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三十三章 隐瞒真相 确系出于保护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99 2013-08-11 20:57:35

  来到仓库门外,城市街景满目热闹,道路上车来车往助推着热浪翻滚,头顶烈日身围热气。澹台博宽伸手握着王慧娟的胳膊,感觉她的胳膊已经汗泼流水般的摸样。他不禁将目光看向远近两侧商店,嘴里责备话语明显,“翠玉,看看吧。那边这边,尊贵女子都是手托遮阳伞避暑。你倒好,还是素面朝天。”

“朝哥,这话说的。妹妹是那种娇生惯养的人吗,已经习惯了。风吹日晒,健康本色最重要。”王慧娟看向澹台博宽,对他的话语很感奇怪,“妹妹一直是这样的,你不会说是刚发现吧。”

有些人就是晒也晒不黑,就是王慧娟的表现。澹台博宽注视他握着她的胳膊,整个就是黑臂缠绕着白璧。刹那间让他非常理解了那位高师母称呼翠玉的深意,王慧娟皮肤的特质就是如此的显著,确实要不要遮阳伞都是多余的。他习惯性的面孔贴近她的脸颊,白璧无暇就是王慧娟面孔固有的特色,他不禁心发感慨,“哎,还是妹妹特点鲜明,无论冬夏都是亮白本色。要是妹妹能给哥一张皮就好了,那样哥也是会变白的。”

“好哇,好啊!妹妹把屁股上这块给你如何,就贴这里吧。”王慧娟接过他的话茬,作出从屁股撕下一张皮的动作,在他的面孔上做出粘贴的动作。本就是玩笑,王慧娟等着听到他的大笑声,却没有听到。但见他斜视目光看向一侧街道,那里一辆殡仪馆用专车,响着哀怨之声,远远的疾驰而来。

“不知道又去收谁的尸了,很正常!有生有死,才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王慧娟目光也触及那个灵车,不由说出其评价。澹台博宽神态不为所动,静静注视那部灵车呼啸着从面前消失。王慧娟恍然所悟,凑近他耳边低语,“哥是不是想起小碗豆、大黑鱼、疙瘩头、癞皮牛。想他们的话,抽时间去为他们烧点纸钱吧。”

“好吧,抽时间看看他们,哥心里有点难受。都是因为我,我却不知道该向谁来讨还血债。我太笨了,一点信息也得不到,枉活人间啊。”澹台博宽脑海闪现一个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心里是酸苦的味道缠绕。都是因为他被仇家谋害而牵连,让他何时想起都哀怨不已。

王慧娟伸手拍着澹台博宽后背,竭力安慰,“别想太多了,不行就是再找找汪探长看看,想当初他蛮大的包票要破案的,我们找找他再问问可是已经有结果了。”王慧娟所言汪探长,那是畅井市郊坡头崖镇的刑警,几年前发生的小豌豆和赖皮牛死亡事件,都是经由汪探长办理的案件。

澹台博宽苦不堪言的神色,回头看向王慧娟默默点点头。

二个人默不作声的穿过马路,心事沉重的走向不远处的川蜀人家酒楼。川蜀人家酒楼是一家外表规模不大的酒楼。几幢高大建筑的夹角处有两间门面,踏入里面可以看到几个院落连贯而进,却是明堂极多的房间。

“虎哥,在后堂大箭楼等我们。”不用王慧娟告诉他,他也是知道尉迟林南的所在的,那是他听仓库内的狂龙帮兄弟说过的关于帮主的爱好。尉迟林南喜欢走后门,对于不是多么熟悉的酒家、酒楼,均是那里贴近后门,那里安排招待请客。真若前厅有什么风吹草动,他很快就可消失不见。

尉迟林南向来就是深入浅出,行事诡秘的爱好,很多帮内不知底细的人,更难了解他的行踪。据说尉迟林南仇家很多,也是与他年轻时狂暴做事有关。尉迟林南的座右铭就是爱我所爱,恨我所恨。爱憎分明,择友明确,尤其是不喜欢的人和事,从来不愿意投入半点关注。

所以,很想看见他落难的人很多,再加上他对敌对之人无情打击的嗜好,更让很多江湖人士明里暗地千方百计要算计他。可是其身边有很多对他忠心耿耿的兄弟,屡次让他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很多次貌似至于他死地的事件,均出乎预料的被他化解。于是,江湖人士纷纷猜测尉迟林南身边能人太多,尤其是其身边有能掐会算的人辅佐与他,所以无人可以撼动于他。

后堂大箭楼,只是一处独立院落隐藏酒店最深处,四层小楼也就是透景大窗骑墙而置。向前可观酒店内的人员流动,向后超出后巷一般房屋许多,可以查看后巷街道状况。两间楼有六层之高,与众多的民宅民居比肩近接,可行通道很多。

澹台博宽和王慧娟还没有走近后堂范畴,就被大箭楼三层窗前的康米亚看到,康米亚急忙向尉迟林南通报,“帮主快看,朝哥和娟嫂,已经过来了。刚就是鹰哥抱着小蛐蛐,一闪不见了。”

在一张大圆桌子旁,尉迟林南与许刚亲热交谈,听到康米亚喊叫通报,尉迟林南示意许刚一起来到窗口查看动向。尉迟林南也就是四十余岁的摸样,方脸肤黑,体态中等。浓眉阔口,两眼明亮,肩宽背厚,手脚粗大。身穿休闲套装,说话语气厚重。

“有些人看走路姿态就可了解其心里活动,看到魏建朝。嘿嘿,这个小子就是隐藏不漏的主。心里活动频繁善施计谋,外表冷漠冷淡拒人千里之外,有点孤傲,心存悲切。就是灵活度欠佳,意气用事逞强。老许,你怎么看?”

“嗯嗯,是一员虎将,不是善于耍阴谋的人。为人太直,没康米亚灵活。”许刚不同意尉迟林南的说法,对于尉迟林南评价为善施计谋提出异议。

许刚看向康米亚,对康米亚大家赞赏,令康米亚嘴里话语润滑发声给与拒评,“许大哥,这话说的,我与朝哥没法比的。小弟就是好说话,其实都说不到点子上。希望许大哥不要再牵扯小弟了。”康米亚知道他在帮主面前无足轻重,远没有能让尉迟林南予以赏识的地步。许刚的话语明显与尉迟林南唱反调,那是基于帮主对与许刚的宽容,康米亚很识世务。

“哦,哈哈!康米亚是有很多优点的,这点我是很清楚的。正因为米米的灵活多变,我才很放心建朝在仓库内做事。米米不要让我失望啊。”

康米亚能够听到帮主的赞誉,心里顿时异常激动,含笑几声表达感谢,转身将桌子上的茶水杯蓄满,异常恭敬的端到尉迟林南的面前。尉迟林南顺手接过,走近窗口向下看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