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一十四章 浮光掠影 传来内心隐痛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329 2013-08-11 20:57:35

  在船舰里俩少年的话在耳边回响,眼前艳巧又异常关心俩少年是不是有女朋友,她究竟想做什么?她为什么不能象艳巧样放在心上呢,她那点不正常了呢。

公良亦兰脑海里反复思考不得其解,长久萦绕在公良亦兰心头的梦,片片断断的呈现眼前,叮叮咚咚的声音响起。如梦似画里浮光掠影中,一张泪流满面哭喊吼叫的男子……“别离开我啊,我爱你、爱你!我不能没有你,回来啊!回来啊!……”声音由洪亮转为遥远微弱的声音,伴着风声雨声渐渐消失。

公良亦兰心里隐隐作痛,却无法安静的入眠,在床上翻来翻去的睡不着,直至接近黎明才沉沉的睡去。

次日,公良亦兰醒来,已经是十点多时,漆雕艳巧已经不见了踪迹。公良亦兰梳洗一番走出屋门,却发现博宽和长治所住房间屋门大开,人也不知去向何处。沿楼梯下来,七大婶在沙发上坐着编制一个黄色披肩,公良亦兰正待说话,七大婶听见脚步声,抬起头看见是公良亦兰,放下编制物,站起身热情的说道:“餐桌上有牛奶、面包,我去为你加热!”

七大婶也就是二十余岁的摸样,公良亦兰有一刻都想顺嘴喊出七大姐,叫大婶确实将面前的美艳女子叫老了。公良亦兰暗自好笑面前颇有丰韵的女子,她不明白七大婶何以能与漆雕汗箫到一起的。从漆雕艳巧的年龄上推算,七大婶不会是漆雕艳巧的母亲的。

“不不,大婶,我自己来吧!”公良亦兰急忙回绝,看见七大婶又坐回沙发,她坐到餐桌旁摸了摸牛奶尚有余温,便吃了点面包、喝一杯牛奶。

公良亦兰饭毕,起身将屋内富丽堂皇的装饰巡视一遍,不由的赞叹此居室就是富人才会有的奢华。走到沙发旁边,她弯腰看着七大婶编制的披肩,大加赞赏一番。七大婶看着笑态可掬的公良亦兰,友好语气与她搭讪:“艳巧与你一起来的两个少年早晨起来就跑出去了,估计是在房后树林旁的河边钓鱼,你可以在那里看见他们!”

有活动居然不叫她,让公良亦兰很感无趣。看着七大婶没有与她深谈的意思,她也感觉久待屋内没有意思。索性决定出门到户外随便转转。

公良亦兰沿着一楼餐厅走向后门,打开*屋门看到正在劈柴的漆雕汗箫,她出于礼貌随意笑言:“大叔,砍这么多的柴啊,我来帮你一下,你休息一会儿吧!”

“哦,不用!你怎么还在家里呢,我以为你与他们早就出门了!”漆雕汗箫伸手挡住了亦兰伸过来的手,随手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惊讶的说道。漆雕汗箫其实与蒙古人的特点相差甚远,脸面发青、眼窝塌陷,粗眉斜眼让她发觉面前的男子多少有点狡诈。

“哦,昨晚,可能是换了环境不适应,所以睡的较晚。”亦兰不好意思的予以解释,为她未予小伙伴们同行说出理由。

“呵呵,他们就在那边的河边抓鱼,估计很有收获。艳巧回来拿走一个水桶,刚走没五分钟,河就在树林的前面。你找他们吗?”漆雕汗箫边说边用手指了指树林,张嘴让她看见男子左边嘴角一道伤疤。那伤疤似乎是被利刃豁大了嘴巴,愈合后没有恢复至原位。

昨天她看见时,还以为那是嘴角一道污渍。此时看的真切,她不禁皱起眉头,惬意的认为那是大话说的太多而受到的惩罚。随及她意识到如此推测异常主观,不免心底苦笑滋味滋生。

公良亦兰向漆雕汗箫手指的方向看了看,不远处的树林有一千米的样子。她耸耸肩自我解嘲道:“我出来散散步,这里视野很开阔啊,我随便转转,你忙吧!”

公良亦兰别过漆雕汗箫便缓步向树林走去,远远看见树木有白桦木、落叶松、冷杉和白杨树等,她能叫出来名字的树种,其他不认识的树种还有很多。树林的景色在寒冷的季节,发掘不出令她欣喜的感觉。她试探想象着呼吸着森林里清纯的气息,准备在在林木间随意走走。

这片树林里会有什么小动物吗?她懒散步伐很快贴近林边,踏进林中东张西望。渐渐看见林中有道路可无障碍通行,走着走着她便看见了宽宽的河,河面上有冰层覆盖。有一刻她很想沿河道滑冰的想法,但考虑到河水深浅的不了解,就打消了玩乐的想法。

走着走着亦兰感觉身后似乎有人跟着,亦兰快走,那人也快走,亦兰慢走,那人也慢行,那人不紧不慢紧紧相随。她深感奇怪,跟着她的会是什么人呢?脑海快速闪现一探究竟的主意,便突然快速向侧向奔跑,将那人甩在身后,奔跑一段就掩藏在一堆灌木下面悄悄等那人接近,

渐渐一个体型高大魁梧的青年进入视线,也就是二十岁的样子,身材健硕,衣着灰暗。圆脸大鼻,长得虎虎生威。他站在亦兰不远处四处张望,天寒地冻居然穿着单薄、目光冷峻。呆呆站在一棵大树旁,自言自语:“哪去了呢?我妹妹那里去了呢,会是我妹妹吗?”

公良亦兰冷冷的看着来人,不知其跟着她究竟是何目的,当听到他自言自语是为了找妹妹,心里一块石头才落地,如此看来不像是坏人。但是出于谨慎及其慎重考虑,她也不敢掉以轻心。

“什么人,如此作态,究竟为何要紧追不放,老实说来,否则小心皮肉受苦!”话音没落,公良亦兰挥动一条软鞭急速缠向男子的脖颈,那人躲闪迅捷伸手抓住了鞭梢,快速转身与她相视而立。

“妹妹!我是你哥哥,我叫公良左!我没有恶意!”公良左紧紧拉着鞭梢,泪水喷涌手扶鞭梢查看软鞭,缓缓将握着鞭梢的手松开。

公良亦兰挥鞭速度极快,以往的施展从无失手,没想到此地却遇见了对手,她恼羞成怒,厉声喊道:“少套近乎,我没有哥哥,从实招来,否则就要挂刺挥动了!”

“我认得这软鞭,这是我们公良家的东西,你认与不认我,希望你不要挂刺挥鞭。刺上有毒,我身上没带解药,你身上不可能有解药!”公良左显然知道软鞭的厉害,看着亦兰诚恳要求亦兰罢手。

“既然如此了解软鞭的特点,你有什么东西可以说明你是谁,以及你与我之间的关系呢?”

“有有,我身上带着呢,我可以给你拿出来,你有红色软鞭,我有黑色软鞭,双鞭合一就是公良家的花枪,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你要看吗?”

“怎么那么多废话呢?把你的给我扔过来,让我看看!”

公良左慢慢从腰带里面解下了一个软鞭来,窝成几圈,扔到了她的脚边。她拿到手里仔细查看顿然惊愕,黒鞭居然与她的红鞭一样的精致和结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