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四十六章 出于好心 推断出现歧义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89 2013-08-11 20:57:35

  “不是危言耸听,不管是你,还是其他任何人,踏进山庄周边五里范围也不行。现在橘色植物是连环般的效果,若不想让山里植被遭到破坏。我们无防护设备,只有等它失效。”山鹰的话语不容辩驳的语气,似乎就是为了向尉迟林南验证的目的,山鹰摆手示意大家蹲下。

但见,山鹰从地上拾取一枚石头,巴掌大小被山鹰高抛而掷出很远,没几秒钟过去,耳边传来低沉的惊雷声。三人起身再看十几米远的山崖处,没看见黑乌色火药留痕,通体橘黄实践,石块山石大批滑落。

植物竟然可以变成炸药,简直闻所未闻。尉迟林南不相信,弯腰从地上也拾取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奋力投掷山庄那片竹林。石头落地似乎成了引信,眼瞧着竹林爆炸声沉闷过后,七零八落竹木东倒西歪,伏倒大片。竹木中有橘黄色液体洒落四周,发出诡异的色彩。尉迟林南心里难受异常,山鹰的话确实不是危言耸听。但她还是不明白,这种神秘的色彩会如此怪异。

“蛐蛐也要,妈妈快放蛐蛐下来。”小婴儿也要亲自示范,小婴儿之力微不足道,真若扔出去快石很可能就引来祸端了。王慧娟急忙满脸严厉看向小婴儿,小婴儿嘴巴挣扎一番闭口。

“真是害人啊,要是有人不小心来到这里,岂不是不可避免的遇难。山鹰,能不能想法救人啊。刚炸雷声响彻山谷,那么大声音可能引来不该来的人了。”尉迟林南很担心有人前来看热闹,尤其是几公里外的碧青温泉山里的小弟,让他不得不为他们异常担心。

“方圆五里,不会传的很远的。”山鹰也试图就是为了打消尉迟林南的推测,但等于没说。因为在开辟温泉山时,尉迟林南为了开路,也是放过炮的。炸石开路的爆破声,多次被阶朗碧青警告过。

既然温泉山的动静能被碧青山庄察觉,山庄周围的爆炸声远远大于温泉山的传来声。温泉山的人听不到山庄周围的动静,简直就是扯谎。

想到这里更加让尉迟林南心生悲凉,紧张之色难以遏制,更加烦躁不安唯恐更大麻烦。放眼紧紧盯着山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他也很担心阶朗碧青及其人员。

“虎哥,别着急。附近不会再有人了,因为既然山庄里有人结仇与别人,没道理会不知道是谁来搞的破坏的。从道理上无法解释,山庄的人可能知道办法。”王慧娟看着尉迟林南在狭小的坑里着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话语出口竭力安慰与他。

”好吧,除了我们误闯误撞,让我们希望没外人再来吧。”再着急也无用,尉迟林南不再坚持,蹲坐坑内抱头安歇。王慧娟将小婴儿塞与山鹰,弯腰为尉迟林南检查头上伤口,拿出小婴儿的水瓶为尉迟林南清洗伤口。

“鹰鹰,附近有人的。蛐蛐看见了。”小婴儿话语出口,将山鹰震惊不小,急忙蹲下顺势将王慧娟拉坐地上。小婴儿话语轻松展示发现,看着三个大人的目光,小嘴很自信,“蛐蛐说了,虎虎,车窗车窗。”

尉迟林南更感一头雾水,想起了大家躲避隐藏时,小婴儿说与他的发现。但是,那会儿,尉迟林南确实走向车前或两侧看过,并没发现异常。但想到可能会有人遭殃,让他于心不忍般感到煎熬。

他看到了停车场的一慕,在越野车停放的位置,已经有块巨石掉落,即便车内真的有人,此时也凶多吉少。尉迟林南皱着眉头看向小婴儿,话语沉闷异常,“越野车吧,没人的,虎虎看过了。没人!”

“蛐蛐看见了眼睛,那是一双眼睛。”小婴儿自信的目光看着大家,让大家心情异常沉重,看来那个人已经没有生的迹象了,顿时让人联想出巨石压车,车内有人被压迫致死的画面出现。

“虎虎看时,她下车了。那是一个小姐姐。”小婴儿话语出口,让王慧娟心头一紧,急忙起身远眺。她转看四周橘黄色植物,蹲下身来,话语苦涩,“五里里范围都是黄色植物,没死在车上,也会死在草里了。这是谁家的孩子啊,这么放心让孩子一个人在车上。”

“蛐蛐觉得小姐姐没死,那边快看。”小婴儿仰脸转看向对面山上,停车场上空矗立着一座山峰,可能是因为多为青石的缘故,坡度较缓杂草不生的地方,确实有团火焰在跳跃。

真的是一个小女孩儿在向下看着,她就在悬崖边上。穿着红色的小连衣裙,随风闪烁。悬崖高过停车场有二十几米高,坑内的几个人禁不住都悬了一颗心。

“哦,蛐蛐,妈妈看见她了。哎呀,好漂亮的小裙子。”王慧娟看着小女孩儿眼泪快掉下来了。小女孩也就两三岁的摸样,笑嘻嘻的容貌没有意识到一点凶险。王慧娟悲伤心情默默念叨着,不希望小女孩儿有什么闪失。

显见是其家人遭遇到了凶险,那么可爱的小女孩儿无意之间幸免了。王慧娟不敢显露出慌张和急切,以免影响了小女孩儿的心情,王慧娟只是美美的向小女孩儿呈现笑脸,嘴里清晰话语却是另外一种心情,“山鹰,虎哥,快想想办法,救救她吧。她多可爱啊。”

王慧娟身边两个男子何尝不想救人,但是都畏惧着不远处黄色植物的凶险,两人抓耳挠腮无计可施。尉迟林南无奈到了极点,“慧娟,虎哥是黔驴技穷,相信山鹰也没有办法。听天由命吧!哎!”尉迟林南没想过他会遭遇此等尴尬,心有不甘的话语,留着一丝遐想,“我们在心底祷告吧,希望上天不把灾难降临在小女孩儿的头上。”

“这有什么用?虎哥,你这是开玩笑吧。”王慧娟依然保持微笑面孔看着高处的小女孩儿,说与尉迟林南的话语十分不满。

“妈妈,背背蛐蛐,让蛐蛐想想办法。”小婴儿有主意要警告小女孩儿有危险,王慧娟惊喜万分的觉得小朋友之间或许更容易沟通。未待王慧娟再行面向小婴儿,山鹰将小婴儿托起就放到了她肩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