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七十四章 审时度势 安排出自顾虑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34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腿上和胳膊上被杂草中的荆棘和树枝划破多道血口,将连脸上也未能幸免,看见颌菓茶应缇与他同样方式过来却身上无此情形,十分不解其中缘由。本来他还想借此向尉迟林南表功,两眼放光的看着颌菓茶应缇嘴里却没有声响。

“哦哦,无论如何等我们回去,说什么也要谢谢应缇老板的。”尉迟林南此时似乎刚发现颌菓茶应缇到来一样,迎着颌菓茶应缇紧走几步一把抓住对方的右手就是很热情的握手问候。

“谢谢,应缇老板,我们应该好好谢谢您的鼎力帮助。回去我们定当重谢。山鹰过来一下!”尉迟林南与颌菓茶应缇亲切握手问候后,就急忙摆手呼叫山鹰。

山鹰见状也急忙过来伸出右手,看向王慧娟言词有深意,“这位先生实在是助人及时,我建议小蛐蛐的妈妈不能亏待这位朋友的。”王慧娟听到山鹰如此话语,不明白其中深意,异常不解。颌菓茶应缇的面孔在她看来异常生疏,让她所想也是澹台博宽热情招待的事情才对。

她怀里抱着小蛐蛐,感觉不宜前去握手问候,直接喊叫澹台博宽要求代表,“谢谢啊,建朝快替我们娘俩表示谢意吧。晚上你们哥几个绝对不能慢待了这位老板啊。”

颌菓茶应缇的外表就是近四十岁的摸样,王慧娟是万万想不到她怀里抱着的小蛐蛐与颌菓茶应缇的关系的。更甚至与觉得男子与尉迟林南是朋友,更难懂颌菓茶应缇会是未来的儿子过来看她。

山鹰突然想换了一个人般的变化,让澹台博宽发现其很反常,看向颌菓茶应缇两眼试图验证其说法,颌菓茶应缇微微点头,随及也是热情话语,“山鹰,是在下在畅井市认识的朋友,与尉迟先生也有些接触。既然如此都不是外人,能帮点小忙实在不足挂齿。回去后让我请客吧,正好我有一家饭馆刚开张,邀请你们捧场总是可以吧。”

颌菓茶应缇似乎是因为其刚开张的饭馆需要拉人气,如此的考虑之下,几个大人怀着各自的想法均没表示异议。然而,王慧娟怀里的小蛐蛐心里很不痛快,那边的小姐姐霏霏感觉挺友好的。他就有自己的想法提出了意见,“蛐蛐要说话,蛐蛐有意见。蛐蛐要与霏霏玩。蛐蛐不去饭馆。”

在小蛐蛐理解去饭馆一点也不好玩,喝酒吃菜本就没他的份,他不愿意为了吃饭浪费大把时间。他要与霏霏一起玩别的,还有霏霏的宠物很特别。

“耶嘿,小蛐蛐,有自己的想法啊。”澹台博宽满脸怪异的神色看向颌菓茶应缇,话语内涵味道十足就是说与其感觉的,“应缇,你看我们家小蛐蛐的想法,是不是很奇怪。”

澹台博宽的说法也是考验,他不明白真若现在的小蛐蛐与未来的小蛐蛐见面会有啥局面。让他思来想去不明白是否两人的思想是否有相通,这种事情没有经历过,实在让他很好奇。

“小蛐蛐所说言之有理,到饭馆去的话,因为那里有空调可以很凉快,那里有儿童活动的地方。小蛐蛐不喝酒,可以配霏霏玩嘛。”颌菓茶应缇能够获知小蛐蛐的动机,一番游说小蛐蛐想想也不住点头。

“那就这样吧,蛐蛐要上去凉快一会儿。”小蛐蛐抬起右手指向高处,也是小蛐蛐的话提醒了沟沿上众人意识到也是该离开的时候了。闷热的天气,山谷里也是湿闷的气息。经过那番殊死搏斗,山鹰和尉迟林南也是疲惫不堪,心力交瘁,早就巴不得飞身而走。

“我怎么不明白了建朝的心思呢?帮主,你觉得他奇怪吗?”王慧娟对澹台博宽看向颌菓茶应缇的眼神和说话方式感觉很奇怪,似乎澹台博宽与颌菓茶应缇既熟悉且又是很陌生的感觉,让她觉得澹台博宽很不正常。

澹台博宽此时面对两个小蛐蛐是复杂的心情,他心中的感觉异常奇异,也是一种现在和未来的精神折磨。忽然间让他意思到未来的儿子肯定来到此时有说法,看到连山鹰也是满脸慈爱的注视着颌菓茶应缇。他觉得因为他的行动迟缓,肯定错过了观看颌菓茶应缇与山鹰接触的画面。

“翠玉,走吧!中暑药丸吃了还应该多喝点儿白开水,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吧。小蛐蛐我抱着,霏霏交给帮主你了。建朝扶翠玉一把,那位老板劳驾你头前带路。”山鹰一口气说出很长的一段话,将澹台博宽稀罕的眨巴着眼睛不断向王慧娟作出暗示。

王慧娟对她与山鹰和尉迟林南遭遇的凶险很是在意,关键时刻这位泥鳅被躲过了。她心里多少还是对澹台博宽有点着急,尤其是小蛐蛐无意间说出念塔霄游,尽管不明白小蛐蛐能不能飞起来,但是最起码生死之间澹台博宽没来就是缺憾。

“看什么看,小蛐蛐等着你让他飞起来呢。山鹰把小蛐蛐交给建朝,山鹰也够累的了。”王慧娟满脸着急的神色,从山鹰手里拉过小蛐蛐,直接将小蛐蛐塞进了澹台博宽手里。

“什么飞起来,怎么飞?”澹台博宽惊愕中将小蛐蛐接过来,看向面前的小蛐蛐,又将目光看向山鹰。山鹰很疲惫的神态,他看到了。但是对于山鹰何以会如此不明白。

“哦,慧娟不说,我们都快忘记了。建朝,念塔什么游来着,飞一个让帮主也长长见识。”尉迟林南经过王慧娟提醒也想起来了在山壁之下的情景,手指小蛐蛐就是满脸笑容。

在尉迟林南理解,就是小蛐蛐被澹台博宽说与小孩子的故事被揭穿了。并不是认为有功法真的能让人飞起来,尉迟林南说笑之声就是玩笑,这点已经让澹台博宽看的很清楚。

“小蛐蛐,你说你会飞,还什么游了。”澹台博宽伸出上手将小蛐蛐举起来,小蛐蛐满脸羞愧不敢看澹台博宽的眼睛,扭脸转看别处脑袋里异常慌乱。本来这事他与澹台博宽之间的秘密,无意之间说漏嘴了,心里已经意识到了错了。

“我说,那个建朝啊!我们时间很宝贵……小蛐蛐中暑还没有好好恢复,回去就需要多喝凉开水。”颌菓茶应缇的喊声很及时,澹台博宽见状只好把小蛐蛐抱怀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