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五十七章 回避盗用 警觉不宜回绝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85 2013-08-11 20:57:35

  大家都是社会上混的,无论如何都需要照顾彼此的脸面。澹台博宽明白自己的脸面无关紧要,在颌菓茶应缇面前无足轻重,但是拒绝颌菓茶应缇好意,很可能就要遭殃了。尽管不知道颌菓茶应缇会如何惩罚他,但是颌菓茶应缇名声在外也是有头有脸的人。

“泥鳅哥,嘻嘻,这么好的买卖,还是不能让应缇大哥失望的,以我之见……月薪十万最合适不过了。”澹台博宽正不知道如何是好,颌菓茶应缇和辛海蓝身后传来一句女声替他做出回答。

澹台博宽闻言暗自窃喜,门内又进来一位妖艳女子,坦胸露背,时尚前卫,嗓音轻柔。进来女子与澹台博宽和辛海蓝年龄相仿,都是十七、八岁江湖人士。

她满脸浅笑,大眼皓齿,脸蛋圆滑、肤色水白。上身就是淡绿色背式肚兜,下身淡黄色蓬纱短裙,肚兜几乎将肚子全露在外面,短裙就是遮羞布的水准,脚上夹指粉白低跟拖鞋,进门直接步至澹台博宽身边将他抱住。

小耗子就是她的外号,这个名字只是说她小的时候肤黑瘦小的摸样,没想到女大十八变却越变越好看,已经出落成为动人美女。苗佩佩也是与魏建朝的名字般只是代号,也是登仙婆自小收留的孤儿。

“哦,耗子,来亲亲。”澹台博宽很喜欢苗佩佩,小时候因为她时常苦中作乐、喜欢开玩笑,澹台博宽一直就是按照亲妹妹般照顾。别人身上做的纹身都是猛禽、野兽或吉祥图案,她却在身上纹出了许多卡通图像。

她知道澹台博宽有段时间喜欢网游枪战游戏,她便直接在身上纹出沙鹰手枪,一颗定时炸弹,一把尖锐利刃。经常他在电脑前面彻夜枪战,她就在他身边观看助威。她就喜欢热闹,经常口无遮拦的挑起事端,让他疲于奔命向被激怒者赔礼道歉。

本来有了小蛐蛐后,澹台博宽想让她帮忙照看小婴儿,小耗子却与小疙瘩水火不容,小耗子骂小疙瘩虚伪做作,小疙瘩骂小耗子六毛低贱。

因为小耗子确实在男女问题上不检点,经常勾三搭四很流风。然而,澹台博宽对小耗子一如既往的爱护这个从小认作的妹妹,对与小耗子精心照顾。小耗子也把澹台博宽当做亲哥哥般对待。

两人从不涉及两*性之事,就是像亲人般的兄妹关系。澹台博宽从照顾小耗子,替小耗子出头动手与人争斗感受着为心爱妹妹需要和依赖的自豪,小耗子也从澹台博宽那里感受被放纵和被照料的喜悦和满足。究其原因也可能是自小远离亲人,没有感受到亲情照顾的缺失,而从变相的互动中领略或想象缺失的亲情。

在畅井市因为澹台博宽照顾,小耗子生活水准也算还过的去。无论小耗子因为何种原因与别人起纷争,澹台博宽很少就对与错去责怪小耗子,只要是小耗子被伤害了,他就是玩命般的去为小耗子挽回面子。澹台博宽经常向威胁小耗子的人喊叫,“瞎了你们的狗眼,胆敢对小耗子无理,那是我魏建朝的亲妹妹。”

有如此宠爱有加几乎是溺爱的哥哥,小耗子对澹台博宽也是极为尊敬和爱护,从别人那里坑蒙拐骗来的钱财,不是为澹台博宽买身像样的衣服,就是塞给澹台博宽些钞票。澹台博宽与王慧娟有了小蛐蛐,最先被第三个人所知秘密的也是小耗子。

小耗子也是有情有义的善待小蛐蛐,时常有事没事去看看小蛐蛐,抱抱孩子买点衣物或食品。澹台博宽知道小耗子与王慧娟因为小蛐蛐的事彼此翻脸后,他回去就是让王慧娟予以指责。他认为小耗子是他的家人般需要维护颜面,让王慧娟心里窝火十分不快。

尉迟林南对于澹台博宽和苗佩佩之间关系的论断,也早就有精辟说法,告诫本帮弟兄不要对小耗子不予重视。他说,“魏建朝与苗佩佩是什么关系,那就是不是亲人胜亲人,不是夫妻胜夫妻,不是兄妹胜兄妹,不是兄弟胜兄弟。”尉迟林南都对小耗子有事的无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他本帮弟兄就更是放任小耗子胡作非为不予理睬。

小耗子有点钱财积蓄的时候,他就直接花钱将小耗子送去腊新市学服装设计去了。那是巧里海蓝深恐小耗子的胡作非为,为澹台博宽与她的计划被搅乱了,就直接鼓动澹台博宽去做的。所以暴君对于澹台博宽予以重创的时候,小耗子并不知道。事情出来后,身负重伤的巧里海蓝被照料,就是小耗子天天在巧里海蓝身边。

在颌菓茶应缇和辛海蓝面前看到苗佩佩,澹台博宽不亚于获得最有力的支持和安慰,揽着苗佩佩的肩头,对颌菓茶应缇毫不犹豫的说道:“我妹妹的话,就代表我的意思,这个数字我所要求的报酬。”

“什么?泥鳅……你想钱想疯了吧。你以为让你来海蓝帮做财神供着吗?啧啧,狮子也不会张这么大的口。没犯病吧?”辛海蓝没想到澹台博宽会向其开出那么多的数字,两眼圆睁的注视着面前的兄妹二人,深感难以置信。

“我巧里嫂子要在,你们冒用海蓝帮的名号,就是侵犯知识产权。懂不懂啊?”小耗子两张嘴皮轻启就是貌似很有道理的开价根据。让颌菓茶应缇也不禁眉头皱起感觉异样,身前的辛海蓝看向小耗子又是准备发怒的情绪,因被颌菓茶应缇两手紧紧按压肩膀,她强忍怒火吼道,“叫海蓝的人多了,我现在就是辛海蓝,我用我的名字可以了吧?”

听见辛海蓝如此话语,也让澹台博宽顿然心惊,原来辛海蓝改名的原因就是此种目的。澹台博宽异常不明白颌菓茶应缇借用海蓝的名字,究竟会出于何种目的。

“真若如此,我哥的事情,我做主了。”澹台博宽内心警觉感到面前的二人借用巧里海蓝的名字,肯定不简单,于是急忙暗示小耗子不要轻易拒绝。小耗子收到澹台博宽的暗示,随及话锋一转,“那就让我哥考虑考虑几天这个事情再回复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