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四十五章 难以置信 植物诡异变化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82 2013-08-11 20:57:35

  不明所以是尉迟林南和王慧娟紧张神色看向山鹰的焦虑,山鹰双唇紧闭,脑袋异常僵硬的表现,可以看见密集的汗水留下面颊。歪着脑袋让左耳朵倾向声音发出地,面孔扭曲显示惊恐和担心。

“蛐蛐,别动。再动,我们就难看了。”小蛐蛐似乎卷曲在山岩缝隙处感到难受,也许伸手触摸山鹰后背想出来,被山鹰竭力安慰警告。小婴儿不明白难看会达到何种地步,于是不再动作。

山鹰浑身轻微的颤动,让尉迟林南感受到山鹰不亚于十万火急的容貌,山鹰一动不动仿佛霎时石化成雕像。从山庄的门口传来阵阵连续弦断之声,尖利刺耳,节节升高一定高度,节奏不变趋于平静,渐渐无声无息。

面前的山鹰面孔突然酱紫之色,脑袋缓慢晃动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掐着脖子般无法呼吸,依然强硬挣扎将右手食指抵与唇边,向匍匐在他面前的尉迟林南和王慧娟作出噤声要求。尉迟林南和王慧娟随及屏声禁气与之相应,王慧娟伸出左手捂住她的口鼻处,尉迟林南也是相同做法。

渐渐山风吹拂有橘黄颜色的烟雾,从山庄方向飘荡过来,山鹰密切神态专注高处。尉迟林南受王慧娟右手拉扯衣袖示意让他看,尉迟林南定睛一看异常诧异。因为一个人形通体黑毛的怪物,正悬浮半空向四周查看,角度问题让他们无法与那人对脸,侧脸或那人机警转过面孔时,那对双眼让人记忆深刻。

那人两只眼睛像彩球般转动,角度和闪动间隙似乎发出炫目之色。尉迟林南急忙出右手遮挡住了王慧娟的双眼,王慧娟未予抵挡满脸苦闷。因为强烈的心里接受到异常难受的暗示和压力,无以名状的痛苦萦绕心头,挥之不去且阵阵不断加强。

头顶上有物掉下,声音沉闷那是一只长尾大鸟掉在三人面前,血迹四溅,已经没有了生命特征。但是那鸟嘴巴大张,似乎嘴里被猛然强塞进一块看不见的石头。鸟儿很诡异的瞪着眼睛,眼球爆出眼眶。

三人都是屏声禁气的动作,无法长时间的不予呼吸,彼此相望互相鼓励,但总不是一直可以坚持。

“贴近地面缓缓吸口气吧,尽量不要有任何声响。”山鹰的话在尉迟林南耳边低语,他不敢到奇怪,那是已经听过山鹰的心声了。王慧娟紧紧盯着山鹰没看到他嘴唇起合,还以为她自己产生了幻觉,奋力僵持身形不动。身边的尉迟林南伸出右臂将王慧娟按贴地面,碎石杂草缝隙之间,王慧娟得到缓慢缓解压力。三人交替蛰伏换气,但心头压力倍增。

王慧娟深感山鹰的动作和话语莫名其妙,心里对悬在半空的怪人尽管不解,但是心生惊惧也是受山鹰和尉迟林南影响和暗示,渐渐有点沉不住气,试图爬到隐藏坑沿去察看究竟。然她没从坑沿露出脑袋,身后就被山鹰抓住脚。山鹰摇头示意王慧娟退下,无奈退回山鹰侧面。

“不要命了?”山鹰的话冰冷到极点,让她看见了山鹰满脸愤怒的表情。想起山鹰身后的小婴儿,让她再不敢轻举妄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三人已经汗水淋淋,不知道何时衣服已经被冷汗热汗湿透。

约莫三十分钟后,已经将三人熬煎的心快碎时,停车场方向重物砸击声巨响,山体又从高处掉落下碎石和尘土几乎将三人掩埋。王慧娟担心小婴儿安危,伸手想将山鹰退离,被山鹰满脸严肃阻拦。

又过去约莫十分钟,山鹰沉重呼吸声过后,嘴里话语如释重负,“好了,他们走远了。周围植物不能碰。”转身山鹰伸出双手就去查看小婴儿,小婴儿被从石缝中取出,灰头土脸神情倦怠。“吓死蛐蛐了,怎么了?”

小婴儿张嘴提出心中疑惑。

“那就要问问山鹰了,莫名其妙的让大家紧张的要命。”王慧娟接过小婴儿将其身上尘土轻轻拍打,站起身来向山鹰发泄不满。抬步起身就准备离开隐藏地,这地方还有从高处不断掉落碎石、尘土的节奏,王慧娟没心情继续在此待在。

“慧娟别动,快看地上……”尉迟林南身上尘土不予拍打,就是头上被碎石砸破了头流出血迹却也浑然不知。他起身伸出右臂就挡住了王慧娟的进路,让王慧娟看向四周的矮树和草丛。

“啊,这是怎么回事?”王慧娟十分吃惊,在围绕他们身边的三面,树木草丛都被橘黄覆盖。绿色植物都变成了橘黄之色,让人从橘黄色中惊异沉重。

“有毒,身体不能触碰。需要等候最少五个时辰!”山鹰望向身边诡异的黄色植物,发出无可奈何的声音。似乎就是为了警告王慧娟不要轻举妄动,他又话语冰冷,“就是衣服上挨上一点露水,也是无药可治的。世上没有解药。”

目光所及,碧青山庄牌楼已经不复存在,就连墙外那块几百吨的巨石也没有了踪迹。三个大人被画地为牢限制了人身自由,只能在山岩下静静等待。山鹰是知道那块巨石那里去了,那是强大外力作用被诡异之人搬动,就是从半空丢下,直接将重龙之翼越野车砸扁了。

“慧娟快看,刚那块石头不见了。”尉迟林南呆立坑沿边上,无障碍看到了碧青山庄楼牌荡然无存,一片碎砖烂瓦散落一地,山庄内部建筑似乎也被破损严重,有许多屋顶一片狼藉。原来走进去山庄,迎面就是一片竹林,现在那竹林已经倾倒一大片。竹林竹色也是橘黄,就连竹子的躯干也是橘黄,让人疑惑不解,心中惶恐。

碧青山庄被不明身份之人破坏,看着阶朗碧青也不容乐观,他拿出手机就想指挥帮内小弟前来。手机刚从口袋里拿出,就被山鹰一巴掌夺了过去,山鹰将手机摔砸地上,抬脚踩在脚下。

“那些人没走远,任何信息不能让他们察觉。”山鹰的话自耳边传来,尉迟林南更加疑惑不解。他扭脸看向山鹰,异常着急,面色温怒,话语苦涩,“山鹰的意思,是不是我们就在这里等五个小时呢?我们应该于那群来历不明的人无过节吧。就这里干等,山庄里面的人,谁来帮助。”

阶朗碧青是他的合作伙伴,尽管他与她没有深交,但无论如何老太太是闾丘慧珍的朋友,他无论如何都需要向闾丘慧珍有所交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