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二十五章 追查缘由 不解变化由来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78 2013-08-11 20:57:35

  “蛐蛐,骗宽宽的是吧?”澹台博宽在小婴儿腿上找来找去没找到任何印痕,弯腰看着小婴儿说话语气轻柔,不等小婴儿接话,他扭脸就对王慧娟嚷道:“翠玉,出来一下,快来看看你教育的小骗子。这个谎话不会是你教的吧。”

王慧娟闻声站立里屋门口探问详情,澹台博宽便将与小婴儿对话说与她。王慧娟得知缘故,走进小婴儿抱起他就转身回屋。澹台博宽见状明白她不想表明说法,急忙伸手挡着她的去路,满脸好奇试图得到王慧娟的验证。

“朝哥,我们屋内说话,小蛐蛐没骗你。进来与你说说这件怪事,这也是妹妹最近异常苦恼的事情。”她望向他表情严肃,立即令他异常慌乱。

里屋,王慧娟将小婴儿放坐床面,随及握着小婴儿的左臂,摆手让澹台博宽近前观看。澹台博宽屏声静气聚精会神看向小婴儿胳膊,隐约看到小婴儿的左臂上部有暗红色的轮廓,似乎有一个怪异的猛兽呲牙咧嘴瞪眼。他急忙伸出右手用拇指按压,那个图像若隐若现不是涂抹而成,让澹台博宽惊惧异常,“啊,这事太神秘了吧,是小蛐蛐摔跤磕的吧?不应该吧。”

澹台博宽大惊失色看向王慧娟,王慧娟郑重其事的表情向他摇摇头,话语异常沉重,“朝哥不奇怪吗?要是小蛐蛐以前隔个十天或者半月就会吵闹着要见你,此次是妹妹久没听到他要求见你,是妹妹主动来见你的。小蛐蛐没要求,明白不?”

“蛐蛐没提出,为什么啊?他遇见什么可疑的人了吗?”澹台博宽也很意外,注视面前的小婴儿满脸不在乎的表情,又将澹台博宽惊奇的一愣一愣很慌乱。心里忐忑不安又向王慧娟发问,“帮主帮忙找到的那个小子,与小蛐蛐有感情了吗?”

澹台博宽嘴里说到的小子,她知道他的话语指向,那是澹台博宽惊惧某事,拜托尉迟林南物色的假结婚对象郭大伟。郭大伟原是尉迟林南结拜兄弟的儿子,因为恋爱受挫而准备出家的小子。接受尉迟林南的安排与王慧娟假结婚,其目的就是让王慧娟带着蛐蛐与澹台博宽分开居住。

“你说的是大伟吧,他早就上山做和尚去了,这事哥不是不知道。再说人家就是为蛐蛐打掩护的目的,不想让哥的仇家寻仇的目的。大伟这个大忙帮的很彻底,那套乡间小别墅已经在妹妹的名下了。看破红尘的人,铁了心要出家,财产更是看不到眼里。”王慧娟是不明白澹台博宽的仇家是谁,但是在澹台博宽的成长过程中多次被不知名的仇家追杀,她是异常清楚的。

因为有几次都被王慧娟看到,这也是王慧娟原本不想与澹台博宽有任何瓜葛的直接原因。尽管尉迟林南精心派人为澹台博宽做保镖,暗中保护着澹台博宽,但是王慧娟是不想因为澹台博宽而惊恐身首异处的结局。

在她知道有了他的孩子时,就向澹台博宽提出此种顾虑,尽管她原本可以不要这个孩子。都怪她心太软,抵挡不住澹台博宽的苦苦哀求。澹台博宽也绞尽脑汁苦苦思索解决办法,后来与尉迟林南一番商议,便在王慧娟很快就要生育前与郭大伟结婚领证。

掩人耳目的手法十分隐秘,开始许刚和康米亚都不知道内中详情。即便是现在许刚也许有点察觉,康米亚更是半点不知。保密工作做到如此地步,澹台博宽就是要杜绝仇家嗅到味道。

可能许刚能在她与他的言行中感觉出什么,但是只能是猜测。因为澹台博宽认王慧娟的孩子做干儿子,所以王慧娟念及旧情与澹台博宽见面很顺理成章。

加上澹台博宽多次说与许刚和康米亚很多谎言,那就是王慧娟感觉与郭大伟生活无趣,说不定她还会回来找他再续旧情,更是将澹台博宽与小婴儿亲密的关系,视作对王慧娟攻心战的策略。

此种秘密如此缜密的计划安排,很多人都被澹台博宽和尉迟林南欺骗了,尉迟林南的结拜兄弟本就是安排其子来演戏,更不会说出内情。郭大伟一门心思就是出家做和尚,更是将帮助王慧娟母子作为积德行善的光荣事。

至此,既然郭大伟不会返俗回家与小婴儿见面去联络感情,那么小婴儿的转变又会是因为什么呢?王慧娟不明白,澹台博宽更迷糊。难道在郭家庄里小婴儿有了很融洽的玩伴,澹台博宽想来想去觉得不可能,与小婴儿同龄的活稍微大点的幼儿还没有如此雅兴的时候。

澹台博宽将小婴儿端详半响不明白为什么,没道理能够解释通他在小婴儿身上下的功夫,那是一件只有他与小婴儿两人之间的秘密。这个秘密,王慧娟都是不知道的,没道理被外人所察觉。

也就是有一次小婴儿来仓库因为贪玩,掉到库房暗角旱渠沟里,让澹台博宽疯狂找了半宿。正好让澹台博宽借口说仇家寻来,目的就是促动王慧娟不去为了贪玩抱着孩子瞎跑。

“翠玉,还是你好好想想吧,最近在妹妹的周围是不是出现过陌生的面孔。在仓库这里,哥敢保证无人知晓的咱们之间的秘密的。”澹台博宽一筹莫展的苦苦思索找不到头绪,只好将小婴儿的奇怪情形出现推给王慧娟找疑惑。

“看看,又把难题推给妹妹了不是,我要知道还用来找哥吗?干么在小蛐蛐身上出点邪乎事,就非要找出什么陌生人来求证什么呢?难道不能从小蛐蛐的特异能力上挖掘一下吗?”王慧娟对澹台博宽的推断不以为然,认为是因为外人干扰小婴儿出现怪事是没有道理的。

“可能妹妹说的有道理,再观察小蛐蛐一断时间吧。”澹台博宽想好了主意,那就是利用与小婴儿独处的几十分钟去好好做做判断。看着小婴儿呆呆神情不解他与其母的烦恼状态,猛然间想起了为小婴儿冲米粉用的热水。他惊呼道,“呀,就顾着与翠玉说话了,热水应该早就沸腾了。但是哥不明白有奶水不够吗?这是谁的主意要吃米粉?”

尽管澹台博宽嘴里的牢骚话不停嘴的念叨,他还是抓起长裤穿上,提拉着拖鞋就慌忙向外跑。正与此时的节点,小婴儿似乎是向澹台博宽解释吃米粉的由来,满脸喜悦的话语响亮,“婆婆,婆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