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六十五章 碟状飞行 会晤神秘来客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351 2013-08-11 20:57:35

  颌菓茶应缇如此的让澹台博宽难以置信,口口声声说是他儿子的人,让他看来看去都觉的儿子的摸样,既不像他,也不想其妈妈。但是想到没有理由让儿子必须象其父母,他的双眼一直紧紧盯着面前的男子一眨不眨的看,他想将儿子的摸样牢记心间。

简直是做梦,居然可以看到儿子三十七、八岁的摸样,令他尚不觉二十岁的父亲,感到异常的稀奇。面对已经成年且貌似很有成就感的儿子,他想将喜悦告诉王慧娟,但也觉的违背常情常理的事似乎不能过多的奢求。

“哦,蛐蛐,啊!不不不,你怎么会叫一个这么奇怪的名字?”他小心谨慎的追问面前的男子,试图从颌菓茶应缇的名字从查探内心涌动的猜测。难道是面前男子应该叫的名字,还是男子已经在未来的生活查探出什么缘由,令他惴惴不安的难以理解。

“这个问题只是意外,等一下再说,凭借儿子一个人的力量,在那么多的对手面前,也是无法顾全大局的。那里都是蛐蛐的帮手,为了能够让你得到新生,很多朋友都过来帮蛐蛐的忙了。”颌菓茶应缇将已经变为无疑是四四方方船舱的跑车从暴雨中升起,就看到了云层之上散布着许多闪闪发光的不明物体。

澹台博宽两眼充满了灿然沉静的好奇,看着那些或园或扁或长或短的奇形怪状物体异常震惊。敢情在流石坡那个河道里,居然能够容的下这么多的物体,他感到无法理解。回头看向身边,赫然看到跑车的内景换做了四把座椅围坐一个透明圆锥体,似乎跑车也变成了圆形的装置。

“哎呀,这里变样了呀。”圆形内置装饰,侧面是一圈圆形的舷窗,整齐排列可以四周转看。跑车就是直径不到四米的摸样,目测高度也就是一米五的样子。脚下有轻微的震动,但是却异常平静和平稳。

“我们进去母舰吧,让蛐蛐引荐几个人,他们都是蛐蛐的朋友。为了你的事也是鼎力相助!”颌菓茶应缇满脸微笑看向澹台博宽,伸出右手指点着两人围坐的透明圆柱体。透明的圆柱体里出现了一个五颜六色的空域景观,一个更大的外貌像巨大鲸鱼的银灰色物体下,有一个很小的闪着蓝光的碟状物正缓缓接近鲸鱼。

“啊,这不是飞碟吗?里面有外星人吗?”澹台博宽异常紧张的咬着手指,感觉到手指传来的痛楚,引遍了全身的战栗且呼吸困难,浑身上下汗水直淌,对外星人莫名的恐惧令他惊恐不已。

“稍安勿躁啊,你看你咋就这么不明白呢。这个飞碟里就是你和我,我们正在向母舰靠拢。”颌菓茶应缇嬉笑状看着他发出爽朗的笑声,似乎是刚刚看到了一幕异常可笑的滑稽表演。颌菓茶应缇抬腿轻轻踢了他的脚一下,似乎是责怪他孤陋寡闻。

原来如此,澹台博宽哑然失笑,感觉异常轻松,一天内大起大落让心情疲于应付。看着做儿子的居然以其博学来嘲笑老子的无知,让他心里尽管觉得难堪,但是心里依然为蛐蛐能如此优秀而骄傲和满意。

“别拿老子当傻瓜,这不就是我不明白吗?你们这么明目张胆的在这里……聚会,不担心战机来拦截吗?”澹台博宽顺手接过颌菓茶应缇递过来的皮毛巾将脸上汗水一番擦拭,苦笑声声发表感慨。

“能让大家都看见,那就没有什么玄妙可言了。”

澹台博宽闻言无话可说,日常所学确实匮乏,本就对江湖事青睐,又忙于生计,对于江湖外的是知之甚少,他再也不愿让其儿子理解他为孤陋寡闻。暗自打定主意,还是少说为妙。

随及,飞碟钻进一个背景色调为深蓝的空间,颌菓茶应缇手摸着顶部示意他看向头顶,头顶有软软皮质摸样的圆圈一环套一环。脚下轻微的碰撞感觉,颌菓茶应缇手推顶部起身站立,顶部有门打开,颌菓茶应缇纵身而出。

澹台博宽看的真切,也对颌菓茶应缇的做法予以效仿,感觉身轻如燕的飞腾而起,然而似乎是失重的感觉,头顶有几处黑色弯曲管道,澹台博宽的脑袋直接撞向那里。让他激灵灵明白他还是太用力了,顿时惊愕发声,“哎呀,不好!”

高度趋于接近,澹台博宽猛感脚脖子被拉扯,低头回看,颌菓茶应缇正抓着他的脚脖子苦笑,“宽宽啊,有必要那么用力吗?真对你无法理解。”

瞬间,他猛然有坠*落感极强,颌菓茶应缇伸手接住他,随及将他放在地上。他无可奈何的话语说出,自己也觉得闷闷不乐,“哎,想我建朝那会有此荣幸,无疑就是一步登天的节奏。”

脚稳稳的站立柔软的地板,澹台博宽环顾四周才发现此空间也就是几十平方的样子,墙壁是金属质地的感觉表面磨砂之状,发出幽蓝之色。空间呈穹顶之势,目光所及异常空旷,回头看向来时所乘器具,就是两只大碟合扣之态。

他忍不住想回去将那个蝶形装置研究一番的冲动,飞碟泛着银灰色荧光的轮廓,让他有强烈的欲望求知。甩开颌菓茶应缇对他的搀扶,也许是颌菓茶应缇心目中对父亲的敬重,但其实他还没有儿子的年龄见大。然而,颌菓茶应缇飞快的反手捞着他的胳膊不让他动弹。

“咦,我说宽宽,这是为什么呢?不对蛐蛐感兴趣,你却要研究毫无干系的东西。再不问没机会了呀!”颌菓茶应缇的话语清晰,提醒了他回过神来。他凝神看向面前的男子,目光犀利而有神,定定的注视颌菓茶应缇的双眼。

“机会还是会有,那就给你们父子相见的时间,可以让蛐蛐跟你回家。但是黑泥鳅需要注意了……你怎么如此孤陋寡闻呢?让人奇怪。”一声浑厚有力的男中音从一侧墙壁边出来,让澹台博宽惊异发现来人似曾相识。

来人高大魁梧,虎背熊腰,身材是极致般的健壮,与蛐蛐一般的高大。那人一身合体的白色装束,似乎是一身坚*挺的铠甲。长脸短发、剑眉杏眼,鼻挺嘴阔,浑身散发着谦逊的威严。来人走到澹台博宽身边,炯炯有神的目光似乎能看透澹台博宽思想般的自信,在澹台博宽身边环绕一周。

“老朋友了,坐吧!请坐!”来人看向颌菓茶应缇有迹象要张口说话,随及摆手制止。随及轻轻抬起左脚踩踏几下地板,在其身后晃晃悠悠出现虚幻般的钢木桌子和几张独腿单靠凳子。来人转身坐至凳子上,看向澹台博宽摆首示意。

“嘻嘻,我认识你吗?怎么没有一点印象呢?”澹台博宽坐在桌边双肘抵桌,手扶脸颊,斗胆看向来人绞尽脑汁苦想。良久,他满脸坦然表情,话语低柔明显,“没印象,真的也不应该有啥印象才对,你应该是蛐蛐的朋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