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四十一章 巧妙推理 暗示潜在对手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95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眼里看到的暴君,一是从暴君扭扭捏捏的走路姿态上来辨认,二是听暴君习惯性的说话语气和笑声。暴君尽管生的异常粗鲁,骨头架粗大、头大,但是动作表情异常斯文。暴君时常将自己伪装成一位和蔼可亲的中学教师,让人感到颇有学问。

在外表上让人对暴君无可挑剔的感觉是位好人,但是其言语里最明显的笑声习惯非同一般,其笑声就是一种无以伦比的节奏。别人的笑声都是单音节重复居多,暴君的笑声里有规律性变化。

“哦,快看看这个孩子,呵嗨嘻嘻咳咳嘿,多讨人喜欢啊!”

这就是澹台博宽正与王慧娟紧紧盯着山鹰的背影,从一条走廊通过时一扇半掩着门里传出来笑声,将他的恐惧神经猛刺一刀,防不胜防一脚踩空,踉踉跄跄脚步差点撞墙。那是他下意识里想趋近窗口去探究竟,神情恍惚如跌云雾。

“哎,你这人玩杂技呢?还是演小品的……好神经啊。”王慧娟看到了澹台博宽异常扭曲的脸,惊愕,彷徨、恐惧、辛酸、疑惑等转瞬间在澹台博宽的面孔上闪现。更甚至与澹台博宽的面孔由黑变紫,再由紫变黄,再由黄变白。

王慧娟的惊异声过后,再看澹台博宽就又出现另类怪异。他双手扶着墙壁,在没有任何外力的作用下,仿佛突然被谁猛然痛打了小腹一拳,弯腰曲腿,左腿跪在了墙边,大汗淋漓呼吸急促。

她异常惊惧急忙上前去拉澹台博宽,试图将他拉起来,然而他却谢绝了她的好意。他双眼紧闭伸出右手遮挡着脸颊,左手磋磨着胸膛,歪着脑袋与墙有点依靠。澹台博宽的表现就是突然心绞痛犯病时相同的症状,将王慧娟唬的顿时哑言。

过道是南北走向弯弯曲曲一长条,川蜀人家酒店似乎就是向人展示四川的地形地貌般,在酒店门脸装饰的富丽堂皇很气派。但走进去酒店里面就是左右开弓布局的违章建筑,本就是利用相邻两侧俩小区的夹道构筑,仿佛两边都是高山,中间就是羊肠小道贯穿几个山包。

那个声音就从南边传来,澹台博宽从南而来就是向最北面的大箭楼而去。他已经从那扇虚掩的门口过来,回望那门他紧张异常,“翠玉,你先走。我觉的有一个人就是暴君。快走!”

随及澹台博宽心绪渐渐平定,起身连看王慧娟一眼就猛然展开右臂推了她一把,左右警觉向高处看向几眼,脚步快速折返南向隐蔽处隐藏。

她被澹台博宽推离身边,站立看向澹台博宽的行动迅捷,也被他说发现暴君的话惊呆了。她也就是片刻的惊诧,曾经让她倍受痛苦的暴君,她是不会忘记的。但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是暴君被人做掉的画面,她是亲眼所见。那是许刚和邢六军拿她做诱饵,以她是澹台博宽的女友暗示澹台博宽的行踪。

想到已经死去的人还会复活,在她眼里无疑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她误以为他又有了什么发现,不希望她去打搅他,便苦笑几声也懒着过于理会。随及,她深感无趣转身而走。路上看到康米亚奔跑而来,她玩笑般语气说与康米亚知道澹台博宽的动机。

“米米,你朝哥估计有什么发财的好事了,快去帮帮他吧。人就在一幢茅草屋的后面。”

“是吗?那我就不能让朝哥把便宜都占了,嘻嘻!好事也有我一份才行。”康米亚也没有过多话语,让过王慧娟,他边去找澹台博宽的隐藏处。

川蜀人家酒店,也是古灵精怪心思人的思乡情结布局。很多座三、四间延伸的小楼之间空隙,被巧妙利用,精心构筑亭台庵棚做点缀,让人体会到山乡村寨的韵味。王慧娟所说的茅草屋,就是该酒店设置的杜甫草堂。小伙伴们经常来川蜀人家吃饭娱乐,王慧娟形象的将杜甫草堂称作茅草屋,康米亚是异常清楚的。

杜甫那首脍炙人口的诗文,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确实让多朝多代天下寒士异常惦念,尽管始终没有实现,但是做梦想想,也是澹台博宽,康米亚和王慧娟等无家可归的流浪儿很喜欢去那里品味的地方。

康米亚深知能被称作畅井市广夏的地方,都是繁华热闹的公务员小区和富豪有钱人居住的地方,真正能称作寒士乐土的,只有杜甫会做这样的美梦。像他这样的寒士,其实就是能风雨不进的破房子就满足了。

康米亚知道了澹台博宽的惊人发现,急忙蹲在澹台博宽身边抱腿苦思,因为他的右腿曾被暴君打断过,且血粼粼的被倒挂吊起的左腿顿感阵阵麻木。

“肖来算,这个王八蛋没死,天理难容。”康米亚想起许多被暴君杀害的小伙伴顿时无比仇恨,咬牙切齿的叮咛澹台博宽道,“朝哥,你在这里盯着他,防止他走前门。让小弟去后门,预防他走后门。就这样吧,我们兵分两路跟紧他。得到他的落脚处,再向虎哥禀报。”

康米亚就是如此答复澹台博宽的,他说与许刚的话并非他的真实想法。在康米亚看来,谁没有亲身经历被暴君迫*害的过程,谁就不会理解壮志饥餐暴君肉,笑谈渴饮暴君血的悲壮。当然康米亚不会说与许刚知道他的真实想法了。

康米亚离开澹台博宽,就飞快跑向了酒店的后门,路途中遇见查看端详的许刚。两人便静坐后门说起澹台博宽,康米亚便说澹台博宽已经盯紧暴君且离开了酒店,其用意也是防止许刚有什么叵测之心。康米亚相信澹台博宽远远大于对许刚的信赖,更怀疑暴君与许刚有什么勾搭。

在狂龙帮很多人知道许刚与邢六军是生死兄弟,邢六军暗杀暴君的事若事先没给许刚说过,谁都不相信。尉迟林南派许刚与邢六军联手对暴君的灭杀行动,保密工作异常严密。但是狂龙帮内谁与谁看对眼,谁与谁有隔阂,一般稍微留心点多么诡秘的过节都会了解点。

在康米亚对许刚的理解,邢六军不可能在灭杀暴君的行动里,不可能没有许刚的计谋。现在,由澹台博宽发现暴君并没有死,那么就可以毫不客气的怀疑许刚肯定与暴君有瓜葛,否则邢六军都死了,许刚为什么啥事也没有呢?最起码的怀疑是必须留意的,康米亚至此对许刚异常警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