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五十八章 情况紧急 话语拖延清晰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00 2013-08-11 20:57:35

  苗佩佩的话语缓和了面前的紧张气氛,眼瞧着辛海蓝就是预谋已久的思路,就是用海蓝帮的名义去做文章,澹台博宽焉有不予探知的理由。关系到巧里海蓝的名誉,尽管巧里海蓝已经失踪不见了,但是对于巧里海蓝一手创建的海蓝帮,他有理由参与其中得知辛海蓝和颌菓茶应缇究竟想做什么。真若面前的二人想借此毁坏巧里海蓝的名誉,那会是被澹台博宽拼力予以维护的结果。

“好吧,意愿达成,我们一起到沙洲仙品楼去庆祝一下吧,我请客!”颌菓茶应缇仰脸示意澹台博宽离开沙洲别墅去沙湖区美餐,顿时让澹台博宽不禁忐忑不安起来。他来到别墅区是为了暴君而来,一路跟踪暴君时并不知道暴君要来此处,然而面前的颌菓茶应缇成竹在胸的表情,让他异常不安。

他暗自思忖几个人不期而遇的几率何故会如此,惶恐中觉得颌菓茶应缇就是为了阻止他跟进暴君行事。颌菓茶应缇和辛海蓝的反应似乎早就准备等他的节奏,真若如此让他有跳进陷阱的意味。

澹台博宽不明白暴君是否与颌菓茶应缇有瓜葛,辛海蓝这么怪异的女子都能成颌菓茶应缇的菜,实在有违从腊新市传来关于颌菓茶应缇传闻的认识。辛海蓝并不是多么风姿卓著的女子,面前的颌菓茶应缇能看上她异常令人不敢想象。

“你俩什么关系呢?我们有什么理由要跟你们去?”苗佩佩发觉澹台博宽犹豫不决,随及便向辛海蓝和颌菓茶应缇义正词严的反问,苗佩佩也觉得颌菓茶应缇与辛海蓝能如此亲密,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哦,海蓝就是哥的妹妹喽,小妹妹需要帮助度过难关,做大哥的就施予援手,奇怪吗?“颌菓茶应缇的话语轻松自然没有破绽,按照江湖规则若辛海蓝就是要借势发展也无可厚非,因为腊新市的江湖规矩允许此种做法。也可能辛海蓝借助他的名气,也可能辛海蓝借他的资金,都是能被江湖人士所理解的。

“你们兄妹俩不会是情侣关系吧?让人心跳眼热难分辨。”苗佩佩向来口无遮拦,想起什么说什么,不喜欢拐弯抹角,且经常将其盘算和盘托出,常让人觉得是唇枪舌剑的水平,“应缇哥的话,不会说是媚娘认你做干爹了吧,或者你们是老牛吃嫩草,直接将媚娘纳妾了吧。”

澹台博宽就喜欢苗佩佩的此种直来直去作风,对颌菓茶应缇和辛海蓝察言观色认真瞩目。但是面前二位却彼此相视而笑,让澹台博宽顿时摸不着北。让他看到二人都是深感好笑的表情,更让他陡然恍惚如掉进云雾中。

“佩佩别瞎猜了,你与建朝什么关系,我就与应缇哥什么关系。这样好理解吧?”辛海蓝居然拿颌菓茶应缇的矛来刺澹台博宽的盾,让澹台博宽和苗佩佩更加惊异万分。

“这么说,应缇哥就是爱护小妹考虑了,那么海蓝帮究竟可能会付给我哥多少佣金呢?”苗佩佩对辛海蓝的话不予评论,直接切入正题想知道海蓝帮能给澹台博宽多少好处。

“这……你不是要回家考虑几天吗?等着泥鳅考虑清楚……再决定吧。”辛海蓝的话语似乎有就是要糊弄澹台博宽的目的,貌似她什么都没有准备周全就仓促提出了邀请,也或本就是试探澹台博宽,而因为苗佩佩的追问才切入正题。

澹台博宽不想过度纠缠此事,因为施予暴君等身上的药效已经起作用了。猛然让他明白无论海蓝帮笼络他去办任何事,都没有他今天跟踪暴君的事重要。随及暗示苗佩佩不予恋战,尽快离开此处。

苗佩佩从澹台博宽暗示的动作中明白目的,随及提出更加离谱的话语,“居然让朝哥遇见了腊新市的名流了,应缇哥财大气粗,朝哥最近也确实资金困难。我说这样可以吗?那就是先不要说佣金不佣金,也不论薪水不薪水,先行向你们借款二十万如何?借款可以吗?”

苗佩佩异常的机灵且喜欢算计,澹台博宽听到她的新的建议,也是满心欢喜的心情。确实无论现在关系如何,确实辛海蓝也算是原海蓝帮里的兄弟。澹台博宽张嘴也与以补充说明,“毕竟我与媚娘也算共过事,都是朋友。说起佣金或薪水都有薄彼此的交情,算我先行借款如何,若真是办事不力,我就全额退还。”

澹台博宽已经没有耐心继续与颌菓茶应缇和辛海蓝继续纠缠下去,仙人球已经起到了麻痹作用。真若继续在此停留就错失良机了,事不宜迟不能再等了。

“二十万借款不少吗?这么点借款……是从应缇哥手里出手的,不会让人觉得应缇哥太小气吧。”颌菓茶应缇的异议声出口,澹台博宽都能听到自己猛然激动的心跳声了,居然借款二十万会被颌菓茶应缇认为是小气,让他不明白颌菓茶应缇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澹台博宽已经没有兴趣继续坚持了,向苗佩佩作出暗示能多借就多借。随及,他就准备好了话语,向面前二人说,“实在不知道应缇哥这么爽快,实话实说是小弟看中一套住宅,想等佩佩结婚时做嫁妆。真若能多借点款项,求之不得啊!你们先聊着,小弟出门方便一下。”

他不知道暴君从冷饮店出门会走向何处,若是那三个人坐在路边树荫下突然身体瘫软倒地不起,就让好事者给耽误大事了。辛海蓝派出的小安,他是认识的,他需要尽快与小安取得联系,尽快采取行动。

“那好吧,让海蓝与佩佩一起商量一下吧,需要多少应缇哥,还是相信建朝的信誉的。正好一路,我们走!”颌菓茶应缇放开辛海蓝,便与澹台博宽并肩出门,让澹台博宽紧张的汗水瞬间流遍全身。颌菓茶应缇似乎探知了澹台博宽的动机,把他惊扰的左右为难。

“哎呀,出门就是一身汗,这个刮过来风里都是火焰。”澹台博宽急忙伸手擦拭额头汗水,掩饰慌乱不安的心情。颌菓茶应缇侧目向他微微一笑,伸手拉了一拉锦缎般飘柔的衬衣领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