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二十三章 怒气渐消 光度异常生疑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91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心里异常着急深为许刚和康米亚的不负责任恼怒,看着王慧娟怪异神色看着他寻求答案,急忙调整态度为她化解焦虑。澹台博宽将小婴儿交给王慧娟怀抱,话语平淡不显紧张。

“没事没事,刚把蛐蛐从水盆里捞出来。他们应该是为蛐蛐洗澡了。”

“谁给蛐蛐洗澡了,人呢?”王慧娟更好奇了,满院子里没看到许刚和康米亚,她很诧异小婴儿一个人在水盆里玩耍。她看向紧皱眉头的澹台博宽,不明白小婴儿刚刚遭遇了何种局面。

“没事没事,不要自己吓自己。刚我出来抱起小婴儿,许刚和康米亚说去库房办点事儿,就出去了。”

澹台博宽为许刚和康米亚解围,也是不想王慧娟过于担忧。看见她衣衫不整露肉显奶,急忙挥手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待蛐蛐进屋擦擦吧!米米买的大西瓜,你们娘俩进屋慢慢品味吧。”

王慧娟怔怔神色没有看见澹台博宽的慌乱异样,她的脸色趋于正常,不再奇怪。转身她抱着小婴儿走向屋内,他急忙弯腰拾起西瓜向屋内搬运。

“嘻嘻,小蛐蛐原来是在洗澡啊。呵呵,看见你爸爸身上淌着水,还以为他被吓尿了。”王慧娟坐在沙发上让小婴儿站在茶几上,手握毛巾为小婴儿收拾水痕。扫一眼澹台博宽垂头丧气将西瓜置放她脚边,兴致盎然还与他说笑逗趣。

“噢,能把朝哥吓尿,除非尿在别处。”澹台博宽打起精神,抬手就将右手摸向她的腿面,满脸坏笑看向她的眼睛。

“一边站着凉快吧,真若没事干,去为蛐蛐烧点开水。看见没,蛐蛐饿了,妹妹为他充点米粉充饥。”王慧娟懒于与澹台博宽调笑,严厉眼神看向面前的澹台博宽,及时发声让他去烧开水。

“好好,好吧!蛐蛐的肚子看似饿瘪了。那就让老子为小子进点儿义务吧。”澹台博宽异常识趣,起身扭头走出屋外。

他很不心甘的认为许刚和康米亚不会放下一个小婴儿出门而去,因为他再三向他俩强调过与小婴儿玩,不能很随便的就让小婴儿一人留下来。最起码因为特殊事情必须去办,无论如何也要知会他一声。

他固执的认为那俩好朋友钻到屋内去拿东西了,因为许刚曾提醒过澹台博宽,他为小婴儿购买了几件洗澡时玩耍的玩具。他在水盆里就看到了一个香皂盒子,许刚说过的精致水里玩耍的玩具却一件也没发现。

踏入许刚的屋内,外屋布置与他的房间没啥区别,本就是帮主接受此地是连带配套留有相同的旧家具。那是那些单位留给尉迟林南的小埋伏,说是屋内留有配套的办公设备,其实就是些老掉牙的摆设。许刚的里屋经常是铁将军锁门,其表达的心声就是不希望他与康米亚擅自闯入。许刚说过他半辈子的奋斗,留给他很多美好的回忆,里屋谢绝澹台博宽和康米亚未经许可进入。

真若许刚认为澹台博宽和康米亚能够让许刚赏识后,他会让他俩鉴赏其曾经辉煌的过去。澹台博宽和康米亚经常看见许刚都是畏畏缩缩的邋遢样,且混了半辈子连个女人也没混到手,也就没兴趣知道许刚曾经盛极一时的辉煌。

果不其然的里屋,尽管铁将军没有看门,可能源于许刚误解澹台博宽和王慧娟的战事持久点,因为王慧娟此番来到仓库,足足有近一个月的时间。

但是,屋内并没有什么值得欣赏的物品,几张待镜框的照片薄橱柜,胡乱的挂在墙上,屋内比澹台博宽和康米亚房间干净些,地面能看出润白色地板。其他能让澹台博宽感觉稀奇的东西,一件也无。

澹台博宽本来不想对许刚太无理,毕竟许刚很多的大道理说出,尽管他与康米亚都不愿听,但是许刚喋喋不休的再三再四强调,也让他与康米亚对许刚没有敌意。更甚至与康米亚都将许刚理解为江湖横行,年老体衰,经验老道,趋于善人的理解认识。

在澹台博宽看待许刚也是觉得许刚尽管有时言词好跑板,没有正常人追求美满生活的目标,但从没对精心照顾他与康米亚的老人有疑心。逢年过节,帮主尉迟林南还专程派人来慰问许刚,为许刚带来山珍海味和慰问金,也让澹台博宽和康米亚明白许刚能如此被帮主眷顾,足以说明许刚在狂龙帮有名望和地位。

帮内很多弟兄也对许刚另眼相待,就连畅井市疯子齐连彪,骡子张岩生都对许刚惧怕三分,他们轻易不敢招惹许刚。很多时候澹台博宽和康米亚与帮内帮外人士发生纠纷和磨蹭,许刚站出来说句话还是有人愿意听的。

本来,澹台博宽气冲冲的闯进许刚屋内想摔锅砸碗闹腾一番,借以发泄许刚和康米亚放任小婴儿独自玩耍的过错。但是想想许刚和康米亚并不知晓他遭遇过的磨难,顿时也就气消了大半。再回想许刚除此外没有为难过他任何事,他心里已经没有过多的怨恨。

不走进许刚的卧室,也许澹台博宽还会一如既往的对许刚不好奇。踏进门内,澹台博宽激灵灵感觉很奇怪,那些镜框内的照片已经泛黄且是黑白颜色居多。但是这些镜框挂在显要位置,却让澹台博宽看到镜框上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这是与许刚平时爱干净的习惯格格不入的,他忍不住好奇多看了几眼。

就是这么不经意的几撇,让澹台博宽看见照片内一个高个子的男子很熟悉,看眉眼很像澹台万博。澹台博宽不明白其爷爷会与许刚有什么关系,因为照片里澹台万博与几位男子展颜微笑,并没看见有许刚的身影。那么许刚保存这张照片的意义有在何处呢?激灵灵让澹台博宽好奇极了。

担心许刚回来发现他私闯其卧室,澹台博宽急忙闪身退出里屋,就在手拉屋门又向屋内匆匆的一撇。电光闪现他发现看向镜框的侧面有明显的磨痕,就一个漆雕镜框边那么起明发亮吗?好奇心驱使,他又将门推开走向镜框另一边查看,赫然震惊光面仅在一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