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二十九章 冷漠冰霜 难料心里笑了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15 2013-08-11 20:57:35

  王慧娟对与那位高师母倾心喜爱的问题,已经得到她话语表态和小婴儿的证明。他心里默念着不速之客的名字,预测着那位不速之客的各种动机,让澹台博宽坐立不安,思绪不宁,异常紧张。

抬头看向高处,旧式水塔的高处,也就是近五十余米的高度,有人投射来闪光明显。那里是宁沙海废物利用的制高点,如此炎热季节那里冰爽怡人。毫无疑问有人是在向澹台博宽打招呼,他咧嘴傻笑,高扬起右手臂,异常明白有人眷顾着他身边的小婴儿。

他心头涌动着暖意,可以想到那人是谁,是一个令他深深佩服的小子。就是虎哥身边的得力保镖山鹰,谁都不知道他的真名,也没有人可以去探知,鹰哥对澹台博宽很照顾。曾经仇家几次要夺去澹台博宽的性命都是鹰哥出手相助。

鹰哥也就是三十余岁的样子,中等身材,时常戴着一副墨镜。永远穿着一身黑色衣裤,让人看不到他的眼睛。他从来就是话语很少,像幽灵般时常尾随在澹台博宽的不远处。又像是澹台博宽的影子,围绕着澹台博宽出现在最需要之时。

只有一次让澹台博宽看到了鹰哥的那双眼睛,一个是红色,一个是黑色。那是澹台博宽还是八、九岁的少年时,正与王慧娟和康米亚在小河边嬉戏、玩耍。

也是天气很热的夏天,河湾里清凉的风让人心旷神怡,澹台博宽自持游泳技术高过康米亚和王慧娟,便向深水区游去。因为水面上飘浮着一个天蓝色皮球,澹台博宽很想获得,他飞快的游过去却赫然发现那是一个人露出水面呼吸的伪装。

就在他感到诧异和好奇之时,那人突然伸出两只成年人才有的手掌死死掐住了他的咽喉。他拼命的喊叫挣扎均无济于事,就在眼前渐渐发现越加阴暗之时,鹰哥的身影出现在水底。鹰哥与那人水底搏斗,他的墨镜被打掉,让澹台博宽看到了一双冷若冰霜眼睛是不同颜色的双瞳。

想置于他死地的人,他没有过多留意,但是鹰哥那双不同颜色的眼睛铭刻他心头。那目光明亮而冷酷,看不到一丝感情包含其中,以至于他没有惊惧杀手的无情,随后何时想起鹰哥的眼睛,都让他不寒而栗。

名义上鹰哥是尉迟林南的保镖,但是却时常不在帮主的身边,狂龙帮很多人不解。尉迟林南后来也有话向大家说明,“山鹰,是我的保镖,但是他自由惯了,喜欢独来独往,也是为我进行远景隐患预防。有些保镖在明处,有些保镖就在暗处了,这事很容易理解。”

可是澹台博宽明白山鹰的目标的,随着年岁增长,让他异常清楚鹰哥就是保护他的。那个冷冰冰的人就喜欢在暗处盯着他,他想与他套套近乎都没门。山鹰拒绝与澹台博宽相处,他就喜欢远远的看着澹台博宽。索性澹台博宽也懒着与山鹰进一步交流,后来似乎山鹰查知了小婴儿与澹台博宽的关系,有时也去与小婴儿近距离玩玩,但自始至终不与澹台博宽和王慧娟走的很近。

山鹰也永远是冷若冰霜的一张脸,似乎没有朋友。似乎那张脸是贴有面具般,自决任何人与千里之外,狂龙帮都知道山鹰的冷酷,轻易也没有敢得罪他。加上尉迟林南时常说山鹰是他的救命恩人,很多好奇和好事之徒,均不敢对帮主的恩人过不去。

小婴儿异常喜欢山鹰是任何人都没想到的,那么幼稚可爱的小婴儿身边,一旦没有人时,十有八、九,山鹰会蹲在小婴儿面前。他让小婴儿坐在他的肩膀上,围绕着仓库的小道和场地来回转圈。

“嘻嘻,宽宽,噢,鹰鹰哦。”小婴儿不知何时来到澹台博宽的身边,仰着脑袋看向高处。因为水塔在仓库另侧边缘,与小院位置总有几百米开外。小婴儿满脸惊奇之色,张着双手向水塔方向喊叫:“宽宽,鹰鹰笑了。鹰鹰来,蛐蛐想鹰鹰。”

水塔上高度几十米,山鹰就露出一颗脑袋,澹台博宽也就是看见了那副墨镜,才做出是山鹰的判断。

小婴儿居然能看清山鹰的脸,顿时令澹台博宽暗暗奇怪。

“蛐蛐,瞎说的吧。他会笑吗?”澹台博宽低头看着小婴儿深感不解,扭脸将疑问说与王慧娟。王慧娟代替小婴儿说出缘由,又令澹台博宽深感难理解。

“呵呵,别怪蛐蛐话语奇怪,那个冷面人我们无法理解。但是小蛐蛐说过,他说山鹰的心会笑。没想到吧,小蛐蛐能看见他的心笑了。”王慧娟取下头上顶着的一块湿毛巾,将脸上、脖子里的汗水一番擦拭,随手将毛巾扭出水滴。

“心里笑了,我还肚子笑了、脚趾头笑了,耳朵笑了呢。蛐蛐知道心是啥吗?简直一派胡言乱语。”澹台博宽没好气的说与王慧娟他的认识,看见王慧娟满脸汗水擦拭完毕,还要继续手里的工作,他感到很心痛。

上前将王慧娟的左臂握在两手前拉扯,接着推到一边,关切话语响亮:“妹妹,算了啊,为许刚和康米亚洗几件已经够意思了啊,你有不是他们请来的保姆,让那俩大男人自己动动手吧。”

王慧娟不以为然,看向澹台博宽话语热情,“看看,就朝哥的德行,就是自私透顶。都是很多年的朋友了。这点小忙也是举手之劳,也许妹妹这么为你帮忙,说不定那个空调就放你屋里使用了。这样不好吗?”

王慧娟也是替澹台博宽考虑的目的,澹台博宽是明白她的良苦用心的。但是,天气炎热的不是一般的热度,呼吸进的空气都是灼热般的感觉,他还是担心王慧娟真若中暑热坏了,小婴儿就没人照料了。

“妹妹,翠玉!,你还有小蛐蛐呢,别傻啊!或者下午凉快点,再帮忙。等那俩四体不勤的人回来,我们抓紧时间出去外面下馆子吧。妹妹也应该饿了吧。”

“好吧,我去收拾一下。”王慧娟不再坚持,随及弯腰看向傻等山鹰过来的小婴儿,话语柔和,“蛐蛐,随妈妈一起收拾一下吧,我们娘俩出门都需要擦点防嗮霜的。”

“蛐蛐不去,鹰鹰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