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七十一章 研究办法 预谋不期而至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07 2013-08-11 20:57:35

  颌菓茶应缇看见他也走至其身边观看,急忙将画面全景展示。山庄内院子里很多大坑,不规则的排列,很多屋舍倒塌,树木植被被毁。就连一处水池也内打破围护墙,池中的观赏鱼也死了一地。

“不好!山庄被灵邪攻击了。这些心态丑陋的家伙,真是坏事做绝,丧尽天良。“

颌菓茶应缇拨动内置机关按钮,将山庄内全景画面转换图景分析,赫然看到许多人倒地的印痕,都是血迹斑斑的摸样。再行角度拟化填充,虚拟场景里显示山庄内的人受到了灭顶之灾。

“蛐蛐,快看看有阶朗碧青或者尉迟林南没有。王慧娟和小蛐蛐……山鹰!快看看……”澹台博宽也忍不住喊出声来,心中默念祷告异常不敢相信山庄的变故如此巨大。对颌菓茶应缇猜测的事灵邪所为,更是感到一头雾水,“蛐蛐,圣道和邪道,应该与尉迟林南没关系吧?”

澹台博宽不愿意看到山庄内有尉迟林南的身影,真若尉迟林南有什么危险,王慧娟和小蛐蛐是与尉迟林南一起出来的。他不敢去想尉迟林南有什么凶险或者山鹰有什么凶险。

震惊于山庄被严重破坏,担心家人会无意间踏入山庄,惊恐万状的思绪迫使他心跳嗓子眼,头昏脑涨汗流浃背。也许是今天遭受过多的恐惧事情,他不堪一击的焦虑的眼冒金星,身体瘫软,摇摇欲坠。

“山庄内没有尉迟林南的踪迹,山庄内还有几人被掠走了。圣者就是正道好人,看来这里的争斗是异乎寻常的惨烈。”颌菓茶应缇的无疑就是一记强心针,让他渐渐将悬着的心放回肚子里,对于颌菓茶应缇所说的灵邪充满好奇,“蛐蛐,你朋友帮忙是为了魔邪,灵邪和魔邪那个厉害呢?”

“毫无疑问是灵邪了。与我们争斗的主力是玄邪,比灵邪还厉害,这就是你朋友手里有千金优柔的原因。这里让人奇怪,到这里来的灵邪居然有玄邪护卫,看来圣者凶多吉少。宽宽快让我们看看,那是什么人?”

颌菓茶应缇将地形延展至外围,赫然发现山庄北面有几人在移动。两人全神贯注,聚精会神望过去。画面遥展贴近,顿时发现一个山洞口站着山鹰,尉迟林南,王慧娟,小蛐蛐和一位陌生女孩儿。大家都是轻松之态,围看一只奇怪生物。那个生物也是模糊的影子,站在石后摇摆身体。

澹台博宽不禁大喜,他明白王慧娟和小蛐蛐应该是安全的,止不住喜悦,喊叫道:“蛐蛐,快看你妈妈和你都平安无事,太好了。谢天谢地,太好了!宽宽为你们母子俩担心死了。”

王慧娟和小蛐蛐都是满脸轻松的表情,就是山鹰也很诡异的张着大嘴傻笑,看来他们都没有遇见什么凶险。让他推算出理由,就是无意间侥幸与灵邪擦肩而过了,如此解释更符合他不愿意面对现实的心愿。

但是,他看向面前的颌菓茶应缇却发现男子泪流满面,满目辛酸的低声哭泣。他开始以为蛐蛐是看到了王慧娟思母心切所致或者看到他儿时之态而百感交集,仔细顺着蛐蛐的目光看过去,却发现蛐蛐看着那个小女孩儿的脸而痴痴目光。

“蛐蛐,这个女孩儿是谁?你认识她吗?”澹台博宽发觉那个女孩儿也就是两三岁的样子,摸样可爱扎着两只小辫子,身穿红色小裙子异常天真可爱。

“原来她也在这里?还有酷蛋……”颌菓茶应缇口中念念有词,像一个儿童般哽咽声声,且时断时续让澹台博宽异常好笑。没想到面前男子都已经一百余岁了,还是如此可笑的举动让人感觉诧异。

“蛐蛐,哦。应缇大哥,我们快点下去吧。他们都很安全,还是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澹台博宽伸手揽着颌菓茶应缇的肩膀,轻拍着男子的后背提醒男子尽快下去与大家见面,“应缇,好了好了,不管你对谁特别关注,我们快点想想办法下去吧。”

“嗯嗯,知道了。呜呜呜,明白了。”颌菓茶应缇拿出皮毛巾将脸上的泪水和鼻涕几番擦拭,看着地形图渐渐平静了情绪,“我们从山庄门前过,不现实。即便将飞行器再换成跑车,也是不容易过去山后的。他们肯定有怀疑。从山脚爬上去,那里山势陡峭,也让人揣摩动机而站不住脚的。最好的途径就是他们身后的临近山体了,环山路可以装作无意发现他们,尽管中间隔了几条山沟,不过距离较近比较符合情理。”

颌菓茶应缇将临近几人所站位置一番分析,只能选择在山道边上假装邂逅。那里距离隐蔽山洞口较近,尽管将几人接到山道上费点周折,为了避嫌还是很好的相见途径。

很快碟状飞行器停靠狭窄山道,颌菓茶应缇盘算着乘车人数,演变出灰色房车的摸样,车体上刷车售房广告,且与澹台博宽统一了一下口径。两个人精心的谋划了一番演戏台词,从房车上下来便走至道边石头上正式上演。颌菓茶应缇没有主动上前,因为其外貌已经是壮年,不应该像澹台博宽般容易激动。

澹台博宽轻松登上道边一块岩石上振臂高喊,“山神啊,这么热的天,找个凉快的地方也没有,难道要热死建朝吗?天啊!天啊!”他对错落而下不远处的几个人熟视无睹,但是距离也就是十余米,下面十几米的人不可能听不到。

尤其是澹台博宽直接将他的名字捎带进去,更是让耳朵敏锐的人,非常容易辨认。紧接着他又是一通狂呼大叫:“山神啊,原谅我魏建朝的愚昧吧。借个地方撒泡尿,千万不要怪罪啊。”颌菓茶应缇从道边查看风向,正好是顺风,下面的人真的不及时制止,也许那泡尿就顺着风势化作细雨淋湿某人的衣服了。

第一声喊叫就被小蛐蛐听到了,小蛐蛐异常激动的拉着王慧娟的耳朵,“妈妈,快听是宽宽。宽宽来了!真是太好了。”王慧娟闻声也觉得异常熟悉,看向山鹰,山鹰抬起右手向高处指了指。随及尉迟林南也是满脸惊异之色,转来转去查看声音来自何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