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三十章 心语说法 倍感惆怅难解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30 2013-08-11 20:57:35

  王慧娟不由小婴儿分说,扯起小婴儿的胳膊就走。小婴儿无奈起身站立,扭脸看向澹台博宽,伸手指着王慧娟。澹台博宽皱着眉头酸苦状表情,他明白小婴儿的意思,那就是说小婴儿起身站立行走不是他的过错,那是他妈妈王慧娟非要如此所为。

澹台博宽也惰于再行苛刻要求,伸出右手向小婴儿摆手放行。小婴儿步伐轻巧,站立紧随其妈妈进屋去了。澹台博宽暗自思忖小婴儿的话语,山鹰来了可能吗?简直就是小婴儿的痴心妄想。

澹台博宽对小婴儿的想法深感好笑,忽然想到出门本就是洗澡的目的,急忙快步走向厨房边的水管处。他动作麻利,褪衣占位,温水浇身威风阵阵令他深感畅快。

双手搓脸动作也是为了面子的整洁,错眼之间院外走进一个人影,定睛一看澹台博宽被吓一跳,那人居然是山鹰,令澹台博宽目瞪口呆,心灵震撼。山鹰显而易见是被小婴儿感召而来,澹台博宽没想到小婴儿居然如此的有进步,顿时惊惧万分不能自己。

再就是惊讶山鹰会读懂小婴儿的移法,令澹台博宽恍若被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般胆寒,弯腰收腹,伸出双手急忙遮挡下体,奇寒之感令他浑身颤抖。

面前的山鹰面无表情的停在澹台博宽的面前,大墨镜后面的双眼静静的注视着澹台博宽异常的状态,两个人彼此注视均沉默无语。澹台博宽头顶上洒落的流水何时变凉的,他浑然没有感觉,任由凉水倾倒在他的肩膀。

“凉了。”山鹰话语低沉,嘴唇不曾让澹台博宽看到到张合,澹台博宽急忙向前走两步。紧接着山鹰还是毫无来头的一句话,“蛐蛐!”

澹台博宽急忙抬起左手向其所住屋门指点几下,山鹰扭脸走向屋门方向,临近屋门站立走廊低头默立。澹台博宽目光追随山鹰的脚步,脑海一阵空白。猛然间他不知道他身在何处,时间恍如停顿了般的感觉。山鹰会自愿主动的站在他的面前,让他深感奇怪。

冷不丁的让澹台博宽觉察到山鹰眷顾小婴儿似乎高于对他的保护,异常费解难懂山鹰屡次救他于危难,似乎就等着小婴儿的出世的蹊跷感觉。让他潜意识里萌生到小婴儿成了山鹰的新保护对象,他不再在山鹰保护的范畴之内。

澹台博宽急忙停止洗浴,简单大概的将身体擦拭一番,穿上裤子踩上拖鞋,异常愁苦的走向房间。走过山鹰身边也就是轻微点点头算作招呼,大踏步上前试图从小婴儿口中获知些秘密。究竟山鹰是何动机,他是没机会去盘问山鹰的,且他就是问了,直觉告诉他的也是没有答案的。

围绕小婴儿身边出现这么多变化,他一直以为他掌握着主动权,没想到居然熟悉的或者不熟悉的都是奇怪的预感,令他已经不能置身事外。小婴儿无论如何那是他的亲生儿子,他绝不会任由事情随意发生的。

“猜对了。”澹台博宽刚刚一脚踏进门内,似乎山鹰钻进他头脑之中般又是一句冷漠言词,令他猛然回头看向山鹰探知缘故。山鹰的嘴巴紧紧闭着没有看着他,侧面轮廓没有让他观察到动嘴说话的任何迹象,随及那淡淡的声音,还是怪异的出声在意识深处,“你安全了,蛐蛐危险了。”

“你是提醒我?”澹台博宽看向山鹰,保持着看向小院的门口动作,脑袋微微点点头算是回答了澹台博宽的疑问。如此细微的动作,似乎担心澹台博宽产生错觉,山鹰又转脸注视澹台博宽,再次向澹台博宽微微点点头。

“为什么呢?”澹台博宽发出声音轻微,但这个声音异常颤抖不安。山鹰轻微晃了晃脑袋像是经过了一番内心挣扎般面无表情,脸上还是没有嘴唇蠕动的丝毫迹象,“我就是为蛐蛐而来。”

顿时令澹台博宽苦笑连连也深感匪夷所思,十几年前山鹰能料到小婴儿会出现,实在是毫无情由的结果。在澹台博宽熟悉的女孩里远不是王慧娟一个女孩儿,曾经出现在澹台博宽热烈的情史里,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就将王慧娟看在眼里。

难道说澹台博宽早就注定人生就要经历一番艰难险阻,单纯就是因为他的孩子。让他深感世间之事确实难料,诡异之事实难理解,恍如梦境游历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他顿感身体周遭冰寒袭袭,压迫心脏渐行萎缩,有一股无形外力撕扯着他的心般的痛苦。

澹台博宽手扶门框心里痛苦,围绕他的周围曾经牵连着几位朋友命丧黄泉,让他时常感到危机四伏,痛不欲生。一直以来都是异常低调,几乎是苦行僧般不敢放肆,压抑着与命运抗争的信念,夹着尾巴以求平安。碌碌无为混迹江湖躲避冲突,委曲求全忍辱负重以求平静,其实他内心涌动有奋争的热情,心怀绝技绝不是以求自保的目的。

踏进门内让他仿佛经历一个世纪的漫长,再看到小婴儿感觉异常的陌生。

“宽宽,嘻嘻,蛐蛐好看吗?”小婴儿激动的嘴里呼哧呼哧的声响,身上穿着不是楼裆裤而是萌豆装,上身米黄短袖T恤,T恤前印制着呆萌可爱的红色小熊,下身着淡蓝短裤,脚上一双白袜与精致软底皮鞋,头上一顶婴儿遮阳帽。小婴儿浑身上下绷着一股激动的活力,在澹台博宽面前照耀着雀跃的心情。

王慧娟似乎是隆重推出了一出振奋人心的节目般,嘴角高扬,双目亮光四射,投向澹台博宽的目光热烈。她期盼澹台博宽给予欣赏和赞美的褒奖,为了她精心为小婴儿一身光鲜行头,给予亲切的肯定赞许。

“哦,这么漂亮的衣服啊,啧啧,这么呆萌的帅锅啊,这是蛐蛐吗?我都不认识了。”澹台博宽的话语激荡节节升高的语气,说出话语对她对小婴儿的包装给予真情表达。

小婴儿满脸喜悦,激动的原地打转,异常得意的摇头摆尾、连蹦带跳。

“没看出来吧,这就是我们家的小蛐蛐。”王慧娟也是与小婴儿一样欢欣鼓舞的心情,一个让请手势向澹台博宽隆重推出的表示,话语递进声调悠扬,“这位帅哥,就是郭曲先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