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六十六章 惶恐不解 依然伸手探物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37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话语出口,引来身边二人哄堂大笑。不禁如此,来人笑声连连的同时,手指拨动桌面出现一块透明薄板,被来人伸出右手食指轻弹薄板,七、八个画面出现很多长脸,都是前仰后合的大笑摸样。

尤其是一张方脸大汉,也就是三十余岁的样子,与面前的陌生男子年龄不相上下。那人浓眉大眼在披散长发的遮掩下,几乎就是笑岔气的状态,身边几位摸样俊俏的女子,对那位大汉手忙脚乱的捶胸扶背。这么怪异的反应,让澹台博宽怔怔的发愣,瞪大双眼感觉匪夷所思无法理解。

很显然,都是感觉他摸样反应让他们感觉他似乎应该怎么回事,才会终止此番取笑行为。他刚开始还能忍耐,猛然间心中升腾一股怒火,让他头脑发热忘乎所以,“笑屁呀,我有必要将你们都认识的可能吗?本来还想欢迎你们去家里坐坐呢,如此……就免了。”

猛然起身,厉声断喝出自澹台博宽嘴里,他自己也把自己惊吓一跳,头上的汗水密集渗出,他异常不解应该感谢的对象被得罪了。满脸愧疚,急忙予以道歉,“对不起各位,前面一句话不是我的本意,我也不明白什么原因。”那些大笑的人顿时目瞪口呆看向他,转尔都是惊奇之色,向他默默注视。

澹台博宽懊悔到了极点,转眼看向颌菓茶应缇满目哀求,颌菓茶应缇微笑凝固在脸上,摆手让澹台博宽坐下来。颌菓茶应缇看见澹台博宽又准备弯腰拱手讨饶的动作,急忙起身将澹台博宽按压肩膀,迫使澹台博宽坐回原位。

“宽宽,不是你的真心话,大家都知道的。那是别人强迫了你的意志,蛐蛐很清楚。”颌菓茶应缇的安慰让他少许安慰,但是只有儿子的理解和谅解是不够的,毕竟面前的人帮了很大的忙,他不明白帮忙的内容是什么,但他是知恩图报的人。几次想挣扎起身,但是肩膀被颌菓茶应缇强力压制,他均无法动弹。

他目光所及,对面的大汉也是双手不停按压着桌面,让他坐下不要动。他只好满脸无奈,苦着脸沉闷。

“说你一点也不记得了吧,你还知道在你宝贝儿子身上纹出毛毛虫。既然还惦念着你的宝贝,那就让他把毛毛虫拿走把。想给他说几句的,那就快点说吧。这里不是酒宴,我也没心情请客,该干么干么去吧!”一个那声话语不大但是异常威严,似乎从一个少年的嘴里发出,又似乎是女声,让澹台博宽闻声惶恐不安异常震撼。

“泥鳅,我不是蛐蛐的朋友。我是你的朋友,等你想起我是谁的那一天。”来人伸出左手五指按压在其额头,两只明亮眼睛透过指缝看向澹台博宽,闭上左眼,右眼上翻做着暗示的动作。澹台博宽不置可否歪嘴微笑,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只能友好表示出应由的善意。

桌面上的薄板发出砰砰的声响,将三人的目光引向注视。还是那位长发凶狠,恶狠狠的语气,“泥鳅,千万别把自己想成什么好人啊,你的东西还给你。”那人说完话,从一个女子白皙手掌上,接过一个毛茸茸的巴掌般大小的椭圆形虫子,黑白相间的波浪纹理,表皮微小触角闪着亮光。

毛毛虫似乎是有生命的迹象,两只闪亮的晶莹眼睛,沿着那位大汉的手掌,从画面中爬到了澹台博宽的面前。与他无数次夜晚梦中出现的虫子一模一样,令他忍不住好奇伸出右手触摸着虫子的躯体,一种冰凉的气息从手掌心的毛孔钻入,他有一种久违的自豪升腾。

他弯腰低头想近距离观赏手掌下的虫子,直觉让他名声虫子身上有文字的理解,但是面前的大汉忽然用其手掌拍击了他的手背,他受到惊吓缩回手来,惊异的发现虫子不见了。

翻开手心向上,虫子消失在他的手心。很显然那条毛毛虫从手心处没入了他的体内,澹台博宽惊爆双眼的看向身边的颌菓茶应缇试图得知提示。

“别大惊小怪了,那就是你的东西。原物归还,仔细慢慢体会吧。”身边的男子,起身弯腰伸出右手摸着他的脸颊让他看向男子,男子满脸深情,示意澹台博宽起身,未待他起身站稳,男子的话语激动,“朋友相见拥抱一下,等你来找我。”

澹台博宽与男子热烈拥抱,互相拍打对方后背。男子在他的耳边低语,“脚下面的城市别再留恋了,好男儿志在四方,天地很大,出去看看吧。”那声音警示名言般的感受,每个字都敲击着他的耳膜,让澹台博宽震惊无比。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就这样吧!送客!”还是那个少年的声音尖利刺耳,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澹台博宽与身前的男子结束拥抱,相视握手默默无言。

澹台博宽扭脸下意思的去看桌面上音像图中的男子,那位凶恶男子话语沉闷,“能站在你面前的都是正大光明的人,我与你相同的爱好,不是多么注重离别。后会有期,我想你时就会去找你的。”

坐着碟状飞行器从母舰出来,澹台博宽沉浸在恍若隔世的氛围中,良久回味与两个陌生人的会见,心里却是十分惆怅。按理他应该是与他们一样顶天立地的人,然而他没有体察到他可以出类拔萃的天分。闷闷不乐,垂头苦思,满腹烦躁。

母舰内,还是在原地桌前,男子坐在桌前仰脸遐想,耳边又响起那个少年的声音响起,“三伏,黑泥鳅假如死性不改,就有人好看了。快看看身上丢没丢失东西吧,似乎狡猾的家伙,让你丢失了一件宝贝。”

三伏闻声,伸出双手在身上一番的按压,满脸愁苦看向桌子上那个板图,画面里的凶狠男子满脸嘲笑,“人间正道是沧桑,既然是好人,那就把好事做到底吧。他拿走的是千金优柔,幸亏不是晶支优柔。”

“三杯,理应好人有好报的,原本我就是想送给他的,无非是被人一再催促忘记了。真是天地良心。”

三伏向三杯急切予以解释,三杯满脸不信,转尔摆手指点着三伏口气强硬,“好了好了,别在人前耍宝了,大家都看的异常真切。该干么干么去吧,别再让那些祸害人间的东西再被挖掘出效用了。快点去干活吧。”三杯话语说完,图像在桌面上瞬间消失。

三伏见状,仰天叹息,似乎无可奈何与三杯对他的不信任。他起身将桌子和凳子压回地板消失,转身径直走向来路,很快消失无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