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四十四章 山动地摇 凝结萧杀之气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60 2013-08-11 20:57:35

  碧青山庄的招牌就是飞花大草字体,蓝底黑字,让人觉得非常压制,沉重的心里暗示效果难受。山庄主人就是让人有避之唯恐不及的压抑,小婴儿却有心进门一探究竟,让尉迟林南难以理解。

每次因故来到山庄,尉迟林南都会有感觉阶朗碧青始终苦大仇深的感觉,那位老太太干瘦身材,干瘦面相,穿着的蓝色衣裳也是干瘦味道。

门外的山庄名号已经让人接受心里难受的感觉,面见阶朗碧青,又不禁将暗示不觉中延展。阶朗碧青衣服之颜色以蓝色为主,袖领、衣襟,裤沿,鞋沿等均为此种格调,无形中让尉迟林南不愿面见阶朗碧青。

当初,闾丘慧珍向尉迟林南说起阶朗碧青,他还以为会有碧绿色彩的格调,谁知道却是那种情况。有幸是与她做生意,并不需要经常见面,尉迟林南每每见到阶朗碧青,都会萌生厌烦感。

阶朗碧青也就是年逾七十岁的摸样,面皮肌肉紧绷,外露肤色枯萎惨白,冷不丁看视异常瘆人。尉迟林南也有些许诧异,那位老太太的头发确实黑乌明亮。暗自揣摩阶朗碧青的头发应是染发,老太太这种出粜的爱好让尉迟林南心生怪异。

闾丘慧珍的头发已经全白,白发飘逸任尔本色,但是面色红润,笑口常开。虽说满脸皱纹无法掩饰失去的岁月风霜,但是怡然自得的满足,让尉迟林南心生敬意。且老妈妈喜欢穿红黛绿异常鲜亮,始终让尉迟林南感觉自然和孤傲。话语出口爽快,干练,让人感觉平易近人,心情舒畅。

如此爱笑的老人却喜欢与那么瘆人的阶朗碧青交往,尉迟林南深感不可理解。阶朗碧青,让尉迟林南在接触交往里,从没看见过她的笑容,通常都是冷冰冰,爱理不理的摸样。尉迟林南曾向夏凉生荷说起过阶朗碧青,夏凉生荷也难以理解。

现在小婴儿好奇心很重有进门的想法,尉迟林南深恐与阶朗碧青遭遇,就把小婴儿给惊吓住了。尉迟林南断然回绝了小婴儿的好奇,真若小婴儿有所闪失,他无法向澹台博宽交代。

“天太热,虽说林中有丝凉风,但还是闷热。虎虎知道一块很凉快的地方,我们解解暑吧。”尉迟林南看向王慧娟说出决定,凝神看向山鹰的墨镜,向其予以嘱咐,“山鹰靠边停车,我们尽快上去吧。”

山鹰却没有动作,让转身先行十余步开外的尉迟林南,不由感觉跟随他没有脚步声。他回头去看,发现山鹰、王慧娟依然还站在原地,还在专注神情看着碧青山庄紧闭的暗红色大门。

“虎虎快看车车……”小婴儿在王慧娟的肩头向尉迟林南惊奇神色,手指向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越野车。小婴儿看着那辆异常厚重的越野车外形,表现出异常费解的神色。

尉迟林南看到了山庄门前不远处停车场的越野车,那种国产车确实价格不菲,重龙之翼是车的别称,似乎印象是诸通产车辆。在越野车边还有几辆商务车,他知道那是碧青山庄外购采办之用。没啥奇怪的呀,尉迟林南返回王慧娟身边,看着小婴儿疑惑不解。

“虎虎,车窗户,哪里哪里。”小婴儿双眼发亮,向尉迟林南努嘴示意。尉迟林南看向几米外的停车场,在两辆商务车里侧,那辆越野车让尉迟林南陡然也有丝好奇。停车场周围一圈硬杂木系列树种环抱一块平整地块,地上碎石铺就,石缝间偶有杂草丛生,但是都低矮稀疏。

停车场本就处于一块崖下,望向高处都是矮树灌木,野花蔓藤相互缠绕,鸟鸣声时断时续。尉迟林南迈步走进越野车车边,围绕越野车换转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两侧车玻璃贴膜昏暗,看不见里面景物,尉迟林南遏制住贴近窥视的冲动,走到车前窗观看里面空无一人。

尉迟林南随及折回小婴儿面前,看着山鹰仰脸侧耳状,不明白他何种动机。知道山鹰不好说话,他便说与王慧娟,“慧娟,我们上山吧,看见上面山坳了吧。走吧!”

“虎哥稍等,刚蛐蛐与山鹰都说,听见山庄内似乎有打斗声。我们……”王慧娟欲言又止,看向尉迟林南神色凝重。尉迟林南不禁异常惊讶,急忙也侧耳倾听,但猛然看到山庄深处有飞鸟大片蒸腾而起。

“快闪,帮主快!”山鹰话语出口,猛然从王慧娟怀里单手接过小婴儿,另一只手拖着王慧娟便向山庄围墙边大石之后躲避。尉迟林南也急忙尾随其后,心中粲然心惊,不明白山鹰究竟发现了什么。

山庄门外牌楼夹角七、八米外左侧有一块巨大山石,总有两丈高,三丈长显露在外,自然摸样棱角分明,青色之石埋在土里的摸样。几人迅速藏匿后面,山鹰跪在地上将小婴儿放在石头缝隙,话语低沉,“无论发生任何事不要出去,切记!”

猛然间,巨石稍微晃动,山体颤然震动,碧青山庄牌楼轰然一阵巨响,似乎是有人埋有炸药引起爆破,轰鸣声在群山间回响,震耳欲聋。

“再撤再藏,快!”那块巨石晃动猛烈,山鹰抱着小婴儿连滚带爬向灌木丛中而去。尉迟林南也惶恐不安的拉着王慧娟压低身形。

“发生什么了?怎么回事?”王慧娟惊恐失声,尉迟林南嘴里无话,用劲用右臂夹着王慧娟。山鹰的话让他不明所以,但是关于山鹰的特殊身份,他是从夏凉生荷处得到过暗示。

几人贴近山体一块夹缝几乎接近围土,勉强可以容下小婴儿一个人,山鹰将小婴儿塞其中,弯腰弓背堵在外边。尉迟林南查看此地极为低洼,因为久被草木树木遮挡略微潮湿。

山鹰脸上冰冷之色更加冷酷,煞白之色非比寻常,尉迟林南看见山鹰都是逃命之意,裹挟着王慧娟更不敢掉以轻心。荒草灌木多被荆棘、树刺充斥,十几米远的动作过后,山鹰衣服划破,手上脸上都是血口。尉迟林南和王慧娟的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

山鹰话语低沉而强硬,“别问为什么?保命要紧。谁也不许说话,需要屏气噤声看我收拾。”空气中弥漫着阵阵急促风声,一阵急过一阵发出风吹浪股的冲击,将几人隐藏之处的植物尽数吹倒。山体上震下碎石尘土纷纷掉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