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三十八章 事出有因 言语让人感动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97 2013-08-11 20:57:35

  尉迟林南的意思就是为了激将,似乎不想知道王慧娟所想说的事,又迫使王慧娟不得不说。王慧娟不知道是计,果然张口细说端详。

“虎哥,建朝是不是大惊小怪啊,他说他看见酒店里面有一个人有点神似暴君,这个怎么可能呢?谁都知道与虎哥作对的暴君早玩完了。”王慧娟话语没完,就看见尉迟林南直挺挺的站了起来,推开桌子边走向窗口。箭楼的屋内格局就是很普通的餐饮包房,一间四、五十平方的房间,空调柜机释放冷气,屋内凉爽宜人,与楼下的炎热景象有着天壤之别。

门外就是楼梯,楼道上是尉迟林南的贴身保镖,三五成群严阵以待,等候尉迟林南的明示暗示。楼道边上就是卫生间和盥洗台。

暴君,尉迟林南是了解的,那是腊新市另一个帮派组织的老大。夏凉覆炎离开玄球时就告诉过尉迟林南必须将老对手除掉,可以将责任推在邢六君的头上,因为邢六君被夏凉覆炎怀疑为玄邪卧底。如此一箭三雕的计策,尉迟林南规划的异常缜密。

具体计划实施被夏凉覆炎建议要求尉迟林南千万不要动用身边人,所以尉迟林南便让许刚参与了暗算计划,由许刚出头代表狂龙帮帮主名义发布命令,邢六君与许刚策划密谋,最后邢六君带人具体实施,许刚亲自监督执行。

许刚回复尉迟林南的结果异常清晰,那就是暴君深陷邢六军的埋伏,暴君身首异处,邢六军也身负重伤,因疏忽暴君暗器余毒,不久毒发毙命。对于暴君的死,许刚有照片和证人作证,怎么可能出现暴君又予以出现的可能。

王慧娟是不知道其中细节安排,所以当做了一出笑料指责澹台博宽胡乱猜疑。但是,许刚听到澹台博宽看到了疑似暴君的身影,顿时如临大敌般神情,急忙走向尉迟林南身侧。将其想法告知尉迟林南,“帮主,这个绝不可能,我亲眼所见,绝不可能。”

“呵呵,建朝的猜测十有八、九不准,世上相貌相同、相似的人多了。简直胡闹!”尉迟林南很明白此事不宜宣扬,急忙转身看向许刚满脸笑容安慰。

也为了不让许刚过于心里去,急忙笑言道:“哈哈,建朝真若有别的事要办,大可说明情况不必来此赴约。这种玩笑太没水平了。许刚正好你下楼看看吧,随便把康米亚叫回来,我们吃顿便饭。那就不等建朝了。”许刚闻言满脸紧张,转身走出门外,前去查看究竟。

许刚从仓库出来,也是置换了一身像样的衣服。上穿蓝低暗白花短袖衫,下穿雅白色长裤,脚上棕色皮凉鞋。尉迟林南听着许刚的脚步声已经走远,坐回桌子边看向王慧娟话语低沉,“好了,说吧。”

尉迟林南在向许刚轻松语气搪塞时,已经严厉眼神暗示王慧娟不要再行说话,因为王慧娟听到许刚的解释,向尉迟林南暗示多次表明其还有话说。

“虎哥,建朝说暴君的走路动作很有特点,当然虎哥也知道建朝对暴君恨之入骨。他怀疑曾经发生在他身上的几次事件都与暴君脱不了干系。所以,妹妹觉得建朝不可能看走眼。只是……可能,妹妹不该在这个时候说吗?”

王慧娟坦诚目光看向尉迟林南,让尉迟林南看到了她清澈眼眸,并未包含其他之意。尉迟林南已经相信了她的话,可又令尉迟林南怦然心动,想起了王慧娟与曹金灿之间可能真有误会。王慧娟打小就在狂龙帮里长大,严格来讲王慧娟应该是没有心机的女孩儿。

“虎虎,蛐蛐要说话。”小婴儿眯着眼睛看着尉迟林南有一会儿了,对尉迟林南的认真观察,让小婴儿有了深层的理解。小婴儿看见尉迟林南有对其母的善意包容之意,于是忍不住好奇也要说话。

“蛐蛐说说吧,虎虎听着呢。”尉迟林南知道小婴儿是很聪明的小孩儿,不仅仅是曹金灿回家向其禀报,更多的还是康米亚给予他的暗示。

康米亚的父亲本就是狂龙帮的人,尉迟林南每次见到康米亚均感到亲切。尽管康米亚父母不是因为帮内缘故发生悲剧,但是尉迟林南觉得照料兄弟的儿子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康米亚自从吃了小婴儿一次亏后,感觉憋屈气愤但也无可奈何,在有此与尉迟林南喝酒喝高后,就吐露了心中的不快。被尉迟林南理解为康米亚的梦话,但对小婴儿很好奇。

“宽宽,是对的。蛐蛐知道,宽宽是对的。虎虎有危险!”小婴儿紧密眼神注视尉迟林南,一眨也不眨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尉迟林南。

“哦,呵呵,那么虎虎该怎么办呢?”尉迟林南觉得小婴儿可能受到了王慧娟危机心理的暗示,顿然觉得十分可笑。妆模作样的向小婴儿求问解决办法,也是觉得小婴儿可爱的成分居多。

“嗯,蛐蛐保护虎虎,看蛐蛐的。”小婴儿握紧两只小拳头,向尉迟林南挥舞。尉迟林南万万没想到小婴儿的建议会是由小婴儿来保护他。顿时让尉迟林南怜爱之心涌动,禁不住伸手将小婴儿抱在怀里,亲切亲吻着小婴儿的脸颊。

尉迟林南对小婴儿一番的爱护举动,接着起身扶着小婴儿站立桌面,微笑面孔向小婴儿表明态度,“好了蛐蛐,真若让小蛐蛐来保护虎虎,会让别人怎么看虎虎呢?门外都是虎虎的勇士,他们就可以帮虎虎的忙的。好了!蛐蛐保证每天多吃饭,快快长大。这么高的时候,蛐蛐来保护虎虎好吗?”

尉迟林南连说带比划对小婴儿的言语表明态度,小婴儿看到了尉迟林南不相信他,顿时令他异常生气,站在桌子上双手抱臂,气哼哼的看着尉迟林南。

尉迟林南未料到不让小婴儿帮忙,小婴儿居然着急生气了,顿时让他爆发出爽朗的笑声,“哈哈,娟妹把小蛐蛐照顾好,将来小蛐蛐可是我们狂龙帮的人了。这样可以吗?”

“你确实需要蛐蛐的帮助,否则结果难料。”尉迟林南耳边传来了山鹰的话语,那声音异常冰冷,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尉迟林南听过山鹰的声音,知道山鹰说话的声调语气。

“你什么意思?”尉迟林南不敢相信那声音是从山鹰的嘴里发出,因为此种主动献言的方式,从来没有过。山鹰话语的内容让他听的真切,他只是想求证一下山鹰的态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