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三十六章 箭楼等待 行人走路怪异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1992 2013-08-11 20:57:35

  在尉迟林南的眼里,他内心其实很喜欢澹台博宽,因为澹台博宽就像泥鳅般滑。很多次,尉迟林南拿他寻开心,总是被小子默默无声的化解掉了。因为尉迟林南感觉他在澹台万博手里获得的磨难,他想在澹台博宽身上再检验一番。

究竟要看看当初澹台万博是不是就在磨练与他,因为尉迟林南答应了闾丘慧珍就夏凉生荷究竟在忙些什么事的请求。令尉迟林南无意听到了老人家的肺腑之言,她说:“孩子啊,我与你爸爸就是在你面前演了一出戏。人生如戏,我们两位老家伙也算对你教导有方了。你爸爸唱白脸,妈妈就红脸喽。无论如何,你必须让我们两位老家伙看到你最后的表演好不好?”

尉迟林南心里异常清醒闾丘慧珍话语不无道理,但依然是耿耿于怀不肯原谅澹台万博,总是觉得澹台万博很多事情就是故意刁难与他。于是,尉迟林南便将澹台万博“折磨”过他的事情,按到澹台博宽身上试图印证结果,但却都被澹台博宽化解了。

让尉迟林南震惊异常于澹台博宽解决思路与他存在天壤之别,深为澹台万博发现他太耿直而求锻炼圆滑的目的。幡然醒悟理解了澹台万博的良苦用心,尤其是帮内人事,纠纷处置,突发应急,危难防御,让尉迟林南获得了极为深刻的理解。

明白了用意,看到了实例,尉迟林南也有心把澹台博宽折腾一番。他明白闾丘慧珍所期待的好戏,不会是让他来导演,由澹台博宽来表演的。那是令他隐约感到关乎星空、关乎成败的大事,因为他还是对夏凉生荷的脾气、性格很了解的。

刻骨之爱,共甘同苦,荣辱与共,相知相爱,他就是担心他没有那种肩挑大事的畏惧心理在作怪。担任帮主,由前台转至后台,他更习惯与斗智斗勇的表象震慑,很担心身上那些技能不能应付全局。

他很想减轻夏凉生荷的负担,他很想让夏凉生荷无忧无虑,但他也明白他就是一个凡夫俗子,他不知道当所爱之人寄予厚望而他未能完成的悲凉。他听到过妈妈说与他知道的璀璨星空诸多传说,他也感悟着做个英雄的灿烂辉煌。但是,无论怎么样的星际伟人都有一群追随在身边的勇士,这是他苦苦期盼未曾得到的。

尤其是尖端科技,驾舟乘风星空遨游,他就坐过飞机和轮船,一次也没有离开过玄球。他不了解的东西,远不是他就是一个高中毕业水平所能够领悟的,他不是自不量力。

他将妈妈说与他知道的事情,当做美好的故事来感受,很多陌生的种族和繁杂星系,看做黑夜群星下塔卧而眠的做梦氛围。他隐约感受到他就是妈妈的儿子,妈妈就是为了造就他不凡的生活而故意欺骗他的。妈妈为了杜绝他的依赖,就是让他学会独立自强。

感受着似乎本不为难的善意欺骗,他从内心深处有莫名的期盼,他可能远不是帮主能够获得满足的胸怀,他期盼着了解夏凉生荷,他渴望着夏凉生荷关于夏凉星人的更多故事。他希望他真正的了解夏凉星人,以及其他星球的生灵。

回望身边,澹台博宽处置爱人的手段与他如出一辙,都是眷顾挚爱亲人的安全,不惜与其他任何方式来维护。他确实没有将秘密说与身边任何人,妈妈不知道,澹台万博更不知道,他很奇怪他为什么会向那个小子施以援手。

他决定让澹台博宽为探知夏凉生荷的秘密打前站,夏凉生荷带走了他与她的一双儿女,他冥冥中感觉夏凉生荷就是要交与孩子们更多的技能。他想让这只泥鳅去锻炼一下,随后他跟进了解夏凉家族的秘密。从妈妈鼓励的双眸里,他没看到危险,反而觉得结局似乎就是妈妈与夏凉生荷串通好的算计。

“啊,哈哈,帮主快看谁来了。”康米亚的喊叫声不大,让尉迟林南不禁受到惊吓,手里的茶杯差点掉落地上。身边的康米亚眼疾手快,伸手拾得,狐疑之色看向尉迟林南。

“呵呵,想了点心事太投入了。”尉迟林南看向康米亚微笑示意,扭脸看到了山鹰怀里的小婴儿。

山鹰的由来,据夏凉生荷推测是异域星人,这个问题也得到闾丘慧珍认同和默认。但是山鹰却拒绝与他交朋友,一直令尉迟林南枉费心机不得结识,深表遗憾。夏凉生荷却不以为然,她告诉尉迟林南其中缘故,“在星空众多星系之中,有很多脾气古怪的人,他们听命某人,为了遵守信用,通常不会再与其他人为友。这就是星际保镖和星际杀手的特质。”由此可见,山鹰就是星际保镖了,尉迟林南索性也不予山鹰再行予以企图。

“蛐蛐,你来了。宽宽去哪里了?”尉迟林南看向顽皮可爱的小婴儿,向他发出所说疑问。小婴儿满脸无奈的怔怔看着尉迟林南,双手互握,话语极轻,“哎,喜欢看热闹,去围观了呗。”

尉迟林南不禁好奇,看向康米亚,而没有直接看向山鹰,深感疑惑不解。康米亚也不去看山鹰,因为山鹰对任何人都是冷冰冰的对待。即便说了问了,也等于没说没问的效果。

“虎哥稍等,我下去查看究竟,这小子明知道虎哥叫他,他还如此怠慢,简直太不像话了。”康米亚将手里茶碗置放桌面,扭脸快步走向楼梯。

“来不及了,走了!哎!”小婴儿满脸苦涩,看向康米亚的背影,居然轻叹一声,似乎对澹台博宽的不尽人意感觉过份。但很快也是阴雨转晴,瞬间灿烂,小婴儿异常喜悦的笑声,“嘻嘻,蛐蛐妈妈没走。”

尉迟林南不禁心中烦恼,就等澹台博宽到来,他要按照计划进行某事,王慧娟来不来其实不是特别重要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