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三十二章 怪异表现 反常之态清晰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70 2013-08-11 20:57:35

  “小狗狗,这是我妈妈。”小婴儿跑至王慧娟面前,脚下并没有直接停下来,而是直接跑过王慧娟身边去追赶本就躲向一边去的猛犬。将那些猛犬追赶的很快看不见一只,在目光触及的范围,一只也看不见了。如此状态,把澹台博宽惊吓的顿时明白真切,也在竭力回忆他偷鸡摸狗时的情景。

澹台博宽顿时明白他很多时候也是可以影响到狗的妄为的,还真就以为是许刚的经验老道。顿然明白在他的流浪生涯里,被狗咬的几率几乎为零,除非他感悟生活艰难,刻意让狗张嘴啃咬他。

“蛐蛐回来,算了!”澹台博宽看着小婴儿以为那些狗要欺负其妈妈,而要试图发狠对已经跑没影的猛犬紧追不舍,急忙张口呼唤小婴儿回来。

看到小婴儿返回而来,王慧娟嘴里话语激动,“朝哥,要不要我们吃过饭后去动物园里玩玩。”王慧娟的意思就是希望澹台博宽彻底明白小婴儿的特殊特能,也就是显摆其儿子多么出类拔萃的目的,禁不住让澹台博宽浮想联翩。

“翠玉,蛐蛐这么厉害的手段,如果哥没猜错的话,那位郭家庄的高师母也看到了,对吧?”

“不瞒朝哥,开始我还不信呢。正是高师母告诉妹妹的。”

又是这位高师母,让澹台博宽暗自思忖无论如何要与她接触勘查一下。这么喜欢关心别人的家事,到底出于何种目的,为何要如此的参合进小婴儿与王慧娟的生活。

无论是好是坏,已经迫使澹台博宽深深恐惧,打定主意确立事不宜迟的行动计划。本来还盘算挽留王慧娟在身边多住几日,现在他准备饭后立刻送王慧娟和小婴儿回家,随后他跟进郭家庄进行摸底排查。

“宽宽!宽宽!”小婴儿满脸洋洋得意的神情,看向澹台博宽似乎向他表功,想象着他能够保护其妈妈的安全,感觉他具备了保护妈妈的能力。

澹台博宽却冷峻之色看向面前的顽皮小婴儿,弯腰将小婴儿抱起,看向王慧娟一眼话语酸涩,“这种事不适合张扬,真若让居心不良的人获知,谁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来。以后不能太过招摇,必须记住不能太显摆。”话语里忧心忡忡的意味浓厚,王慧娟眯眼看向他暗自醒悟,小婴儿深感无趣闭口无言。

“小蛐蛐也不能太过表现,这样也是为了安全考虑。小蛐蛐不知道危险是啥意思,妹妹无论如何要记在心里啊。”澹台博宽还是不想将山鹰说的话告诉王慧娟,深恐被王慧娟获知内情,给她心里形成莫大的负担。

身后就是山鹰默不作声的尾随,许刚早就不见了踪迹。澹台博宽明白刚出来时,许刚就撂出提醒,“你们俩情侣可以随后就到,因为你俩情况特殊,我必须赶在十二时以前见到虎哥。所以,不等你们一起走了。”

此中话语清晰明白,那就是许刚还是不敢怠慢帮主。尽管澹台博宽怀疑许刚就是为了保护其秘密,专程回其居所是为锁门之事,但是想到尉迟林南不过年不过节的随意请客,还是感觉出乎意外。

以前,尉迟林南是没有如此雅兴的,最多派出其得意手下犒赏有功人员,尉迟林南没有特别的爱好喜欢与人酒桌密谈的习惯。就像澹台博宽和康米亚一向都是随波逐流、碌碌无为的人,时常还被帮主派人传达训斥和挖苦。此番毫无情由被帮主亲自接见共聚午餐,澹台博宽深感奇怪和不解。

三前一后是澹台博宽抱着小婴儿与王慧娟,身后十米开外山鹰紧随其后。澹台博宽回头看向山鹰,异常不解员工出行通道居然也是畅通无阻。看到那些检查人员与山鹰冷若冰霜般面孔相似,潜意思里觉得是山鹰让喜欢多事的搜身人员,放弃了追查他是否夹带仓库物品的嫌疑。

没想到山鹰伸出欧克的手势,居然洋洋得意的动作。澹台博宽不禁心中凄凉,沙海商贸公司的总经理宁沙海远不是派出人手来搜身检查的,通道两边悬挂的摄像头还有很多。假若就是说动守卫放弃检查,那么被宁沙海知道这些守卫惰与表现,公正无私的铁面人会毫不客气将守卫人员开除的。

仓库守备很多人员都是帮内小弟担任,开除事小也就是被宁沙海清除出仓库,但是宁掌柜给予本帮小弟的评语会让小弟名誉受损,失去很多的体面工作的。澹台博宽不禁对山鹰的独断做法异常反感,他将小婴儿塞与王慧娟,径直走向仓库检查人员面前,横向伸出双臂与肩高,嘴里话语真切,“兄弟,来吧!女子和小孩儿可以省略不查,来搜搜小弟吧。墙上还长眼呢。”

面前的男子小眼聚光,一身仓库制服土黄色工装蔽体,紧紧绷着面孔,看向澹台博宽话语响亮,“魏建朝不要自作多情了,虎哥说今后对你放松戒备了。不要多找余事,快点走吧。”

“嘻嘻,朝哥,看来虎哥对你特别优待了。”王慧娟看着他固执己见的一番举动,深感好笑感觉有趣。

竟然不是山鹰在捣鬼,让他明白是尉迟林南的安排,他疑惑神色看向山鹰,山鹰旁若无人般走到王慧娟面前,伸手抱过小婴儿就快步向外而去。

“哎呀,这人怎么抢走小蛐蛐就走啊?”澹台博宽还没有看见过山鹰有过如此举动,转脸看向王慧娟表示不解。王慧娟不以为然的摆摆手,话语令他不禁一愣,她说,“朝哥无需紧张,最近山鹰在家里照顾我们娘俩,也就是许大伯所说的担水劈柴全靠他。”

王慧娟所说许大伯就是许刚了,但是许刚所言就是形容的购物、跑腿类的泛指。澹台博宽回顾山鹰对他的话语,异常头痛的明白山鹰为了保护小婴儿,已经不是嘴上说说的层次了,显而易见山鹰已经在做了。

既然山鹰为小婴儿贴身服务,没有理由不会没看见过高师母,澹台博宽打定主意与山鹰聊聊高师母。按照山鹰现实状态,山鹰没道理可能会对高师母熟视无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