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丧失退路 唯有显露原形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09 2013-08-11 20:57:35

  山庄被攻破而在楼牌附近看到的是灵邪的先锋,山鹰有点怀疑眼前的植物诡秘变化,应是灵邪的御敌布阵之法。碧青山庄能够招惹此等邪道打击,应该是非同小可的举动,山鹰心情暗淡的明白他的判断估计错了。

“哎呀,山鹰快看,坑里是什么?”尉迟林南的惊呼声发出,让山鹰的神经不禁紧紧的又绷了起来。尉迟林南的两只皮鞋底都是橘黄之色,让山鹰惊骇万分的迅速爬起来。

“快把皮鞋悬坑脱下来,远远的甩出去吧。”山鹰话语说完,按住尉迟林南坐到坑边,伸手小心翼翼的把尉迟林南的墨色鳄鱼皮鞋脱下,密切观察鞋底液体流动,缓慢举起抛了出去。随及轰鸣声又响起,将几人惊愕的胆战心惊。

他们刚开挖出两米深的掩体内,缓缓的从坑底冒出了橘黄液体,让山鹰的脸色煞白震楞当场。山鹰没想到灵邪的防御依然会增强,挖好的掩体也会渗入毒素是他始料不及的,他着急的起身查看四周,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保留着负偶顽抗的拼死一搏,依然会被凶险识破,让山鹰没有退路可予以选择。毫无疑问他们被发现了,但是令山鹰不明白的是对手身在何处。旨在阻挡擅闯者脚步的灵邪并非是得手而退,让山鹰激灵灵明白也许灵邪就是守株待兔。

回眸他看到尉迟林南也难以支撑情势打击,手扶岩壁异常绝望的表情。王慧娟抱着小蛐蛐侧靠岩壁,也是惊恐不安的注视着坑内而浑身颤抖。唯有小蛐蛐投向他的目光还有点平静,但是这么小的婴儿也应是意识不到凶险的无知。

他只有选择冷静查看四周,暗自盘算最后一击要施展何处。碧青山庄构建在三个山峰之间,似乎就是为了隐藏为目的,他们身后的山峰与山道对面的山峰距离不远,山庄右侧山峰较远。身后的山峰有百十来米高,临近南侧悬崖峭壁陡立,对面山峰充其量也就六、七十米却坡度较缓。真若碧青山庄存在必要防御,也会是在身后山峰有观察位置,按理不应该一点防备也没有。

转念间让山鹰明白灵邪应是偷袭而进山庄或者隐蔽而进山庄,因为山庄楼牌的被破坏足以证明是从里到外的退出,如此一直让山鹰理解为灵邪得手而走的思路。反向考虑若灵邪就是迷惑山庄增援人员,那么就是最为掩人耳目的阴险手法。

想起弯曲而上的山道,山鹰不认为其行踪又被窥探过的迹象,发现山庄内诡异身影而躲藏,也没有发现山庄外有埋伏。山鹰的脑海闪现各种推测演变,深深感到他们的行踪不应该被灵邪查知,且按照灵邪午后阳光普照施法障碍,更不能表明灵邪进化出了另类特异。

灵邪先锋虚张声势的楼牌处悬空查探,就是睁眼瞎的迷魂阵,灵邪是否得手还真就无法推敲。山鹰看来看去找不到隐藏的对手,他思来想去都无法理解当前的局势。无奈中还是以求自保,无论山庄面临何种局面,原则上他不能暴露其身份,但是穷尽正常人思维已经没有避险之法可选择,他只有超常发挥了。

“哎呀,那水冒上来了。怎么可能在这里会有泉水呢?”

王慧娟的尖叫异常渗人,尉迟林南也是悲观失望到了极点,掩体内的橘黄色液体咕嘟咕嘟的冒泡,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已经让山鹰别无选择。更让他不能迟疑的是对面悬崖上小女孩儿的身影,又出现在视线。他没把小女孩儿判断为灵邪随从,因为小女孩儿的双眼里没有恶意,反而是热情高涨的善意。

“呵呵,霏霏又来了,这次可以远点了。”霏霏的叫声甜美异常,但让掩体边上的几人苦闷激辣,无疑就是最善意的伤害的填堵节奏。

王慧娟已经绝望了,心口拥堵呼吸障碍,喊声凄惨,“不要啊!霏霏快看看吧,你妈妈在找你呢。你爸爸也在喊你呢.”王慧娟也是急中生智,既然小女孩儿不会无缘无故来到这里,那部越野车证明了此点,可以推断她是跟着家人而来。看着小女孩儿衣着那么鲜亮、扎眼,肯定是她妈妈对她很精心的打扮。

王慧娟的喊叫声异常管用,那位小女孩儿的身影,很快就退回了后面,随及霏霏的叫声异常响亮,“妈妈,霏霏在这儿呢。爸爸,你在哪儿啊!”

霏霏的喊叫声在两峰之间回荡,回音能够传出很远,让尉迟林南异常不解。按理诡异植物燃爆声也会有更猛烈的回音,何故爆炸声还没有霏霏的喊声更响亮。

“这就是声音障碍,局限山庄周边一定范围,消灭的是周边隐患。这就是超乎寻常的科技,需要某些人听不见的话,也是可以办到的。”山鹰的话语解释,让尉迟林南难以理解。

山鹰已经无需再给予尉迟林南详细解释了,他满脸无奈的看向面前的同伴,嘴里语气和缓,“想我山鹰来到这里十余载,一直不肯露出真容,那是我肩负着一项使命,就是保护博宽……现在是蛐蛐的安全。希望你们能为我保密,不要让不该知道我行踪的人获知我的容貌。可以吗?”

王慧娟和尉迟林南从不同的角度理解对山鹰的使命都有所察觉,澹台博宽一直受到山鹰的保护且多次拯救于危难,面前的王慧娟和尉迟林南都是很清楚的。王慧娟尽管不知道山鹰何种目的又从澹台博宽转移至小蛐蛐的保护,但是山鹰保护的都是与她密切关联之人,她不想多嘴多舌的说废话。

“鹰哥,你的保护才有了建朝的今日,妹妹非常理解。你就放心吧,妹妹会为你保守秘密。”

“山鹰,尽管虎哥对你的古怪的做法不欣赏,但是虎哥理解你。放心好了!虎哥会说到做到的。”

山鹰看着王慧娟和尉迟林南,听到了他们的保证,面颊上的肌肉抽动着勉强挤出了些笑容。随后,山鹰又把面孔朝向小蛐蛐,裂开嘴巴给予小婴儿一个笑容。

“秘密,好吧!打死也不说。”小蛐蛐的话语极具深意,但是被山鹰所不信,他伸出左手食指点着小蛐蛐,嘴角的笑容歪向了一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