时慌乱起来。连滚带爬的跳下床面,癫狂般思绪就要赤身出门。

澹台博宽慌忙上前拉住她,将她的衣物塞给她。随及从里屋窜出,外屋没有便冲出门外,警惕异常来回查看,便发现小婴儿独坐水盆内玩耍,身边没有一个人影。

“翠玉,蛐蛐在这里呢。我和蛐蛐在一起。”澹台博宽将小婴儿从水盆中捞出来,怀抱胸前将院内各处观望一番,心中暗自差异,嘴里低语暗骂,“老许和米米真够放心的啊,把宽爷的小心肝放这里,那俩王八蛋跑哪里去了。”小婴儿身上淌着水直接流到澹台博宽身上,小婴儿咿咿呀呀的嘴里哼唧着转着身子低看水盆,似乎恋恋不舍水里玩耍。

“朝哥,怎么了,蛐蛐咋了?”王慧娟将上衣和罩裙着身便跳出门外,看见二人都是水淋淋的摸样顿时被惊吓的脸色惨白。贴近小婴儿身边,双眼游动极快将小婴儿打量几番,伸出颤抖双手查看小婴儿体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