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六十二章 离奇之态 萌生揪心之觉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35 2013-08-11 20:57:35

  跑车在颌菓茶应缇的驾驶下快如闪电,行入流云,颌菓茶应缇脸色铁青透过后视镜时不时看澹台博宽一眼,一会儿满脸怒容,一会儿又心伤苦涩,一会儿又表情复杂。澹台博宽坐在后座上双手抱头弓背,沉浸在对小豌豆的思念中难以自拔。

“建朝,除了想到了小豌豆,你还想到了什么?有没有发觉哪儿有不对的地方,你难道除了谈情说爱的事,就没有想想其他吗?比如圣者,你知道这些人是做什么的吗?”颌菓茶应缇的话语充满忧伤,说与澹台博宽的话似乎也压抑着悲愤。

澹台博宽猛然被惊扰,懵懂的思绪和懵懂的表情,对于颌菓茶应缇的话语感到苦涩难懂。除了关系自己心爱的人外,他不觉的还有什么值得留恋。为了心爱的人,他吃苦耐劳,绞尽脑汁要让她们过上好日子,是没有错的。除此之外,还需要做什么,他还能做什么?

圣者更让他感觉没有任何关系,为了生计,坑蒙拐骗偷,他都有所涉及。他本就是江湖人士,也是多少知道规矩,尽管有时候为了得到更大的利益,可能也会视而不见且偷奸耍滑。但是,他没做过什么丧天害理的事。他更多的时候还向需要帮助的人及时伸出援手。

圣者貌似都是品德高尚,救人危难的强者。但是他就是一个生活在底层,并且苦苦挣扎的江湖小角色。温饱和生计都无法巩固,有什么方式或条件,有什么资格或能力,去为更多的人谋取利益或者救人危难或彰显品德。

澹台博宽对颌菓茶应缇的话语无法理解,更甚至与想起颌菓茶应缇就是财大气粗、事业有成足以无忧无虑和忘乎所以,与他不在一个档次,何种理由要对他横加指责。设身处地来说,颌菓茶应缇大可以为标榜自己品德高尚而积德行善,然而他经常面临断炊的危险,也是诶有资本和能力向颌菓茶应缇看齐的。

“我不想着自己的至爱亲朋,有什么资格和能力来做圣者喜欢做的事呢?”澹台博宽心中升腾对颌菓茶应缇的厌恶,更甚至想将紧紧握着车门把手的手,猛然打开门跳出去。他也想到了身后追赶的不明身份人士,无奈中只好选择忍气吞声忍耐。

那些话是他强忍着怒火发出的,他对颌菓茶应缇的风言风语反感到极点了。扭脸看向后面穷凶极恶、虎视眈眈的面孔,他也诧异不知道何故,跑车总是与后面多辆轿车始终保持一定距离。

也就是十余米的距离,后面前赴后继的车内的几张脸,他看的异常清晰。都是双眼喷火,咬牙切齿,似乎与他或颌菓茶应缇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和几世家仇国恨般的毒辣。

“好吧!一时半会儿你不会明白的。那就让你看看小豌豆吧,希望你看到小豌豆后,能清醒一点儿。”颌菓茶应缇的话让他深感莫名其妙,也顿时充满希望。小豌豆的下落,颌菓茶应缇居然异常了解,让他激动的心情难以遏制。

“应缇哥,可是说的巧里海蓝?”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尽管颌菓茶应缇已经说过多次了,他觉得没有理由将小豌豆与颌菓茶应缇联系上。他一开始就是觉得也许颌菓茶应缇有关于小豌豆的消息,根本没料到颌菓茶应缇知道小豌豆的下落。

颌菓茶应缇知道小豌豆在哪里,又让他对颌菓茶应缇何以得到小豌豆的确切地点的原因充满忧虑。江湖险恶,敌我不分,他对颌菓茶应缇帮助他的动机满腹狐疑。无论如何,渐渐让他生出无所畏惧的意念,刀山火海,他都要见证颌菓茶应缇的话是否属实。

“当然知道的一清二楚,就是巧里海蓝教给你的本事也是知道的。”颌菓茶应缇的话更让澹台博宽异常震惊。小豌豆不仅仅是他此生最珍爱的女孩儿,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女孩儿更是他的良师益友。小豌豆更与他心灵相通,曾经将她掌握的独门绝学教给他。

她教给澹台博宽念塔霄游时就告诉了缘由,“建朝,在我的家乡,只有心灵相通的人,才会传授此种绝学。建朝就是巧里最信得过的朋友,所以你才会领悟和掌握其中的秘密。”

念塔霄游,他是能够应用自如的,更因为与小蛐蛐父子连心的意念支撑,他也教会了小蛐蛐借助他的能力实现。他就是担心小蛐蛐太小没有将自主行功的能力给他,也是担心小婴儿忘乎所以胡来,只是让小蛐蛐学会了被动技巧。

他只是在想念小豌豆时的夜晚,再回味过与小豌豆一起无拘无束翱翔天空的放纵。此时,能够有机会再见到小豌豆,他激动的忍不住悲伤呜咽。

“建朝,打起精神来吧。我们后面还有追兵。现在情况紧急的是,前面还有人拦截。向市区去的路被堵死,我们只好向流石坡碰运气。”颌菓茶应缇对他异常着急的话语,让他猛然惊醒回头查看,对他们紧追不舍的几乘车辆卷起一路烟尘。

然而令他惊讶的是那些轿车都是异常颠簸、上下跳动的摸样,都是满脸汗水异常焦虑的神态。他所乘跑车在坑洼不平的道路上却如履平地,尽管车窗外画面急速退后,但跑车左右漂移行云流水异常平稳。

“咦,奇了怪了……这车?”澹台博宽将脸上的泪水擦拭一番,十分惊奇跑车似乎防震系统惊人了得。因为此段路弯曲曲折,高低不平,且路上坑坑洼洼异常难走,跑车确实如履平地般的平稳。

“呵呵,还是让建朝发现秘密了。我们看似在路上飞奔,其实就是在路面悬浮,扬起的灰尘遮挡住了车轮。让后面那些家伙累死也追赶不上,只是前有堵截及其其他原因不能神奇的太为过火。”

颌菓茶应缇的话是洋洋得意的语气,更甚至与他扭脸回头向澹台博宽作出挤眉弄眼的动作,将澹台博宽惊吓的浑身发抖,语无伦次,“缇哥,看好路吧……朝弟还是不想……不明不白的藏身荒野。”他哆里哆嗦的起身推着面前的男子的肩膀和脑袋让他看向前方。

然而,貌似快四十岁的男子,就是顽皮的摸样,猛然间从左边跳到右边,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对他挤眉弄眼一派打闹取乐之态。澹台博宽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脸色惨白,眼看着路中间有块巨石挡道,他急的眼前发黑,惨叫道:“我命休矣!”

惊恐万分中警觉颌菓茶应缇就是要在此时夺他命的疯狂想法,顿时异常绝望哀嚎:“你究竟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