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四十二章 古怪部族 臭有臭的道理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57 2013-08-11 20:57:35

  两个小伙伴澹台博宽和康米亚都对许刚有怀疑,作为消除暴君行动的许刚焉有心里不发毛的感觉。许刚心里异常紧张,尽管理解尉迟林南没有给予误会和误解,反而给予应有的支持和信任。但是他内心之中的煎熬感奇强,那是一种异常痛苦的思绪,让他坐卧不宁的惶恐难受。

暴君肖来算没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他亲眼目睹暴君身首异处,且自从那次灭杀成功后,暴君肖来算从那时起江湖绝迹,再没有以暴君之名之体出现过腊新市和畅井市。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客观事实,野狼帮也成为狂龙帮吞并,不仅是野狼帮大部人员被狂龙帮吸收,而且野狼帮几乎全部资产都变成了狂龙帮的所有。

尽管野狼帮有以副帮主皿离賁兴为首多人拒不归顺于狂龙帮,但是那些人本就是游牧部族般的爱好,经常就是出行必定携家带口,露宿喜欢荒郊野外,穿着不甚讲究,吃喝穷尽自然。这些人就是一群冥顽不化的原始部族般做派。

许刚曾经与皿离賁兴有过接触,本来就是因为与邢六军的关系。有一天,他与邢六军在酒店把酒聊天,与皿离賁兴偶然巧遇。许刚看到邢六军与那位大汉寒暄,心里不禁异常好奇。因为皿离賁兴的名字很怪,让他理解为少数民族,看着满脸横肉的魁梧汉子,他确实有心结识。

尽管将那人请到座位上就嗅到了一股似臭又香的怪味,还看到皿离賁兴那身诡异装束,既不像道士,也不是和尚,还不像清朝装束,更不是元朝装束。让许刚理解就是浑身散发着神秘的奇怪民族,或者有着特殊嗜好和特殊本领的另类部族人。

许刚看到邢六军与皿离賁兴,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样热烈拥抱,边对皿离賁兴极其殷勤和照顾。让皿离賁兴感受到了春风般的温暖,事后皿离賁兴感受到了地狱般的难受。

因为许刚的热情过度,皿离賁兴离开酒桌后,热烈邀请许刚次日到其家中赴宴。许刚不顾邢六军的阻拦,慷慨答应给皿离賁兴一次酒场发挥的机会。起因是许刚一直劝酒,直至把皿离賁兴忽悠的东倒西歪快醉了。

酒宴结束,邢六军离开酒店就对许刚大发雷霆,让许刚看到了邢六军从没有过的暴跳如雷摸样。邢六军指着许刚的鼻子就破口大骂:“你小子,没看见我的暗示吗?皿离家族的人不好惹,你真是害自己也就罢了,为什么也让我也参与呢?”

“这不是你的好朋友,你能见面就热烈拥抱吗?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为什么让人另眼对待呢?”许刚也是出于好意,邢六军瞪视许刚良久,气急败坏的浑身发抖。

“你知道什么?这个皿离家族的奇怪风俗,就是对谁越不好越恨之入骨,他就越对谁表现亲切。你明白吗?不是你们狂龙帮的人,你懂啥。还腆着脸接受邀请,等着送命吧。”邢六军一番话出口,顿时让许刚难以置信,天底下竟然有此等怪癖人群,让他异常好奇。

“他就是有恶意怎么了,你我联手难道还怕他不成。”许刚明白了邢六军的话语深意,顿时更酝酿出来不亚于替朋友出气的豪迈壮志。他意志坚决的说,“那就让哥替兄弟把他教训一顿吧。”

邢六军苦不堪言的神色看向许刚,也深知许刚说的出也做的出的。只好嘱咐许刚明日在皿离賁兴家务必加倍小心,两人便分头回家准备明日的酒宴。

次日,皿离賁兴如约而至带许刚和邢六军到其家中聚会。许刚和邢六军硬着头皮坐到了皿离賁兴接他俩的车上,那辆面包车污里巴脏发着恶臭,似乎就是运输死鱼传用车。没到皿离賁兴家里,就让二人差点熏死。

待皿离賁兴将车停下,许刚和邢六军从面包车里跳下来。这才明白皿离賁兴家,不是一般的特别,而是特别的肮脏。在一个土坑里四周散发着怪味的水沟中,皿离賁兴的家人站在没膝水坑内围坐一张圆桌子,桌子上摆放的都是发出奇臭的腐烂动物尸体。

许刚扭脸就想逃走,就被邢六军使劲拽住,让许刚看到土坑上虎视眈眈的站着几十名手持利刃的男子。那就是谁敢擅自离场,就会被认为是大不敬和对主人的看不起对待,下场就是乱刀砍死。许刚心惊胆战的明白,邢六军昨日对他何以愤恨的根源。

两个人被迫跳进水坑,被迫坐在桌边,被迫拿起那些臭气熏天的食品,被迫强迫着自己向嘴里塞。许刚和邢六军边吃边吐,被活活折腾了一个上午,苦不堪言。当然,那些皿离族人都是直接下咽了,土坑边站满皿离族族人狂呼乱叫边歌边舞。

也就是从那次与皿离賁兴接触后,许刚何时想起皿离賁兴的名字就反胃,这些皿离族族人就像没开化的野蛮人般令人恐惧。尉迟林南就是听到了许刚的经历不再犹豫,他说:“既然是一群如此令人恶心的人,那就让他们随便吧。我们狂龙帮不需要他们入伙。”

但是,令许刚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暴君肖来算,是如何与皿离賁兴结识的,难道也是经历了臭水沟里的仪式。邢六军事后答复了他,邢六军的话语异常具有内涵,“听暴君说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臭是臭了点儿,但是我们得到的是视死如归的勇士。”

暴君肖来算曾经向野狼帮弟兄们也提出过警告,那就是不要得罪皿离賁兴和他的家人。三令五申说过多次,邢六军当初也是畏惧冒犯后的结果,并不知道皿离賁兴能够特别到如此地步。

于是,许刚和邢六军都不谋而合,均都明白那么喜欢礼贤下士的暴君,肯定与他俩的经历一样好不到哪里去。两个人渐渐心里爽快多了,毕竟多少找到点儿心理平衡。确实自那次事件后,许刚和邢六军在江湖上遇见有无法处理的难题,皿离賁兴都会派人轻松给清除,也让二人多少感觉出因祸得福的喜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