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六十章 出乎意料 有幸机会尚有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328 2013-08-11 20:57:35

  卖荔枝的老汉,五十余岁,光着脊背,肤色黝黑,光洁的秃头顶闪着亮光,未待澹台博宽走近就高声叫卖:“新鲜的荔枝了,不远万里来自南疆,八千里加急空运而来。好吃不贵,每斤三十元。醒神健脑、美容极品。”

银色电动三轮内白色泡沫制作的白色箱子有几个堆放车内,一张烂包装箱纸上书写着歪歪扭扭的售货内容,车后挡板摊开散放少许不断滴水的荔枝。

“吵吵啥呢?被城管发现就踢翻你摊位了。咋呼啥呢?”澹台博宽嘴里恶狠狠语气,对荔枝小贩危言威胁。那位小贩讪笑着点头哈腰,随及揭开泡沫箱子顶盖展示箱内荔枝。

澹台博宽弯腰将脑袋探进箱内看视一番,荔枝确实新鲜粉红嫩表皮不多,大都泛绿略青之色,大捆小捆用呢绒草捆绑扎紧枝干。“啧啧,尿骚味挺大的,便宜点儿吧。二十块!”

澹台博宽从泡沫箱内撤回脑袋,歪头看向面前老汉,老汉顿然愣神满脸不快,“你以为真是海南岛价格吗?这些金贵东西,大热天消耗太大,三十元都是亏本销售。小本生意还望担待。”

“建朝,别砍价太狠了,都……”颌菓茶应缇试图插言,被澹台博宽横扫而过目光制止,随及话语尖刻便出自其口中,“大哥不知道吧,荔枝保鲜我们这里都是把人尿添加保鲜的,这些冰块不是纯白,就是此缘故。老家伙二十元卖不卖,你这杆秤也不地道。现在都是台秤,你却用秤砣……很会算计啊!”

“有尿没尿,俺就不知道了,据说里面有什么酸剂确实也是为了防烂。这杆秤,你随便检验,保证童叟无欺。那种台秤几十克,几百克,俺还真闹不明白。”小贩不断擦拭脸上汗水予以解释,眼瞧着澹台博宽伸手探物不断试吃,眨巴着眼睛很心疼。

澹台博宽忽觉没必要多费口舌,要在平常时间他能连买带吃磨够小贩的耐性,此时他已经没时间再磨蹭。转而回头,他手指颌菓茶应缇话语激昂,“看见没,我大哥宽宏大量,不予你斤斤计较,三十元就三十元吧。”

他要快刀斩乱麻,尽快去追查暴君。

“好好,祝贺老板生意兴隆,谢谢理解。”荔枝小贩满脸虔诚看向颌菓茶应缇满脸友好,然而颌菓茶应缇却被澹台博宽的突然变化所不解,满脸疑惑感觉费解。

无论如何生意成交,澹台博宽三下五除二麻利伸手,就挑选了两大袋荔枝,均是十余斤的份量装在塑料袋内,等待颌菓茶应缇付款与小贩。颌菓茶应缇伸手掏兜拿出五百元大钞,递给荔枝小贩,小贩手拿钞票瞪大眼睛,将钞票举过头顶审视防伪印痕。

片刻,出乎澹台博宽预料,小贩居然面露微笑,将澹台博宽震惊不小。小贩转回身就去三轮车内拖出其装钱的小包,要予以找款推付余额。澹台博宽顿觉小腿肚抽筋,弯腰扶腿叫苦不迭。

眼瞧着小贩与颌菓茶应缇认真清点数钱,交接已经进行且眨眼就结束,澹台博宽急中生智话语急促,“劳烦大哥了,小弟快尿裤子了。”小贩身后的烟酒店后院就有方便的地方,他左手扶着小肚子,闪身闯进烟酒店内。有方便的地方只是借口,关键是烟酒店后面的后门,是他迅速脱身的目的。

曾经冷饮店附近的几家店面,他都实地侦查过几番,都是为了遇见紧急状态脱身的考虑,所以他正好借机开溜。踏入店内,烟酒店分前屋后宅格局,前屋销售商品,后屋仓储休息,后院就有后门。他向店内一个中年妇女小声嘀咕,“大嫂,借光借光,茅房方便一下。”未待那位中年妇女回答,他已经快步跑至后屋门口。拧着门把手几下门户不开,眼睛迅速看到窗户开着,便飞身而出。脚下飞快脚步,直扑后院后门。即将摆脱颌菓茶应缇的纠缠转眼就实现,他心情陡然清爽忍不住摸向腰间的手机。那种喜悦简直就如猛然跳入水库畅游般的舒服。

后门虚掩,他拿出手机便找寻小安的号码,站立门后先行拨打。小安的手机应答迅速,“朝弟,D区西五栋房后,快来。”小安的手机言毕便扣断联系,澹台博宽得信异常欢心,手机放回原处,随手操起门边一根尺八长铁棍,打开后门便跳出门外。

D区西五栋就在反方向第一家,他手里紧握铁棍,飞奔快速,眨眼间就来到了西五栋房后。房后有六尺宽的小道,路两边都有低矮树木和半米高灌木及草地。西五栋别墅后车库门大开,小安在棵树后摆手向他示意。

小安,安留存,比澹台博宽年长几岁,是曹金灿舅舅家的孩子,不服管教不肯正干。去部队混够两年,退伍回家待业。未曾想跟着尉迟林南混江湖,却异常想混出名堂。据说在追求辛海蓝,也有人说他其实是想从辛海蓝处学习江湖经验。安留存就是城市豪放人士,大把的空闲时间,天天无所事事游荡。

澹台博宽对小安异常了解,原本尉迟林南想塞给他提供学习机会,但是澹台博宽深知此类人不好管教,说话严厉了恐其翻脸,不管教吧,小安也会按其思路胡来。

澹台博宽为了使他免受其烦,建议尉迟林南交给辛海蓝来点拨,既可以让女子柔情灭势,消磨其嚣张气焰。也可以让辛海蓝多个帮手,更可以让女子找一个亲手调教的男朋友。多种思路让澹台博宽说与尉迟林南,尉迟林南赞不绝口,也说出了其心中顾虑,那就是让小安自感艰辛,最好让尉迟林南甩脱包袱。

因为安留存是曹金灿的兄弟,亲戚里道考虑,尉迟林南也不想耽误安留存的前程。曹金灿的舅舅也是管教不了其子而塞给尉迟林南,狂龙邦帮主也是迫不得已所为。

安留存,长相一般,身形微胖,粗眉园眼,个头较高,光头亮出其后脑有把。此刻小安一身运动银色衣着,脚穿灰色网鞋。注视着澹台博宽的眼睛扬眉低语,“泥鳅,如果没有跟错的话,那几个家伙,将车开进车库连门也没关,就躺倒车边了。让安哥担心的是那位上年纪的家伙,不知道何故口鼻流血,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什么口鼻流血啊?你进门内查看了吗?不是说让你盯着就行,这……”

“什么?帮你这么大忙,帮成罪过了吗?”安留存觉得其为澹台博宽帮忙办了一件大事,没说领赏之事吧,反而被一顿埋怨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紧接着安留存高扬起那颗巴子头满脸厌恶之色,随及左手拍打右手背,话语玩世不恭,“好了,辛小姐交给的任务完成,爱怎么的……随便。”小安话语说完,扭脸扬长而去,澹台博宽也懒着理他,暗自盘算车库内状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