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二十六章 穷追不舍 是黑是白难辨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06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已经窜出屋门口看见许刚与康米亚从院门口进来,但他还是听到小婴儿的叫声,蓦然回首浑身不禁冷汗渗出。他急忙又转身回到里屋,目瞪口呆的看向小婴儿,嘴里话语沉重,“翠玉,小蛐蛐刚刚说什么了?”

“嗯?没啥啊!”王慧娟两眼迷糊之态不解他的话语深意,猛然疑惑也是不懂他说话的动机,“看哥像是刚拾到一块狗头金的兴奋劲,有必要如此嘴脸吗?”

她不明白他说去拿来开水,慌乱不堪的跑向屋外,何故又会神经叨叨,大惊小怪的面孔又折返回来。

澹台博宽瞪眼看着小婴儿,小婴儿对他的表情十分好奇,嘴巴里学着其母的话,也是好奇之态,“狗头,狗头!嘴脸,嘴脸!”小婴儿以为他妈妈说的是句赞美人的话。小婴儿傻笑着看着澹台博宽,手指伸向满头大汗的澹台博宽感觉十分有趣。

没理由这么快就忘记的,澹台博宽很明白经过王慧娟的打岔行为,已经让小婴儿转移了思绪。他坐至床面将小婴儿抱在腿上,启发式诱导小婴儿道:“蛐蛐,听宽宽的话是说的这件事。蛐蛐为什么开始吃米粉了呢?”

“这件事不用问蛐蛐的,妹妹可以解释原因的。”王慧娟明白澹台博宽是因为惊讶小婴儿改吃米粉的原因而感到出人意外,急忙代替小婴儿予以回答。因为她看到澹台博宽的表情很不自然且神情怪怪的不可捉摸,深恐把小婴儿给惊吓住了。

“这不就是米粉营养价值高,里面含有多种微量矿物质。可以补血益气、健脾养胃、聪耳明目。且因为含铁成分高,吸收好,促进造血功能有奇效。像蛐蛐这么大的孩子,都在吃。也是为了断奶找到的最理想的替代品。”

王慧娟眨巴着眼睛,搜索其脑海储存的关于米粉的说法,将澹台博宽熬煎的挤眉弄眼异常难受。他的目的不是为了听王慧娟如此废话的,他就是想知道他从出门外时小婴儿说的是什么。

“哦,是这样啊,既然对妹妹有好处,哥赞成米粉可以经常让蛐蛐吃。”澹台博宽尽管烦躁的伸出左手摸着额头又搓又挠,也耐心的对王慧娟的话语给予肯定和支持。

扭脸注视小婴儿又用左手将头上的头发抓挠一番,作出十分好奇的表情轻轻说话,“蛐蛐,是妈妈发现米粉很适合蛐蛐的口味,所以才让蛐蛐吃的,对吧?”

小蛐蛐似乎明白了澹台博宽的意思,仰头看着澹台博宽静静的不动,少顷又看向身边的王慧娟话语清晰,“婆婆说的,婆婆说的,蛐蛐很喜欢的。”

澹台博宽紧张神色歪头看向王慧娟,王慧娟展眉大悟,笑脸看向澹台博宽点点头说,“哦,朝哥是听到蛐蛐这句话啊,那个婆婆就是邻居家一位老奶奶,慈眉善目的最近经常逗蛐蛐玩,蛐蛐很喜欢婆婆的。就是她向妹妹介绍米粉食用的。人不错,挺热心的。”

澹台博宽皱着眉毛,满脸不高兴的看着王慧娟,紧闭嘴唇神情紧张。王慧娟注视澹台博宽猛然间大笑声声,伸出双手轻推澹台博宽胳膊一把,满脸不在乎的说话,“呵呵,看朝哥紧张的,就是这事啊!大惊小怪的。那个高师母早就在村子里住了,以前都是城里住着,刚回家不久。是老袁公的内人,袁公就那个退休工程师,喜欢钓鱼,到处找水塘和水库转圈的那个。明白了吧!”

王慧娟津津乐道,如数家珍般的话语出口,讥笑澹台博宽大惊小怪。澹台博宽黑着脸,怒气冲冲看着王慧娟异常不满意,恶狠狠的质问,“那个高师母,那个袁公,他们俩的情况,哥有理由知道吗?”

“哦哦哦,朝哥是不知道的。不过都是知识分子,都是有学问的人。呵呵,比我们俩强多了。”王慧娟伸出双手摸着澹台博宽脸颊,左看右看满脸轻松,更甚至与将双手触摸着他的眉头,试图将他紧缩的眉头拨动舒展。

“嘻嘻,他们都是热心人,两个人都是喜欢旅游的人。去的地方可多了,啧啧,令人羡慕。朝哥,我们什么时候有时间去哪里旅游几天吗?妹妹最远就跑到过之今市。暴龙市听说也很好玩,要不我们下一个月就去玩玩吧?”

王慧娟聊起令她异常钦佩的邻居,说着说着话语就扯到了旅游上了。仰头遐想很多没去过的地方,看着小婴儿的脸非常惆怅。

“哎哎,翠玉,说着那俩邻居别跑题啊。旅游的事等这件事说清楚了再说,就是蛐蛐喜欢的婆婆。她怎么想起来回村居住了呢?城里边多方便啊,出门购物、坐车就医,乡村里面显然没得比。”澹台博宽还是很纠结小婴儿说出的那位婆婆,那个不熟悉的女人居然能忽悠到小婴儿不来找他见面,他心里异常不高兴。

澹台博宽抱着小婴儿不断转换着坐姿,异常烦躁的心绪折磨,让他心乱如麻的不能掩饰内心的慌乱。小婴儿也受他的情绪感染,嘴里吵着嚷着要下去地上玩,“蛐蛐要玩玩,蛐蛐要玩玩……”

“朝哥,别神经太过敏了。城市到处都是乱糟糟的状况,且环境污染、空气质量,都是没法与乡间相提并论的。走哪儿都是人挤人,车堵车,这些事,哥不是不知道。那位高师母没问题的,那位老人就是心地善良的好人,有事没事已经帮了妹妹很多忙。”

王慧娟竭力打消澹台博宽的顾虑,看见面前的澹台博宽依然是不肯松懈的对待,她顿时异常反感,张嘴就对澹台博宽讽刺挖苦道,“朝哥,家里的事,大家都说远亲不如近邻。朝哥为妹妹雇请的保姆,那位曹阿姨,三天两头请假,不是她公公病了,就是她妈想她了。根本不守信用,还偷吃蛐蛐的东西。高师母就给家人一样的感觉。不要胡思乱想啊。”

王慧娟本来想作通澹台博宽的思想工作,杜绝澹台博宽的胡思乱想,但是看见澹台博宽固执己见,不肯善罢甘休的样子,顿时火气很大,猛然起身抬腿就走向外屋,嘴里很不耐烦的话语,“相信妹妹,就对妹妹的朋友不要过于猜忌。我是知道分寸,也明白好坏人的。否则江湖岂不是白混了。”

听到王慧娟说混江湖,澹台博宽低头看着小婴儿嘴里话语颤抖,“蛐蛐,你不会也让宽宽失望吧。快说吧。那位婆婆黑的还是白的,你比你妈妈清楚多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