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八十七章 刻意隐藏 忧心时间匆匆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66 2013-08-11 20:57:35

  尽管知道颌菓茶应缇话语之中并无恶意,但是澹台博宽依然恍如被电击打般浑身不自在,想想王慧娟真若知道他的糗事,不定如何讽刺。他急忙向面前的男子声明道:“应缇,这事不会被小蛐蛐乱说吧。”在黒木桶边沿时,他仿佛听到了小蛐蛐或者颌菓茶应缇的喊叫,让他异常窘迫心绪不宁时的失态。

他呆若木鸡的神态,满脸愁苦盯着颌菓茶应缇。后者,转到其左侧蹲在地上查看他左腿上的彩绘纹身,那是一条张牙舞爪的恶龙,颌菓茶应缇伸出右手掌触摸着龙身龙纹,端详着龙眼,话语颤抖,“宽宽,放宽心吧,王慧娟不会知道的。就是你腿上的纹身太显眼了,炎热夏季肯定不会让你轻松,应该是图案吸引了别人注意。”

“小的时候图案不是非常明显,现在越来越清晰了。近些年,我每当夏天来到一直是长裤遮掩。穿着长裤会被人发现,应该不会吧?”因为他身上的纹身被人发现他的行踪,让澹台博宽难以置信。

颌菓茶应缇起身站立,步至其身前,探手从衣柜内挑选了一套淡蓝色衣服,交给他手里。颌菓茶应缇两只眼睛黑乌闪亮,“除了你身上的纹身,还能有什么迹象能引起别人注意呢?”

“什么?这个身上有纹身的不会就是我一个,应缇的推测太玄乎了吧?”他猛然想到试图算计他的名字叫迎秋的女子,回想细节并没觉得那位女子就是盯着他的纹身有过好奇。手中接过衣物,又让他深感奇怪,“这么热的天,不会是让宽宽捂痱子的吧。”

手里感受着这身衣着异常厚实,尽管自手指尖传来凉爽之气,但是走出门外就是午后骄阳,他的判断对颌菓茶应缇的作法表示惊讶。

“穿吧,这是隐藏宽宽纹身的遮挡物,请相信来自一个异常文明国度的发现。穿到身上你不会感觉有什么累赘的,这是蛐蛐的太空服。”颌菓茶应缇的话语真切认真,转手又从柜内取出黄色T恤和短裤及一双崭新的黄色网鞋,走到床榻前置放床面。颌菓茶应缇回转身看向他,语气急促,“酷蛋儿的体力补充迫在眉睫,快点换上衣服吧。需要穿转空古历时空,等酷蛋儿被安顿到位,再回来我们就是收拾想对宽宽不利的人。”

颌菓茶应缇说完不等迷瞪之中的澹台博宽作出反应,便手拉屋门把手开门而出。随及楼房猛然颤抖,恍如地震来临时的征兆,让他急忙手忙脚乱套上淡蓝色衣裤。他还是觉得颌菓茶应缇的东西肯定货真价实,尽管那身衣服是连袜带手套,听到要去一个异常陌生的地方,他确实好奇压倒了一切。

飞快按照颌菓茶应缇的吩咐装扮整齐,确实让他顿然目瞪口呆,穿衣镜内那身淡蓝服装在身上不见踪迹,左腿上的纹身也没有了画面。通体黝黑就是他固有的本色,淡黄色T恤和深黄色短裤看着都感惊奇,接着登上黄色网鞋,从头到脚就是黄色逐渐加深的外表。

从屋内快速跑出,他还是下意识向后院看向几眼,后院传来繁杂的脚步声异常凌乱,还时不时有喊叫声听的瘆人,“锅炉爆炸了呀,屋塌墙倒,快点打119救人啊!”

“哎呀妈呀,怎么可能有这么难闻的气味啊,大家快散开呀。化学毒气很难闻呀!”

毫无疑问,那是胡中强派人对他精心设置的陷阱,又是爆炸,又是毒气,让他禁不住恐惧惊秫。转身他急忙奔向前门,天井里的光亮还是明朗,毫无疑问气温还会很高,然而他并没有感觉到暑热难耐,反而自衣物表情传来股股清凉。

颌菓茶应缇的太空服确实是好东西,那种神秘材料织就的布料,似乎打开了无数小空调般让他异常舒服。还能够去似乎非常神秘的空古历去转转,他心里涌动着异常激动的思绪。

门外,南疆的夏日就是热风搅合着细砂在飞舞,大地蒸腾而起的热浪,只会在夜幕降临时才能被打败,接近夜半会让人凉爽片刻,接近凌晨会寒冷受冻。白天热的难熬,黑夜却冷骨彻肺。

视觉里,还会看到大地被烈日抽取的水分蒸发而上,眼望远处画面被扭曲变形。他就要跑至房车的边上,忍不住好奇要感受可以煎蛋的石头是不是依然滚烫。俯下身看到那块石头半米见方,右手摸着棱角,没有丝毫热气,手掌按压平面,确实仿佛温温的感觉很舒服。

“宽宽,能快点儿吗?酷蛋儿已经快坚持不住了。别墨迹了。”耳边传来颌菓茶应缇很不耐烦的腔调,让他看着十米外的房车车门严丝合缝的状态而不明所以。

“哈哈,就来就来,连蹦带跳。”澹台博宽也是和缓舒放的语气,直起身形就迈步奔跑,网鞋鞋底似乎能够助推步伐,他的一步一步居然迈的很大,轻飘飘般的似乎在飞。

手里车把手登上房车,来回转看却发现车内就是霏霏和酷蛋儿的身影。山鹰、尉迟林南、王慧娟和小蛐蛐均没在车内,他顿然惊异发声,“他们人呢?小蛐蛐和山鹰去哪儿了?”在他理解很可能就在饭馆对面的消夏空调大屋内凉快,因为房车内空调长时间开着会很费油,他也是对以小蛐蛐之心度颌菓茶应缇之怀的意思。

“快关上门吧,他们四个人去郭家庄去了。你在饭馆楼梯上与人唠嗑之时,我就在送他们回家的路上。”颌菓茶应缇坐在房车驾驶位置,扭脸看着澹台博宽笑容满面。

“原来这件事,你也知道呀。”他与皿离賁兴在饭店门槛处的遭遇,都被颌菓茶应缇发现了,竟然还是在去郭家庄的路上。毫无疑问他的糗事,也应该被颌菓茶应缇看的一清二楚才对。尽管不理解颌菓茶应缇查看他的方式是何状态,能够从颌菓茶应缇脸上的表情里,还是能明白点迹象的。

颓然跌坐座椅,很无奈的让他猛然将车门关闭,嘴里口干舌燥感很浓,他真有点生气想发火了。

“宽宽,别生气!我也是为你安全考虑,到郭家庄没停一分钟,我就马不停蹄回来了。刚刚你出来更衣室,是不是听到后院很乱?”房车突然启动而行,颌菓茶应缇的话语出口解释,又让他深感无话可说,更是没有机会发飙责备。

“叔叔,你要水喝吗?”小女孩儿凄惨状声调自后传来,他扭身向后看见霏霏眼圈通红,双手臂直举一瓶矿泉水作势要递给他。他急忙起身将矿泉水瓶接过,定睛看向霏霏身边依偎的酷蛋儿,话语关切,“酷蛋儿怎么样了?好点儿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