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六十一章 忧虑所致 惊闻惊人消息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10 2013-08-11 20:57:35

  自己的事情,只有靠自己,澹台博宽看着十余米开外的车库门,心里感慨不已。暴君肖来算的出现,绝非偶然。就在他行将实现报仇愿望的时候,他犹豫了。因为一个被江湖人士熟知的事件,就是暴君已经死去有几年了。

有人证物证足以说明此点,更有随之江湖验证尉迟林南几乎接管了野狼帮全部资产的事实来验证。他觉得有看花眼的蹊跷事发生,很可能白红发护佑的是另一个与暴君体貌相似的雇主。

就是那几声神似暴君的笑声,也可能他报仇心切产生幻觉了。思考至海蓝夏日,品尝过巧里海蓝制作的冰点也会大有人在,那份冰点确实也是冷饮店的招牌食品。

他站立在一颗小树旁忧虑重重,来回观看四周的别墅窗口,试图辨别危险等级。沙洲别墅区建筑大同小异,都是前门高台进出,后门车库布置。人在高处可以对外一览无遗,必要安保考虑支持下的路灯和墙体,都会有出于安全考虑的监控摄像设备。

他想确定万无一失,再行向车库方向潜行,做到防患未然再行寻机打击。发现疑是暴君,他便横下心来要夺其性命,自小安闪身离开,他明白他最应该获取的还是关于巧里海蓝的信息,暴君死于不死都不是重要的。

他躲在树后反复向周围观察,烈焰当空是炎炎烈日暴晒,风速摇动周身被热浪包围,满目翠绿树叶被高温揉搓着卷曲,地面上水泥路散发着干热气息,周围临近房屋的玻璃折射着阳光闪亮。他握紧手里铁棍有黏糊糊的感觉,那是因为攥的太紧的缘故。坚韧的感觉体察潜在的凶险,默定的思路驱使他不能放弃,他选择若无其事的外表懒散状接近目标。

“建朝,听哥说句话。”身后传来颌菓茶应缇压低声音的呼唤,让他顿时惊恐不安的浑身发抖。那位男子的目光幽幽的盯着澹台博宽,在他无知无觉里已经身处他身边不过两米远,如此近的距离,他竟然没有察觉到,令他心绪异常费解。

“来,我们先离开这里。”颌菓茶应缇上前抓着澹台博宽的右手腕,将他扯到一个角落。澹台博宽被颌菓茶应缇的忽然而至震傻了,脑袋里一片空白,感觉到匪夷所思,面前男子何种动机要阻挡行事。

“朝弟,今天哥来沙洲就一件事,就是要保护你。关系一件大事,哥觉得是告诉你实情的时候了。”澹台博宽精神恍惚般对颌菓茶应缇毫无来由的话异常不解。他看向面前男子的目光费解疑惑,呆傻状不明所以。

“让你发现暴君,就是要你躲避灾难,我们离开这里再说。关系着我们茶缇家族的荣誉。”颌菓茶应缇面孔显现痛惜,无奈搅合着愁容满面的严肃,更甚至于泪水顿时涌进眼眶,异常的动情和悲切。

“为什么?究竟为了什么?”澹台博宽被颌菓茶应缇毫无来由的话惊呆了,素来与面前的男子没有来往,此人居然口口声声要向其表明真诚,让他感觉摸不住头脑。

“快走!事不宜迟,再晚就没有机会了。”颌菓茶应缇伸手夺过他手里的铁棍,扔在地上,闪身看向车库的方向几眼,拖着澹台博宽的手腕就向C区奔跑,边跑边说,“知道你找暴君也是为追查巧里海蓝下落,哥知道巧里海蓝在那里。”

颌菓茶应缇知道巧里海蓝的下落,令澹台博宽不禁心生渴望,无论怎样能找到巧里海蓝,也就让他充满希望。他也飞快的甩开大步跟随在颌菓茶应缇的节奏,两人跑着沙洲别墅区另一条主干道,路旁放着一部灰色荷马史诗跑车。颌菓茶应缇打开车门坐至驾驶位置,澹台博宽也急忙钻进出内,没有十秒时间,跑车启动提速极快便向沙洲别墅大门冲去。

“建朝,快看后面。你若再等半分钟,我们就没机会了。”

澹台博宽从倒车镜内观看,身后跑来满头大汗的十余人,气急败坏的看着跑车都是捶胸跺脚的懊恼状。

“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我们?”

“魔邪走卒呗,暴君肖来算被他们还魂了,就是摆出陷阱等你跳的。幸亏哥及时跟上了你,建朝不愧是泥鳅啊,让人防不胜防。”

“还魂,什么是还魂?”

“还魂就是又让暴君复活了呗,这是一群别有用心的人的蛊惑手法。”颌菓茶应缇嘴里话语出口,让澹台博宽心惊胆战难以理解。暴君肖来算被还魂了,复活似乎就是重生的意思。他想起暴君以前对他的打击,无法遏制心痛之感陡然而起。

“白天阳光下他们不敢追踪我们,也不排除有其帮凶亡命而来。建朝快点带上安全带,我们惹不起是躲的起的。快!”灰色跑车从沙洲别墅区后门出来,门外停车场有几辆轿车急切状向跑车扑来。

“我们去哪儿?冷饮店还有小耗子和武媚娘怎么办?”澹台博宽想起暴君惯常做法,就是与小日笨卑鄙之法相同,挟持他最亲近的女子来逼迫就范。暴君没有其他什么光明正大的举动,善于从澹台博宽心底最眷恋、最关心人的地方,让他痛不欲生和倍受煎熬。

巧里海蓝的事,已经让澹台博宽痛不欲生了,他不愿意让小耗子再因他的缘故受牵连。在他思绪之中,辛海蓝并非有值得让暴君要挟他的资本,那就是他与辛海蓝本就没有多么友好的关系。但是显而易见颌菓茶应缇与辛海蓝关系应非同一般。

“放心好了!暴君现在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也就是其记忆尚没有恢复,圣者不会帮他,少说他需要半年时间恢复。”颌菓茶应缇的话充满自信,也是轻松自在的口气,“哥派白红发对小耗子应有保护。”

澹台博宽喜忧参半心情对圣者的说法不明情由,心里惦念着颌菓茶应缇说道小豌豆的下落,他脑海不断浮现小豌豆炯炯有神的明亮双眼。很多的夜晚,梦里都能看到小豌豆悲伤哭泣的样子,且声嘶力竭呼唤着他,让他救她。

“巧里在哪儿?”澹台博宽颤抖的心发出颤抖的声音,话语未了泪水滑落脸颊。他何时想起巧里海蓝,何时在心里就是最惨烈的心痛,无法抑制无法忘却。

更甚至让他牵连想起但凡能够让他醉心喜爱的事或人,都似乎有人就是与他过不去的判定。他觉得冥冥中有意识感觉,就是有人不愿意看到他的快乐般,让他怀恨在心却又无可奈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