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八十五章 色用之策 竟然出其不意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62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坐在椅子上看向屋内,墙角、窗前确实布置的高贵典雅,异常紧凑。对面白墙上悬挂梅兰竹菊水墨画,为屋内营造着一份儒雅之气。澹台博宽在冷风吹拂下,手捧水杯浅饮慢酌,渐渐不再烦躁不安。

片刻,女服务员端上两大碗面食,他毫不客气的狼吞虎咽般下肚,运气提神心情趋近平常。可是,左等右等不见颌菓茶应缇出现。

那位女服务员一直站立工作台前,静静注视着他。他回眸去看也发现了女子的浅笑,对于风堤云贵面馆的由来,他便有心追问详情。

“美女,可否告知如何称呼呢?”

“嘻嘻,叫我迎秋就行了。有何吩咐尽管说吧。”

“哎呀,这么巧啊,你叫迎秋。看看,我叫泥鳅。我们名字的最后一个字一样。”

“先生姓倪吗?那么就让我称呼您倪先生吧。老板说过,您若还有其他要求,比如像洗浴什么。楼下后院就为先生准备着此项服务,有此要求吗?”

被称作倪先生,确实出乎他的预料,顿时令他深感有趣,急忙向面前的女子微笑、颌首表示认可。面前的女子顿时异常满意的轻松神态,令他又暗自怀疑。直觉感到此女子与皿离賁兴是相反的心态,让他淘神费解不明白今天还能再遇见什么奇事。

女子的笑容让他看到了深意,似乎是此女子有迹象表明要陪浴。他急忙肃穆表情查看女子容颜,发觉女子眉眼还算俊俏,肌肤趋于白皙,但是笑起来鼻子两边的腮显八字形浅痕很勉强,他以为那是女子的矜持表现。想入非非是刹那间的接受暗示,那女子居然故作娇恬扭腰斜跨,确实有点感性韵味。

澹台博宽的身上衣物已经快被汗水、雨水多次冲刷了,得闻如此安排备至的照顾,顿时浑身不自在。很快打消了探问面馆由来的好奇,被迎秋带领后院沐浴、冲凉。

沐浴之处在后院的角落,那是高达三米高的黑乌色外表桶装物,有一米深陷在屋内的地板下,上部两米需要爬着节节升高的台阶而上。木桶的边上置放着一张单人木床,床上凉席,浴巾一应俱全。迎秋从房屋角落拾取白色毛巾扔与他,随及满脸媚笑意味深刻的秋波暗送。他心里荡然舒坦一下,心脏陡然升高般的激动。

他拾阶而上顿时感觉不解,此屋也就是仿古建筑外表,屋梁在四米高处露出未经修饰的木制檩条,均是黑乌之色起明发亮。直觉让他感到梁与檩条并非就是天长日久被熏黑的,似乎就是被黑乌清漆所抹就。登到高处他猛然感觉有下面有火加热的迹象,桶内的黑乌色让他看不到底,但是蒸腾而起的热气呈现阶梯式升高的趋势。按理桶内应该有什么手攀脚蹬之处,但是桶壁光洁溜滑令人不解。

他迟疑中明白太不正常了,桶内有一股清香很重,也伴随着弄咕隆咚的异味。而且若说颌菓茶应缇与他的关系,别人不知道的话,他是异常清楚的。那有小子为老子专程提供此种服务的,从情理上说不过去,想到这里理性抵御了冲动。他顺势走到了黑桶边沿,扭脸看向那位女子,没料迎秋已经宽衣解带刺身果体了。

“倪先生,嘻嘻,让你等着急了吧。迎秋这就过去哦,嘻嘻!”女子的话语充满惑诱,挺胸吸肚也是奥妙有致。尤其是迎秋两眼喷火闪着光焰,让他怦然心跳不断加速,顺势影响他也褪裤甩衫,追求自然。深为如此美事突然降临,感觉浑身血液沸腾。

难道是此饭馆长期就有这种陪浴传统,他嘴里哈喇子流出多长,有点相信了迎秋的好意。迎秋之体态也扶着捅壁而来,肌肤之色光亮生辉。二人逐渐接近,他却猛然心情烦躁起来,不祥之感萦绕。

“迎秋,等等!还是劳烦姐姐去将小弟遗忘在饭桌上的手机拿过来吧,小弟等一个朋友的消息很重要。”

澹台博宽不想正在办理一件棘手的事而过于分心,且面前女子激动的呼吸声不断急促,似乎因为急于办那件情*事而忘乎所以。

“什么?我们先亲热一下,再拿不迟。”迎秋的额头似乎是因为过于激动而香汗直冒,嘴里的话语说出异常温柔和充满磁性。迎秋渐渐接近了他身边,行将以雨替接近他身侧,他突然心底有声清晰,“宽宽,小心啊!”那声音从心尖发出窜至脑海充盈,那是小蛐蛐的急促喊叫,又像是颌菓茶应缇喊声。

澹台博宽受惊吓选择从桶沿纵身跳下,地面是青色地板,让他的脚底板生疼。他自下仰望高处的女子,话语里出言关切,“姐姐的美意,小弟不胜感激。我们不如床榻上先温存一下如何,再说刚刚吃的很饱,没听俗语俗话嘛。饿不剃头,饱不沐浴。”

木桶边上的女子转瞬间脸色发青似乎因为他违背了她的意愿,也许是过于激动而猛然浑身发抖。迎秋哆里哆嗦的伸出左手食指指点着他,“倪先生,你开什么玩笑,就你身上那股臭汗味,是不是太不讲卫生了。快点上来吧!”

那位女子居然因为他的不配合而气势汹汹的怨恨摸样,似乎就是期盼他尽快上去洗浴,才可能成就二人的好事。澹台博宽顿感面前的女子哄骗他上去动机不祥,他更不敢轻举妄动。仔细观察高处的女子因为生气而胸前起伏跌宕,似乎双拳紧紧攥着要下来与他理论。

“呵呵,姐姐不必着急的,拿盆水简单冲洗一下这里,不会影响大碍的。快下来为小弟接盆温水即可。”

澹台博宽异常疑惑此女子居然如此不知道尊重客人的意愿,疯子齐连彪也曾在其酒店内多次让他去开荤刨妞,每次他都是大爷的做派,被女子照顾的异常舒服。此番,迎秋居然是让他给予服务的标准,让他异常不解谁应该是客人。

高处的女子猛然间表现怒火中烧的表情,急哼哼的从上面爬下来,径直坐到床榻处穿衣裹身,收拾停当竟然要出门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