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一十三章 明算暗计 孰是孰非难定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17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听到亦兰的话语,不以为然的看着昏昏欲睡的长治,嘲讽道:“就这水平还陪酒主管,简直太自不量力了,他要这会儿能一动不动站在这个椅子上,我博宽可以照喝两杯,快看看主管吧,几乎踏上梦乡的枕头上了,哈哈!”

漆雕汗箫已经将面包、牛奶放到了餐桌上,七大婶也从厨房端来一大盘的烤肉,将餐具整齐摆放好后,准备张口呼唤大家就餐,被漆雕汗箫紧紧的拦住,微笑着指了指两个少年的斗酒局面,轻声说道:“看看他们俩谁更厉害?”

“博宽,算了吧,你不是长治的对手,别看你长得五大三粗的块头……大叔大婶要着急了,以后还有机会让你俩拼酒的,今天太晚了就算了吧!”公良亦兰看见漆雕汗箫瞩目看着壁炉边的较劲场面,歉意的微笑作答,就试图阻止两个少年的闹剧。

然而,澹台博宽没有罢休的意思,因为他已经看到长治不胜酒力最突出的表现,醉眼朦胧且摇摆不定的身态,根本没把公冶长治放在眼里。还笑着挖苦长治,说:“长治,看清楚了,看看现在我伸出的是左手还是右手?看看我伸出的手指有几根?”一副穷追猛打的架势。

“左手,三根半!不就是站椅子上吗?看我的!”公冶长治整个像换了一个人,精神抖擞,不摆不动的站到了椅子扶手上,伸手踢腿找到平衡做出金鸡独立的动作,三十秒、五十秒、一分钟过去,稳如泰山。

澹台博宽看看长治,再瞧瞧亦兰,深感惊诧的问道:“你没喝高、你也没喝醉,你就是装傻装醉,实在是太阴险了,没想到你廋肌麻杆的居然如此渗酒,真让人开眼啊!”

“不使点手段,怎么能请君入瓮呢,小样,不笑了吧!”公冶长治伸手拿到酒瓶,端着酒杯就倒了满满两酒杯,没洒到酒杯外一星一点,漆雕艳巧低头查看白酒已经高出了杯口,伸了伸舌头表示赞叹。

澹台博宽见此情景苦笑道:“长治,快看大叔大婶都在餐桌边等着急了,我们先吃饭吧,肚子里多少填点食物,我们再喝不迟!艳巧、亦兰你俩看我说的对吧!大家先吃饭吧!”说着就拖着公良亦兰和漆雕艳巧就准备向餐桌走。

“博宽,是爷们吗?是爷们就干脆点,要不我再喝一杯如何?”公冶长治伪装了半天就是引诱澹台博宽上当的,此时已经收到了效果,焉有善罢甘休的道理。

澹台博宽眼见无法推辞,回转身嬉笑着说道:“长治,没想到你这么小肚鸡肠,这么晚了你累不累啊,不就是喝两杯酒,喝了就没事了吗?就是爷们了吧!”

“你若不愿做爷们,可以不喝!”

“艳巧妹妹过来给哥哥做一个见证,免得我喝了,长治不承认!”说着漆雕艳巧就被澹台博宽拖到了壁炉前,他一手扶着女孩的肩膀,一手轻轻端起酒杯,一仰脖就都倒嘴里了。如此动作再重复一次,将空酒杯放下,看着漆雕艳巧的眼睛说道:“艳巧妹妹,哥哥喝完了吗?”

“两杯都喝干净了!看博宽哥哥脸没变色、气也没喘,好啊好啊!”漆雕艳巧拍着小手,赞叹不已。

澹台博宽伸手又拿过来一整瓶酒,将酒瓶盖塞嘴里用牙咬掉瓶盖。看着漆雕艳巧说道:“妹妹,哥哥又打开一瓶可以喝吗?”见女孩点点头,将两杯酒填满,自己拿起一杯一口喝了一半。装着头晕目眩状,慌忙抱住了女孩的脖子,女孩儿急忙伸手拦住他的腰。澹台博宽缓慢转身看着公冶长治,轻声说道:“长治,美酒佳人,我可都喝了啊!”说完把半杯酒一饮而尽。

公冶长治没想到澹台博宽会来这手,隐忍着闷闷的将那杯酒喝下肚,一声不啃的走到公良亦兰身边悄声说道:“怎么看这个小子,咋就给无赖那么像的呢。”

公良亦兰眼神露出严厉的目光,将二人轻扫几遍,两个少年异常识趣的先后落座,均低头不语,吃肉喝奶。公良亦兰惊讶注视着七大婶片刻,对漆雕汗箫说道:“大婶,年青的时候一定很漂亮吧!她居然不是……”

“是啊!你大婶可是俄罗斯美女呃,白里透红异常苗条,至今走到大街回头率还是蛮高的!”

漆雕汗箫伸手拉住七大婶的手轻轻摩挲着,可见夫妻之情深意厚。

“那就奇怪了,你与她怎么认识的呢?”公良亦兰不禁产生好奇。

“千里姻缘一线牵呗,说来话长,今天你们尽快休息吧,担惊受怕快一天了!”漆雕汗箫看着俩少年如斗败的公鸡般的模样,转移了话题。

公良亦兰十分识趣的不再追问,看着身边的漆雕艳巧正微笑着看着自己,小声说道:“艳巧,我们两个在一个房间休息可以吗?”艳巧点头同意。

用过晚餐,少男少女被安排到楼上休息,亦兰与艳巧在一个房间,两人躺倒各自的床上,亦兰刚想微闭双眼安静入眠,没想到艳巧从自己的床上坐起来,犹犹豫豫的问道:“亦兰,你睡着了吗?我问你一件事可以吗?”

“什么事啊?最好简短一些。”公良亦兰懒洋洋的抬头,看见了艳巧两眼放光激动的表情。

漆雕艳巧想了片刻问道:“博宽和长治,他们两个有女朋友吗?”

“没有啊!怎么了?”公良亦兰还以为艳巧会问些旅途中的事,没想到居然问这些事,起身看着艳巧好奇的问道:“还以为什么重要的事呢?你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睡觉吧!天太晚了,我要睡了!”漆雕艳巧说完躺倒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公良亦兰被艳巧如此简单的一句话的打扰,竟然没有了刚才睡意朦胧的状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想难道说正常的人在此情此景下考虑这事是正确和应该的吗,她尽想些探秘和寻宝的事,难道不正常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