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四十九章 疏于监护 话语击倒山鹰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13 2013-08-11 20:57:35

  “妈妈,现在什么时间了?”小蛐蛐看着天空想起了时间,也是觉得肚子有点饿了的缘故。

“可能有下午四点了吧,不过妈妈这里没奶喝了。”王慧娟已经全身心的投入挖坑的动作之中,双手满是泥巴,衣服已经分不清什么颜色了。她明白小蛐蛐肯定饿了,急忙对小蛐蛐安慰道:“蛐蛐,再等等啊,等妈妈挖出地下水,洗洗干净啊。”

尉迟林南心里也是咯噔一下的透亮,很显然若王慧娟判断的不错的话,大家已经被困此处近三个小时了。想到山鹰说此等橘黄毒物需要五个小时才能失效,他心里对山鹰暗自怀疑。凭什么刚好就是五个小时呢?他的直觉告诉他很可能还要长久些。

“妈妈,一片云,好漂亮啊!”小蛐蛐手搭凉棚望向高处,看到蓝色天空飘来了一片彩云,园园的摸样又像蛋糕,还像面包圈,泛着紫色的光圈,缓慢的在空中而来。小蛐蛐真希望那云就是蛋糕和面包圈,他吧嗒着小嘴,“妈妈,是蛋糕,是面包圈。宽宽在这里,就好了。”

王慧娟抬眼看向小蛐蛐一眼,异常愧疚的眼神也就是匆匆一瞥。她知道小蛐蛐看来是真饿了,能把一片云看成蛋糕和面包圈,足以证明他很想吃点东西。

“慧娟,歇一会儿吧,这里有我和山鹰呢。”尉迟林南将王慧娟从坑里拖出来,便将王慧娟推至小蛐蛐面前。山鹰开挖的掩体距离岩壁半米远,已经有近两米的深度,将挖出的泥土堆积在前面形成一个高度,正好阻挡临向山道的半圆形屏障。真若有来自山道的橘黄植物被引爆,植物液体喷溅而来也会被阻挡回去。

王慧娟做到小蛐蛐身边,她已经满身泥垢了,小蛐蛐捡拾一块石头递给她,她握着那块石头将身上的泥垢缓慢清除。想到小蛐蛐的发现,她也看向天空,嘴里发声以便求证小蛐蛐的判断,“云在哪里呢?快让妈妈看看还像什么?”她看来看去半片云也没发现,回头看向小蛐蛐眯起眼睛,怀疑小蛐蛐饿的太狠出现幻觉了。

“妈妈,刚刚还有呢,这会儿不见了。”小蛐蛐伸出小石头舔着嘴唇,歪头看向天空对王慧娟予以解释。回头看向王慧娟怀疑的目光,他瞪大眼睛,“蛐蛐不骗人的,妈妈,真的。”

王慧娟手摸着衣服,试图将手上的泥垢蹭掉,但是身上本就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蹭也不见效果。索性她将双手摸向岩壁,借助岩壁上石头棱角轻轻将泥垢刮除。她为了转移小蛐蛐的视线,向小蛐蛐说笑,“蛐蛐,看看妈妈脸上有什么?”

“大花脸,嘻嘻。”小蛐蛐看着王慧娟笑脸相迎,伸出两只小手就要帮忙,被王慧娟伸臂制止。小蛐蛐起身看向对面悬崖,嘴里话语辛酸,“妈妈,宽宽在就好了,宽宽去哪儿了?”小蛐蛐想起了澹台博宽

顿时令王慧娟极为不满,那个小子就是惹事生非的秉性,要是没有他发现暴君,她与小蛐蛐就不必如此受苦了。

“宽宽,他在又能怎么样?”王慧娟提起澹台博宽心里愤愤不平,这话再次在尉迟林南耳边想起,尤其令他心生悲悯之情。想来他就是为了剔除异己而对暴君痛下杀手,真若不杀暴君大家都有凶险,其实很大的成分也是为了澹台博宽。尉迟林南心里是痛苦不堪的纠结,谁能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呢?再次,让他不堪误会。

“妈妈,嘻嘻,宽宽帮忙。就出去了!”小蛐蛐的兴致很高,没有理会王慧娟话语的深意,他只是按照他的思绪,思考着能够轻松脱离危险的手段。

“宽宽帮忙,如何能脱身?”山鹰也在倾听着小蛐蛐与王慧娟的对话,听到小蛐蛐有解除此等危险的局面,忍不住好奇也插言追问。小蛐蛐话语尤其让他感到很自信,山鹰心绪不宁的思考着其他问题。

“这是蛐蛐和宽宽的秘密,嘻嘻,宽宽不让说。”

小蛐蛐没有直接说出的意思,不禁让山鹰异常懊恼,僵直身形不动,看向尉迟林南话语深感遗憾,“虎哥,瞧瞧吧,这是秘密。”山鹰想让尉迟林南也发出好奇的问询,也许问的人多了,小蛐蛐显摆的动机增加了份量,说不定就说出了。

尉迟林南没好奇心是假的,他也很想知道澹台博宽和小蛐蛐之间会有什么秘密。假如不涉及到此时危险解除的关系,他是没心情过多顾及的。事实证明有迹象表明澹台博宽能办到的事,他可能比澹台博宽办的更好。

尉迟林南也很想了解是何种手段,因为澹台博宽身上的功夫多是尉迟林南传授的,危难时刻设身处地,尉迟林南感觉也许是情势所迫而被他遗忘了。真若小蛐蛐与澹台博宽的办法能启发他能想起,他还是觉得让小蛐蛐开口说出是有益的。

“呵呵,蛐蛐说的办法,虎虎也知道。”尉迟林南的话就是骗小孩儿的,很简单的心理暗示,当小蛐蛐的秘密在尉迟林南这里已经不是秘密了,也就让小蛐蛐感到没有炫耀的资本了。尉迟林南深知蒙骗小孩儿的办法,话语轻松出口就让小蛐蛐摸不著头脑了。

其实,尉迟林南那里可能会知道,他就是利用小孩子的幼稚心里诱供。小蛐蛐对尉迟林南的话震惊不小,眨巴着眼睛看着尉迟林南,尉迟林南满脸自信让小蛐蛐不辨真假。

“虎虎知道了,哎,那就没秘密了。”山鹰对尉迟林南的动机异常清楚,趁机也添油加醋的参与忽悠。小蛐蛐顿时有失望出一个档次,最后他看向王慧娟,那就是希望她能帮他做出正确的判断。

然而,王慧娟本就十分懊恼澹台博宽,感觉澹台博宽和小蛐蛐之间就是父子之间感情之事居多。所以说大话成分居多,不可能存在惊天的大事。她对小蛐蛐和澹台博宽之间的秘密无兴趣,在她理解这种秘密很大可能也是大人骗小孩的事。

要不就说小孩儿无心机也是通常大家理解的童言无忌,让小孩子守秘密确实是一件困难的事。嘴巴不严的小孩儿自己就说了,嘴巴严实的小孩儿也不是大人的对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