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三十七章 家庭琐事 招惹心情烦躁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35 2013-08-11 20:57:35

  尉迟林南看见王慧娟心里就窝火,本来他将其二夫人曹金灿放置她身边就是去帮忙的,没想到她挑肥拣瘦对曹金灿看不惯。

把曹金灿气的回去就向尉迟林南发火,摔锅砸碗气不过。本来曹金灿不属于江湖中人,尉迟林南就是在面子上做的形象定位,让人们理解他为喜欢做善事的好人。所以,才让曹金灿不亚于社会活动家般的公共场合亮相。

腊新市矿业协会副理事长,就是曹金灿冠冕堂皇的称呼,没有实权就是在人前显摆的意思。曹金灿本就好大喜功、急功近利、爱听赞美话,喜爱真金白银。经常穿戴珠光宝气味极浓的饰品,浑身上下都是名贵品牌包装,出门保镖护卫众多,经常各种娱乐场所招摇。

曹金灿家庭就是干部家庭,其父母均是政府要员,虽然不在腊新市谋职,但也是门庭显赫的家族。其父官至西新市副市长,其叔叔官至耐湖市交通局局长,家眷大都在机关事业单位谋职,让曹金灿经常拿出来作为炫耀的资本。

从曹金灿的性格和嗜好上来说,本就不是尉迟林南欣赏类人,但是,当初闾丘慧珍执意让尉迟林南将她娶之。闾丘慧珍的高压态势就是让他找一个爱慕虚荣的本地女子,当然曹金灿的美貌是令尉迟林南心动的,于是尉迟林南也就不再挑剔。

尉迟林南名义上与夏凉生荷离婚,两人也是迫于任务需要,不想玄邪在与注意的目的,暗地两人来往频繁。尉迟林南安排曹金灿去郭家庄王慧娟那里帮忙,本就是去为王慧娟长脸的意思,让周围邻居羡慕一下王慧娟多么有本事,有一个如此珠光宝气的阔太太时常来帮忙,无形中杜绝一切民间不必要麻烦。

曹金灿本就不是会照顾人的人且没有准备真去为王慧娟母子服务,结果王慧娟却将阔太太当做奴婢来使用,把曹金灿给惹的暴跳如雷,火冒三丈。幸亏尉迟林南知道曹金灿是爱面子的人,于是多次规劝曹金灿要时刻保持大人不记小人过的心理,千万不能掉了自己身份,于是曹金灿便忍气吞声,勉强忍耐。再加上尉迟林南向她扬言王慧娟家里有宝贝等他收购,曹金灿为了配合尉迟林南的收购需要,才放下架子屡次登门。

从小婴儿躺在摇篮里到他蹒跚学步且咿咿呀呀的说话,曹金灿被尉迟林南忽悠的尽心尽责,逆来顺受般的忍受煎熬。试想曹金灿的孩子一出生都是闾丘慧珍亲自指挥四个保姆照料,此番足见让曹金灿为王慧娟照料孩子的难度有多大。

那位娇生惯养的女子挺过来了,忽然向尉迟林南提出要创办婴幼儿活动中心,为婴幼儿娱乐成长创造条件。曹金灿如此大的变化且说法、解释头头是道,让尉迟林南看向闾丘慧珍深感吃惊。

闾丘慧珍却大加赞赏,力挺曹金灿大展拳脚。随之一顶异常光鲜的称呼又出现在曹金灿的头上,关心婴幼儿健康协会会长又是曹金灿引以自豪的称呼。经常三天两头参加名目繁多的会议,在腊新市和畅井市都名声显赫。接着曹金灿带着闾丘慧珍又创办各类配套企业,进行各种阳光产业生产、经营。

按理说,曹金灿从照顾小婴儿的生活里受到了如此感受和启发,应该感谢王慧娟才对。但是昨日,曹金灿从王慧娟家里回来,歇斯底地大发作且扬言不干了。而且哭哭啼啼的与远在腊新市的闾丘慧珍手机里两个小时的哭诉,把王慧娟那里受到的委屈一并诉说。

闾丘慧珍得知此事,便雷霆大怒将尉迟林南进行了一番责备,将他骂的狗血喷头、异常尴尬。闾丘慧珍不仅手机里将尉迟林南一番责备,而且还扬言两天之内来到畅井,当面质问王慧娟究竟为何如此刁蛮。

尉迟林南感觉闾丘慧珍话语间,也就是为曹金灿撑腰出头的意思,其实不一定真的就会来兴师问罪。因为腊新到畅井虽然不远,但是还有百公里的路程,且闾丘慧珍日常还要照顾澹台万博这件大事。

因为闾丘慧珍说过,她与其夫均已经快进棺材的人了,所以加倍珍惜二人世界的相伴相随。任何人都无法替代来照顾彼此,言外之意就是尉迟林南和澹台博宽等都不在她照顾范围。

似乎曹金灿受辱的事情,就是因为偷吃了小婴儿的食品,其实曹金灿也就是看看食品是否过期,却被王慧娟话语尖酸连讽刺带挖苦,让曹金灿强硬决定——不干了。

澹台博宽的辈分,在尉迟林南看来也就是低他一辈的情景。尉迟林南确实不适合与王慧娟当面理论,且王慧娟与澹台博宽之间的隐情只有他知道,他确实不想就此事过于看重。

今日尉迟林南约见澹台博宽的理由还有此事一桩,那就是试探澹台博宽是否愿意让闾丘慧珍了解小婴儿与他的关系,另外就是让澹台博宽了解王慧娟究竟想怎样。

然而,澹台博宽却迟迟不来见面,让尉迟林南异常着急。王慧娟的表现若无其事,似乎昨晚一觉醒来,就把昨天对曹金灿的责难忘记的一干二净。她抱着小婴儿坐在桌子边上兴致很高,语气生动很形象,“蛐蛐,宽宽看到了一个过去那边的人,你觉得这事奇怪吗?过去,就是说那人已经‘咔刺’一声,没脑袋了。”

尉迟林南听到王慧娟如此言语,顿感心颤难以理解,不禁警惕目光看向山鹰,山鹰微微向尉迟林南摇头做暗示。许刚也感受到了王慧娟话语深意,猛然起身惊呼道:“翠玉,你说的话可是建朝亲口告诉你的,在哪里儿发现的?”

这不就是废话嘛,王慧娟形象的比喻前面已经表明就是澹台博宽发现的怪异之事,让尉迟林南明白许刚也很震惊。尉迟林南看向许刚语调迟缓,尽量放平语气,“建朝感觉奇怪,呵呵,这个小子一直就是阴阳怪气的。老许忘记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