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五十章 危机四伏 遁地更加凶险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04 2013-08-11 20:57:35

  在小孩儿懵懂人世初识状态,让他做出理性的判断是很难的。与之做对应并作为补充的就是父母作为监护人的监督之责,王慧娟放任自流,小蛐蛐就口无遮拦了。

“蛐蛐说吧,妈妈也是知道的。”小蛐蛐看见王慧娟也是如此态度,也就感到不足为奇,认为是应该说的秘密。他错误理解澹台博宽说给了王慧娟,所以王慧娟就对他与澹台博宽之间的秘密没什么可顾忌了。

然而,小蛐蛐的话语说出就让王慧娟异常后悔,为之付出的代价也是她始料不及的。也变相促使一件大事沿着泄密出现危难。

“宽宽在,蛐蛐可以飞起来。念塔霄游。”小蛐蛐的话语出口异常轻松,还带出了点顽皮。但是,山鹰听后如雷轰顶顿时呆愣当场,他心里泛起满腔苦水,顿时浑身颤抖不能遏制慌乱。尉迟林南对山鹰的奇怪反映陡然生疑,但是他的判断也是直面所及,“山鹰,哦,这是怎么了?犯病了?”尉迟林南急忙上前搀扶住山鹰的胳膊,但依然阻挡不住山鹰的倒势,山鹰重重的摔倒掩体内。

“我……我……我的心脏……病。”山鹰脸色惨白,口齿不清,呼吸急促,在坑内挣扎几下都没能爬起来。尉迟林南急忙将山鹰从坑内拦腰抬起,置放坑边仔细观视山鹰的脸色。

念塔霄游功法,是山鹰异常明白的功夫,曾经让他羡慕不已,也让他伤心欲绝。脑海闪现最心酸的痛苦,未料到小蛐蛐和澹台博宽之间也能够实现此法。他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那种伤痛无时不在啃噬着他的心灵,也让颇受心灵的折磨。

“什么念什么游的,蛐蛐你想飞就飞一个让妈妈看看。”王慧娟听到小蛐蛐的话,无意就听天书的意境,似乎是刚刚认识小蛐蛐的表情,认真看着小蛐蛐感觉无法理解。在王慧娟理解能称之为飞的本事,人是办不到的,鸟有翅膀才可以飞,这是最清醒的认识。小蛐蛐的话让她理解为谎言和神经错乱了,想到小蛐蛐一直吵嚷着蛋糕和面包圈,她解开衣服就准备让吸允********蛐蛐将就些吧,外在的摸样有些不卫生,但是里面的液体很香甜的。”王慧娟向小蛐蛐展示了他的餐饮点,小蛐蛐看着她的粮仓周围都是土色泥迹且很多杂质粘附,撅着嘴很不情愿。

小蛐蛐的洁癖,她是知道的,从小他就很挑剔的习惯,让她大跌眼镜。她和澹台博宽都不是喜欢讲究的人,也没有从小养成的清洁习惯,本就打小能混口吃的就不错了,从来不会挑三拣四和嫌这弃那的讲卫生。

然而,小蛐蛐却是天生的爱干净,她身上有异味,衣服穿的不干净,都被小蛐蛐看的吃不下奶,不愿意让抱,让她与澹台博宽都无可奈何。那么小的娃娃,居然宁吃不沾,讲究文雅,让她无法理解小蛐蛐究竟遗传了谁的特质。

此时的小蛐蛐依然是撇嘴苦闷的神态,皱着眉毛闭着嘴,满脸抗拒的表情,“妈妈,就这样啊,让蛐蛐咋吃……的下呢?”小蛐蛐不禁推着双手抗拒,更是后撤身形把面孔扭向侧面。

澹台博宽有几次对小蛐蛐的洁癖异常反感,就逼迫小蛐蛐就范,“呀嘿,蛐蛐是高贵人啊,儿不嫌母丑,你却嫌你妈脏,你以前还吃过屎呢。”澹台博宽强硬手段予以调整多次,均都无济于事,小蛐蛐犟驴脾气依然执着。

王慧娟和澹台博宽都挺纳闷,不知道小蛐蛐的洁癖从何而来,尤其是那股犟驴劲更让他们俩不理解。王慧娟是很温顺的人,澹台博宽却善于见风使舵,俩人从小就是街头流浪儿,都没有傲慢犟直的秉性。很多时候王慧娟还为了行事方便而女扮男装,学会有假小子般的说话和动作习惯。

更甚至在小蛐蛐超常智商显露出来时,拒绝魏曲的名字,这是澹台博宽旧有名字的习惯排列,父亲姓魏自然儿子姓魏,也或姓妈妈的姓为王,都是让人觉得天经地义的事。然而,小蛐蛐宁愿就是小蛐蛐外号叫着,也不愿意对父母的安排予以通过。

“宽宽和娟娟都不是这个。”小蛐蛐的话语让王慧娟和魏建朝胆寒,不明白小蛐蛐的根据从何而来。却是王慧娟和魏建朝两个名字都不是他俩的真名,真名在他俩的脑海是不知道的。王慧娟和魏建朝都是登仙婆从街上拾取的身份证上获得的,为了便与区别众多流浪儿而随意分配的。

这是登仙婆在流浪儿们懂事后,为了不让别人歧视他们而起的大名或称学名。一般情况下,登仙婆都是外号或别称来分别。王慧娟的外号小疙瘩,因为王慧娟小的时候长的满脸疙瘩,魏建朝也就是澹台博宽

却被称作小泥鳅,因为他经常耍滑头。

尽管后来尉迟林南利用关系为流浪儿们都办了身份证,但是魏建朝与姓魏的没关系,王慧娟也不是王家的闺女,都是名不副实的一种称呼罢了。

做小蛐蛐父母的名字都是如此的由来,俩人也没有特别的坚持,索性一直叫着小蛐蛐,对小蛐蛐听之任之其意愿。但是,两人对小蛐蛐如此的清醒他们的姓氏,均感到无法理解。

王慧娟又看到小蛐蛐对她的嫌疑,顿时异常恼火,嘴里更是不依不饶,“爱吃不吃,那就饿着吧。都是快死的人了,还在那里穷讲究,那就饿死算了。”王慧娟随及用那身烂衣服将小婴儿的粮仓隐藏,回看山鹰和尉迟林南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吃就不吃吧,没听山鹰说嘛,熬过五个小时,大家都平安无事了。”尉迟林南对小蛐蛐的爱好也是很清楚的,看见王慧娟满脸沮丧神情,急忙对面前的母子二人予以安慰。

“咳咳,我……”山鹰嘴里轻声咳嗽几声,似乎有话要说,但是看见尉迟林南表情狐疑,又把话咽回去了。

其实对于魔邪的散黄镀绿毒阵,山鹰是了解的,这是一种魔邪管用手法。但是,眼前不是剧毒植物而是爆燃植物,更让山鹰对他的判断存疑,最显见的前者是纯黄之色而非橘黄色,山鹰心里感觉不该是魔邪施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