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五十六章 神秘应缇 出乎意料出现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29 2013-08-11 20:57:35

  辛老板的结发妻子,就是辛海蓝母亲。辛老板另寻新欢与妻子离婚,几乎就是让其妻子净身出户。有幸其妻子也是个性极强的女子,为让辛海蓝接受良好的教育,将离婚获得唯一一处豪宅变卖供其女学业,她自己节衣缩食苦度日子。

辛海蓝恨她的父亲,澹台博宽异常清楚。但是面前的女子口口声声说要为他按月支付薪酬,让他想象不出她付与他的工资从何而来。冷饮店、洗衣店和面包店等都不是很来钱的行当,且本就是不能让爱吃爱玩的年青人能有积蓄的原因,能够顾着本就不错了。澹台博宽经营过这些店,对其中的水准了如指掌。

原本澹台博宽与尉迟林南较量是想算计狂龙帮的矿井来钱的,结果被澹台万博从中斡旋,让他不得不放弃初衷。他对尉迟林南腊新市冶宝区的银矿很感兴趣,银矿所在地伏荫山被澹台博宽异常青睐。山势陡峭,风光怡丽,河谷激荡,空气清新,被尉迟林南精心布局,合理调配,构筑了山寨悬梯,安保防护异常到位。山上的氛围,山下的资源,据说还被探测出有几吨金脉。

真金白银古往今来,国内国外都是硬通货,别的铁矿和铜矿需要倒手转卖换钞票,挖出金银就可以当钱花,着实让澹台博宽喜欢的不得了。

“泥鳅,想什么呢?我们家那个背信弃义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让我想起他对妈妈的绝情,这辈子我懒得理他,让他自生自灭吧。”辛海蓝的话语恶狠狠出口,且似乎辛老板就在面前般咬牙切齿,张狂愤怒。辛海蓝双手握拳在身前摆动挥舞,仿佛击打在背信弃义之人的身上。

辛海蓝呼吸沉重,皱眉瞪眼看着他,气氛异常,“也就是建朝你了,假若换个人胆敢出此话语,我……我就踢爆谁脑壳。你信不信?”辛海蓝还是气愤不过,抬起右腿侧立运气将凌空摆腿高高翘起。辛海蓝自幼学习跆拳道和搏击,也是其母高薪聘请武师让她强身健体,学艺防身的目的。

他知道面前女子因为其父的缘故,拳脚毒辣,外表麻痹人的柔弱掩饰下,其实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疯子。狂怒时就是与所有人仇深似海的变态杀手,也是被巧里海蓝不敢轻易就敢惹的角色。

巧里海蓝都不敢将辛海蓝激怒,因为巧里海蓝曾经告诉过他,“媚娘,就是异常善于伪装的恶毒杀手,武装到牙齿,简直就是疯子。而且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与其父有过之而无不及。”让巧里海蓝推断女子应该是被其母灌输了对其父刻骨的仇恨,一个女孩子在如此背景下成长,其灵魂便严重的被扭曲了。

巧里海蓝一再提醒他要防备辛海蓝翻脸,谨慎的与辛海蓝和平相待,尽量不要激怒辛海蓝的底火,千万杜绝触及其软肋。辛海蓝的软肋就是提起辛老板了,因为巧里海蓝看见辛海蓝练习功法的假想敌就是其父亲。

澹台博宽回想起巧里海蓝对他的忠告,不禁异常紧张,因为他无意之间还是说出了漫不经心的话,已经让辛海蓝情绪过于激动。他转动心思,竭力缓和,“看见了吧,我也是被仇恨迷惑了心智,我发现了伤害过巧里的一个小人,所以……媚娘多见谅啊!确实不是有心惹你生气。对不起啊!”

形式陡然转变为辛海蓝对他剑拔弩张,让他惶恐不安。他对自己懊恼不已,诚惶诚恐的看向面前的女子,满脸愧疚的像负心汉良心发现样的表情。知道辛海蓝不好惹,还似乎是故意使女子生气,他也是为了追查暴君的下落而忍气吞声。

面前的女子闻言,收回强硬的动作,在屋内僵硬动作惊栗般闪动其脑袋,头上的短发甩来甩去搜寻可以发泄的物品。辛海蓝很多时候会无缘无故摔砸物品,也是宣泄心中不快的转移之法。

“谁惹哥的媚娘生气了呢?哦,海蓝啦……有种就报上名来。”

澹台博宽看到辛海蓝在内厨眼光搜索摔砸之物,正猜测什么物品会被破坏,猛然间售货窗口处传来了一个男声冰凉冷漠。迹象表明那位沉闷语气说话的人,就是冲着澹台博宽发出的。屋内就是他与辛海蓝二人在屋内,让别人情景揣测完全符合情理。

“应缇哥,快来抱抱妹妹。呜呜呜!”辛海蓝惊喜发现了窗外之人,将出口之门猛然打开,急促脚步奔出就扑到那人怀里,异常委屈的哭声随及呼出。

那人也就是眨眼间的放声,迅捷身手要闯进门来,幸好辛海蓝主动出门投怀送抱,才使被异常惊扰的澹台博宽些许喘息。澹台博宽看到真切,一闪而过的身影就是腊新市名闻遐迩的神秘人物颌菓茶应缇,那是一个有着混血儿般健硕体貌,神出鬼没让人难以捉摸的奇人。

腊新市以他名字应缇命名的企业单位很多,似乎掌握着腊新市时尚潮流的领军人物。额头极高,鼻子很大,威武面相,智慧超群,手段高超的受到黑和白两道尊敬倍加的慈善家。

白红发效力的腊新市应缇特职服务公司就是其名下资产,他还在腊新市经营大型商厦和地产开发。三十七、八岁,棱角分明,永远是谈笑风生,应付自如、风度涵养俱佳的青年才俊。要风有风,要雨有雨,政商两届红人和名士。

此人却绯闻极少,被推崇为腊新楷模般的有名望。财大气粗却不张狂、傲慢。左右逢源,但和蔼可亲、可敬。被许多美貌女子青睐,但却不拈花惹草,惹是生非。至今独身,在腊新市及其周边城市追封为跨越时代,富可敌国的钻石王老五。

他会为辛海蓝出头,令澹台博宽异感惊奇,很多人都以得识他为自豪,他却选择辛海蓝这样一个女子交往让人深感费解。很快的几分钟过去,门外骚动不安的女子便被平息了怨气,屋门被自外推开,那位白衣白裤风度翩翩的男子拥着辛海蓝便站在澹台博宽面前。

“是你小子!不就是按月供奉你薪水嘛,这个钱我替海蓝来拿。你要多少?”颌菓茶应缇的磁性嗓音略微沙哑,淡咖肤色露出伸向澹台博宽右手指点。

澹台博宽明白海蓝帮的佣金居然是由颌菓茶应缇来支付,顿时犹豫不决。因为若就是辛海蓝派发说明可以偷奸耍滑应付,真若颌菓茶应缇是辛海蓝的后台老板,他还是知道分寸的。闹不好就是身败名裂的大事,再说现在的海蓝帮里已经没有能让他信赖的伙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