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五十二章 旋珠迫近 唯选死命一搏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07 2013-08-11 20:57:35

  因为小蛐蛐与澹台博宽之间的秘密,已经憋不住的告诉大家,山鹰本就不指望小蛐蛐能够办到。小蛐蛐心里挣扎着还想表达决心,被山鹰的噤声手势所制止。

“念塔霄游,蛐蛐,你泄密了。呵呵!”

山鹰的话语出口,小蛐蛐目瞪口呆的不住眨眼,渐渐领悟懊恼。小蛐蛐几番张嘴,都感到无话可说,最后被逼急了便大喊,“那蛐蛐就闭眼了,不看!可以吧!”小蛐蛐说完话,随及紧紧闭上双眼,以此表达心声。

“随便啊,没要求你做到,但蛐蛐以后注意了。”山鹰的话语对小蛐蛐极为宽容,王慧娟急忙准备去掰开小蛐蛐的双眼,却被小蛐蛐张开双手阻挡回去。小蛐蛐满脸不高兴的看着王慧娟的手,“妈妈,小脏手,别对蛐蛐摸来摸去的。”小蛐蛐对王慧娟时刻提放,让王慧娟惊愕中微笑不予再理睬。

“虎哥,你的矿井被全部收购了吗?”山鹰无厘头的问话,让尉迟林南不明所以,两眼翻来翻去不明白山鹰说出矿井与面前有多大联系。

“哎,实话是还在挣扎,懂吧!”尉迟林南是复杂的心情,本指望矿井维持着生意能永久的做下去,但是买卖还是难算计出处世之道。尉迟林南不知道一己之力会走多远,畅井市和腊新市都可以通行无阻的行走江湖,没想到威胁却来自外面。

“这与你有什么关系,需要……需要虎哥把矿井搬来吗?”尉迟林南近期一直躲避着这件头痛的事,绞尽脑汁都觉得无法与强硬的对手来较量。尉迟林南几乎被迫至绝境,矿井就是他赖于在都市立足的资本,他已经快被这件事逼疯了。

“噢,看来虎哥的日子不好过了。但是以鹰弟来看,其实很简单的,只要夏凉嫂子出马。”山鹰见过夏凉生荷,尉迟林南是清楚的。山鹰的话勾起了尉迟林南原本就打定的主意,那就是此番他召见澹台博宽的原因。尉迟林南若有所悟的看着山鹰,心里渐渐泛起心底的希望。

“虎哥明白就好,夏凉嫂子人品真的没说的。”尉迟林南被山鹰一番心理疏导,尽管受限于当前局势不愿深想,多少感觉出山鹰让他放宽心的好意,还是很奇怪的让他感觉到了。似乎山鹰就是为以后作者盘算,让他不明白山鹰的思绪为了何种目的。

山鹰跨界两度的特能,已经看到了危险,潜伏在四周的凶险已经在所难免。他能够感到圣邪两道的困境,有幸是他的的布局已经使澹台博宽远离是非之地,他能够做的只有拼命一搏了。玄晟和蛊影被他无意中查知,他的潜伏无须顾忌其他。

他猜测橘黄植物燃爆的效应也许是伪装,很可能没有他先前认识到的凶恶,一切外在力量都是迫他动手,他真的没有什么可选择。心里还有对澹台博宽点滴的担忧,那是出于心中涌动的希翼。面前的王慧娟和尉迟林南无法查知山鹰心思的挣扎,他决定争一个鱼死网破。

被人误会和曲解让他背负着世间的屈辱和两道的磨难,忍气吞声就是为了让挚爱亲人获得平安,却让他依然不被放过。山鹰心里是无比悲怨的心结,和满膺仇恨的冲顶,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

“还不开始吗?鹰鹰!你……”小蛐蛐已经等不耐烦了,对于山鹰说与尉迟林南的话没有兴趣,小蛐蛐只想知道山鹰的秘密究竟是什么。王慧娟觉察到山鹰似乎在做最后的安排,急忙伸出右手去掩小蛐蛐的嘴巴,小婴儿被王慧娟右手侵扰,嘴里生气的语气明显,“咳咳咳,呀呸,什么手啊,脏死了。”

山鹰看向王慧娟话语轻柔,“娟妹,让建朝随你生活吧,尽管你们俩到一起争吵的事多,但为了蛐蛐,还是互相忍让些吧。”王慧娟满脸严肃,明亮眸子闪烁,向山鹰郑重其事的点点头。

“好了,需要说的就这些了。两位多珍重吧。山鹰的对手已经出现,把霏霏照顾好。”山鹰话语未完,天空中忽然飘过来了一片乌云,顿时将几人站立之处遮挡的阴冷和阴暗。

山鹰仰视着天空,将脸上的大墨镜取下来,轻轻伸与小蛐蛐面前。小蛐蛐急忙伸手抓住,山鹰轻声的叹息一声,“哎,蛐蛐多保重。”很快但见山鹰身形晃动,仿佛金蝉脱壳般将身上的黑色衣物褪下,展露出通体金黄的色彩,耀眼炫目,金光四射。

“登上滑车吧,已经设置了轨道。”山鹰的话音清晰,猛然一道金光升腾而起直抵头顶上那片乌云,铿锵之声一场猛烈,洒下道道金光,如云似雾笼罩下来。

尉迟林南和王慧娟被瞬间的变化惊呆了,然而小蛐蛐的话语惊喜,“虎虎,妈妈快点坐车。”山鹰黑色衣裳变化出来一辆精致的椭圆型车斗,正好可以容下两个大人对坐。尉迟林南和王慧娟急忙惊恐万分坐到里面。小蛐蛐手里挥舞着山鹰的墨镜,话语异常兴奋,“开车喽,霏霏姐姐,快看这里啊。”

黑色滑车似乎有生命般的瞬间飘浮而起,徐徐移动飘向对面山崖,山崖上小女孩儿看待了眼前的奇异。小女孩儿嘴里突然喊叫声声,“咚咚,咚咚,霏霏怕怕啊。”

山鹰与灵邪凌空角力,铿锵声不断,他驾驶仪之风挥舞着利刃试图将灵邪的旋珠飞行器砸破。然而旋珠的防御异常坚固,山鹰反而被旋珠里射出的折光伤及铠甲,贴服在铠甲上的晶之优柔纷纷掉落又重新聚合。

滑车颤动着悬浮悬崖半米高度,尉迟林南捞了霏霏几把都被小女孩儿躲过,王慧娟在滑车里歇斯底里的狂喊,“怎么开车啊,怎么开车呢?怎么办啊?”王慧娟将黑色滑车里外快速查看,什么可以控制的扳手或机关也没看见,惊恐万状的抱着小蛐蛐惊慌失措。

“妈妈,这里这里。”小蛐蛐手里拿着山鹰的墨镜,向王慧娟示意,王慧娟的喊声尖利急促掩盖了小蛐蛐的叫声,王慧娟左手紧紧抱着小蛐蛐,仰头看着头顶上纠缠一起的旋珠和金云,右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她希望能听到山鹰的解释,但是山鹰无暇顾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