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二十四章 暂缓探查 黄口小儿有话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78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十分奇怪,暗棕色的漆雕木框在很多家庭,都有过存放值得纪念照片的用意。此镜框与白灰墙上悬挂的其他镜框要小一点、厚重一些。木框轮廓精雕细刻显的优美别致,侧面下端触摸的光泽明亮,贴近仔细端详,似乎是经常拨动的缘故所造成。谨慎起见,他小心翼翼再将镜框端详,发亮之处未见掉落灰尘的迹象,镜框与墙面有三十度的倾斜,下端有与墙体摩擦的划痕。

难道这是为了遮挡镜框后面的秘密,此时只能让他做出此等判断。瞩目镜框上的铁钉,因为身高缘故无法就倾斜角度观澜框后,他随及拉过来一把木椅,脱掉拖鞋登上。自上而下查看镜框后面,这才模糊半块四四方方的黑影,让他陡然生疑。

会是什么呢?他有下来拨动镜框的冲动,但他放回木椅归原位,打消了亲自动手的想法。急忙退出里屋,将门带上,走出许刚房间,快速奔向厨房。边走边想另行选择机会,再行探查究竟,因为担心许刚随时回来而被发现,他暗暗打定注意寻机再来。

而且令他感到窃喜的是那把锁是很普通的挂锁,这种锁内部结构并不复杂,真若时间充足用很简单的办法就可打开。他心里盘算着让康米亚干扰许刚视线,很快一套调虎离山的计策便涌上心头。

厨房就是由车库改建,大门改小门,也构筑有窗户。屋内一套厨具就是没有天然气可用,因为宁沙海担心仓库安全,不仅未通天然气,而且也不允许使用液化气。他们做饭要不用电饭锅,要么就是燃烧煤球,所以厨房内大半个空间堆积大片煤球。

窗扇上就留着一个排气扇,屋内烟熏火燎都显的污渍斑驳很难看,他将水壶加满置放电热设备上。随及从厨房内出来,就向他的房间而去,穿上衣物收拾一番,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踏入门前,想起王慧娟居然此番带着小婴儿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而来,他很奇怪小婴儿能够如此沉得了气。往常常规之态都是十天或半月就来了,他不明白小婴儿何故如此。他要查看一下小婴儿有什么反常,也是心里不安与此不同而纳闷。

走进屋内,王慧娟正在屋内将他的脏衣服和被罩等物扔向地面,勤快女子的表现就是每次过来为他洗涤很多衣物。此后再将其屋内收拾的干干净净,脱离猪圈的夸张局面,她便要匆匆离开了。

“蛐蛐,来让爸爸抱抱。”小婴儿脖子里围着一个小围脖,正坐在沙发上抱着西瓜在掏洞,王慧娟在西瓜上用调羹破了一个洞,小婴儿伸手小手抓着瓜瓤吃。小婴儿已经成了小花猫了。两只手上、脸上、身上都是西瓜瓤和顺嘴流下西瓜水,流的到处都是痕迹。

“你妈姆就是这样让蛐蛐吃西瓜啊,啧啧,太不文明了吧。”澹台博宽伸手将西瓜搬到茶几上,拿过毛巾为小婴儿擦拭一番。嘴里责备语气说与王慧娟,“翠玉,这么小的孩子,在家里也是这样吃西瓜吗?你这个妈妈也太不注意培养蛐蛐的良好习惯了吧。”

西瓜似乎很甜,小婴儿满脸紧张之色看着西瓜被搬离身边,伸出双手抓狂的摸样转身就要挣扎着从沙发上下来。澹台博宽按着小婴儿不让动,轻柔动作为小婴儿收拾残局,“别吃了,蛐蛐不能再吃了。你还要不要吃米粉了。”

“不管吃什么都是饭,这么热的天,让蛐蛐吃吧。“王慧娟在屋内对澹台博宽作出解释,令澹台博宽难以理解。

说让小婴儿吃米粉是王慧娟提意的,扭脸让小婴儿吃西瓜充饥也是王慧娟刚刚说出的。澹台博宽皱着眉头想里屋喊道:“我说翠玉啊,这个西瓜能顶饥饿吗?待会儿小蛐蛐洒几泡尿,肚子里啥也没有了。妹妹这种应付差事的作法对蛐蛐没好处的。”

“啊,对!那就还吃米粉吧。热水拿过来了吗?怎么耽搁这么久?朝哥出院去方便了吗?”王慧娟在里屋撩出话语就是责备,指责澹台博宽明知道小婴儿需要吃饭,还要磨磨蹭蹭不办正事。

“哎呀,我说蛐蛐啊,这就是吃个西瓜,能够把注意事项忘记掉。太贪婪了吧。”澹台博宽为了在仓库不使小婴儿太过显眼,严令已经会走的小婴儿继续爬着走。此时,小婴儿被澹台博宽收拾的干净许多,趁着澹台博宽不注意,小婴儿走下地来抬起脚丫便转向茶几的另一边,摸着西瓜想入非非。

听到澹台博宽的话语指责,小婴儿顿时来了精神,转身准备继续趴地上,但是转念想真若趴地上就摸不着西瓜了。于是小婴儿又站起身来,如此的思绪考虑,就把小婴儿给惹恼了。

“宽宽,蛐蛐要吃瓜瓜。”小婴儿两只手扒拉着低矮的茶几,便与澹台博宽对上眼了。满脸怒气看着澹台博宽坚持要站着。

“呀嘿,小蛐蛐,你就为了几口西瓜吃,居然来给爸爸犟上了。值得这样不讲道理,也要死硬撑着吗?”

小婴儿气鼓鼓的神色,眼睛圆睁看着澹台博宽,对澹台博宽故意阻挡他吃西瓜生气了。

“都是你妈妈教育的好儿子,吃多了会拉肚子的。能多少吃点有好处,多了就成危害了。”澹台博宽起身搬着西瓜就放置屋内的桌子上,一米高的桌面在小婴儿眼里是看不到的。小婴儿气急败坏的走到澹台博宽的身边,甩手就打了澹台博宽腿上一巴掌,小婴儿恼了。小婴儿撅着嘴巴,斜着眼睛看着澹台博宽,靠墙站着很着急。

“啊,你竟然敢打爸爸,你小子成精了是不是?”澹台博宽本以为腿上就是被小婴儿拍了一下而已,低头看向被打出才发现小婴儿用手指抓了他一把,顿时火了,“知道爸爸腿上画的是什么吗?这是一条张牙舞爪的龙,龙着急了。知道不知道?”

澹台博宽左腿上部是彩绘纹身龙,那是一副张牙舞爪的龙。也就是与莲花腿上彩绘的风,合成一体蕴含是有说法的某件机关触动的地形图。澹台博宽借口龙发怒了,纯粹就是哄小孩子的说词。

“哼!蛐蛐不怕的,蛐蛐也有。”小婴儿竟然不屑一顾的表情,顿时将澹台博宽震慑的目瞪口呆。小婴儿也有就让澹台博宽异常好奇,小婴儿转着身体低头在腿上寻找,把澹台博宽探寻之心萌生奇怪想法。

澹台博宽趋身上前,便蹲在小婴儿面前,摸着小婴儿稚嫩肌肤仔细观察。在他心里一直以为他身上的纹身是有人刻意汶上的,并不认为与生俱来的东西。此时,小婴儿嘴里扬言也有,让澹台博宽震惊话语胆战心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