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万般无奈 只能安静等待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55 2013-08-11 20:57:35

  小婴儿双手抱着王慧娟的脑袋,试探着扬起左手,“小姐姐,黄色有毒!”小婴儿稚嫩童音竭尽全力,清脆响亮异常亲切。

“妈妈,有毒是什么?”小婴儿喊叫几声,依然不解‘有毒’的真意。

“有毒,就是手脚碰到就流血了吧,一直流血没药能看好。”王慧娟作出便于小蛐蛐理解的程度,转看山鹰,山鹰急忙点头。有毒确实无法深层解释,山鹰知道王慧娟的解释算轻微了,但是说与知道的对象是小女孩儿,也就没必要说出更多的大道理。

小蛐蛐的话语,在扯着嗓子的喊叫声中反复多次,渐渐将小蛐蛐也累的口干舌燥。尉迟林南见状,急忙安抚着小蛐蛐,很体谅的让小蛐蛐痛饮几口奶瓶里的水。

“妈妈,看小姐姐的意思,她不怕!”小蛐蛐观察良久悬崖上的小女孩儿,竟然作出如此判断,让尉迟林南不禁心中纠结。暗自揣摩小女孩儿真若不怕的话,会出现何种不可思议的情景。

“慧娟,别让蛐蛐喊了,要是来搞破坏之人的女儿,岂不是让我们自投罗网。”尉迟林南的推断让王慧娟也心生暗淡,看向山鹰试图让他推算答案。

真若就是那群私自闯入碧青山庄来破坏的人的女儿,无意间将宝贝女儿遗忘此处了。一旦回归路途再清点人数,发现女儿被留在山里了,焉有不心急如焚的感受。他们再回来找女儿,那个小女孩儿再多嘴多舌的将他们给检举出来,就是打击目击者的待遇。

尉迟林南虽然外表很粗鲁,但是古往今来很多的粗线条人员,都很擅长心细。俗话说的粗中有细,就是指像尉迟林南这类人的。

尉迟林南话语出口就把王慧娟给惊吓的不轻,颓然坐地的同时差点把小蛐蛐扔出去,幸亏山鹰眼疾手快且对小蛐蛐异常照顾,就把小蛐蛐抱怀里了。

“是啊,是啊,是啊!”王慧娟满脸惊恐神色,吞吞吐吐的话语,她自己都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意思了。她双手捂脸难以自制的无声哭泣,心情暗淡已经感受到来自危险的沉痛打击。本来她还洋溢着最美好的心愿,此时她已经心灰意懒,面临着任人宰割的地步。

“哎呀,小蛐蛐。”她心里悲伤到了极点,被无以名状的危险压迫的神志不清,垂头丧气的发呆片刻。猛然思绪想到了她的儿子,从地上爬起来就把小蛐蛐从山鹰怀里抓过来,一屁股坐地上看着小蛐蛐满脸痛惜。她觉得她的安危已经不重要,所有的危险都向小蛐蛐袭来。

“蛐蛐,妈妈的蛐蛐呀,哎呀,妈妈的小心肝啊。”王慧娟已经泣不成声,绝望的看着小蛐蛐感觉天塌了。但她转眼又想起澹台博宽就气不打一出来,嘴里咬牙切齿道:“蛐蛐,你的宽宽咋就就会惹祸呢?他不管我们娘俩死活,就知道到处逞能。气死妈妈了。”

王慧娟已经被危机情势震傻了,想起澹台博宽故意逞能去追查暴君的下落,这才引来母子二人跑到此处,心里是滴血般的难受。但是话语出口,却让尉迟林南在她身边就是万箭穿心般的难受,因为他的事才让澹台博宽铤而走险去跟踪暴君。

尉迟林南绝望的看向四周,很想挺身而出为王慧娟母子做足保护,但是黄色植物的危险不可领悟,令他原地打转难展拳脚。长吁短叹就是尉迟林南此时的感受,“慧娟啊,哎!蛐蛐呀,嗨!我们总会有办法的,先别着急,让虎哥想想办法。等等啊!”

尉迟林南浑身冒汗看向四处,很想找来几根竹竿绑在脚下,那样踩着高跷般的做法,也许就可以脱险了。但是,身处位置与山庄内的竹林还有几十米远,尉迟林南绞尽脑汁想不出用什么办法。

目光所及想起来他扔向竹林的那块鹅卵石,突然清醒的明白踩高跷也不是办法,很可能高跷会被一节节炸断,还是无济于事。

尉迟林南两只大手互搓着,似乎他所有的智慧都是因为搓手而获得,眼瞧着视线猛然模糊,这才意识到额头上的汗水已经纷纷滑落。他抬起手背擦拭眼眶,眨巴几下眼睛恢复视线。再次看向高处,却发现山崖上的小女孩儿已经不见了踪迹。

“慧娟,快看小女孩儿不见了。”尉迟林南心里盘算无论如何先稳住山崖上的小女孩,暗自思忖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也只有从小女孩儿那里获取点好感。真若小女孩与搞破坏的人有关系,真若大人无法幸免,说什么要把蛐蛐保护好。

可是,当他打定主意再去看向那位小女孩儿,猛然发现山崖边已经没有了小女孩儿的身影。让他心里异常后悔他的胡思乱想,其实小孩子是很单纯的,即便她的家人有什么问题,其实小孩子不会坏到哪里去的。那个小女孩儿真就是原来在越野车里的话,那就说明小女孩儿还是有自救或者帮助获得了安全。

“哎呀!她真的不在那里了,怎么办?”王慧娟怀里紧紧抱着小蛐蛐,条件反射般起身看向对面的悬崖,惊愕发现上面穿红裙子的小女孩儿确实是不见了。她想到困境依然无法挣脱,随及又坐至地上,抱着小蛐蛐苦思脱身之法。

尉迟林南的思绪也是左突右进般的把握不定,思来想去苦不堪言,心里挣扎矛盾互动,深感有必要深层了解眼前橘黄植物究竟为何物,真若了解了植物的本质,也许办法会随之而来。

他扭脸看向身边的山鹰,赫然发现山鹰一点一点的半米高度临空移动,似乎是一种让尉迟林南无法理解的功法。山鹰的半个身子悬浮在橘黄植物的上空,他的身下似乎有看不见的物质,隔离着不让身体触碰到橘黄植物。但是,山鹰的努力异常缓慢,就与蜗牛爬动不相上下。

惊恐是尉迟林南无以名状的心情,对凶险无此植物的不了解,让他无法对山鹰的努力有完全的信任。他上手拖动山鹰的双脚,就把山鹰猛然的拖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