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七十九章 暗自谋划 不料屡次受限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91 2013-08-11 20:57:35

  尉迟林南的计策,就是为许刚和澹台博宽及康米亚等三人刻意购买了空调和太阳能热水器,借以关心照顾的表现来显示关怀。又接着去川蜀人家美美的吃一顿消除三人的顾虑,拉近帮主与澹台博宽的及王慧娟的距离。最后,将澹台博宽一家三口带到碧青山庄后面的冰洞安置。

尉迟林南对于冰洞的喜爱,那里本就存在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他就是想勾起澹台博宽的好奇心,让澹台博宽能够在洞内居住几日。曹金灿从庙里求得的破解之法,就是冷冻澹台博宽一家三口够五天,也就可以实现目的了。

冰洞内有着神秘的气温变化,那是尉迟林南为之兴趣浓厚的原因。冰洞内弯曲迂回异常奥妙,洞口温度很低,然而洞内渐行渐进却不断升高。里面大洞套小洞,千奇百怪的石头能够看到奇异的景观。

尉迟林南是不想按照安为建和曹金灿建议的那样让澹台博宽一家受苦,安为建的损招直接将澹台博宽一家关进地下冷库,冷库内事先放点食品让被关之人封闭式熬过五天。尉迟林南心痛小蛐蛐年幼吃不消,深恐影响小蛐蛐的身体健康,所以没有采取冷库冷冻。

若能将澹台博宽一家骗入冰洞内,尉迟林南都布置妥当了他们一家一周的各种食品。真若冰洞的有规律封冻住了洞口,他也是可以推脱责任,借口冰洞变化难以琢磨,也就很容易得到澹台博宽一家的谅解。假如冷库门外上锁,他就让失去继续与澹台博宽交往的机会了。那个极易记仇的小子,离开冷库就会与他翻脸。

如此深思熟虑的考虑,尉迟林南也权衡了利弊,选择冰洞而没有将冷库当做束缚澹台博宽的地方。

而且澹台博宽与尉迟林南翻脸,势必带动澹台惠雨打抱不平,那个女子狂揍他的小弟事小,真若将澹台万博惹急了,就是一系列不必要产生的连锁反应。尤其是闾丘慧珍曾多次嘱咐他不要对澹台博宽过于绝情,他还是对闾丘慧珍的话当成正事注意的。

一路而来都是通行无阻,他未料到暴君肖来算会出现,那个已经命断烂窑厂的人蹊跷出现,且活蹦乱跳的让人难以置信。造成澹台博宽一路追踪暴君而去,他便采取应急方案先将王慧娟和小蛐蛐安排了。有王慧娟和小蛐蛐在冰洞内,他不担心再见到澹台博宽。他知道那个爱子如命的小子,肯定异常容易上钩。

可是,没想到他带着人与冰洞近在咫尺却受困山庄门外,颇受煎熬和折磨而让几人几乎送命。也是多亏了巧遇小女孩儿霏霏及其酷蛋儿能与山鹰合力脱险,但是再走至冰洞门外,酷蛋儿却站在洞口阻挡他的计划进行。那个小怪物让他恨的咬牙切齿,但是就连山鹰都无法撼动酷蛋儿,他只能另谋他法。

脑海里酝酿着让山鹰带走霏霏和酷蛋儿先行离开,山鹰都同意了,没想到澹台博宽和颌菓茶应缇出人预料出现,又让他的计划被迫搁浅。身体突然发生无法预料的变化,让尉迟林南发觉此症状以前任何时候未曾遇见过,那是一种令人倍受折磨的痛苦。

他只好接受新局面出现的状况暂时放弃,那种折磨他的反常状态让他担心个人安危,无法掉以轻心的是除了浑身肌肉痛。似乎还伴随着麻*痹神经和意志的能力,心慌烦躁的他十分难受。虽然颌菓茶应缇的药丸得到了缓解,可是由持续的症状变为间断发作,让他酸苦之感无法抑制。

此时,他感到充其量只是控制行动的能力得以休息,满脑想着的思绪却难以安歇。闭着眼睛初始之态,还可以听到周围的声音,渐渐有声音传入脑海确实异常遥远的声响,且模模糊糊渐渐听不到任何声音。时间仿佛静止般停留在车内,房车车轮传来的摇晃感渐渐没了,他感觉气氛不对,却无法再行感知任何外在声源和感觉,就连自己的心跳也没有了。

他恐惧的忍受那份宁静,四肢不受大脑支配,眼皮也无力抬动丝毫。无感无觉无知,尉迟林南感受着从没有过的状态渐渐没有了意识,他完全进入了休眠状态。

“宽宽,快醒醒,风堤到了。”小蛐蛐的呼叫声在澹台博宽耳边响起,他猛然睁开了眼睛,起身看向窗外,发现畅井市老街区风堤就在眼前。一幢古色古香的建筑物,楼台四、五层的格局,在二楼悬挂金字招牌:风堤云贵面馆。

有王慧娟的声音传来,她正在向颌菓茶应缇介绍有关风堤的传说,“这个民间故事被传的神乎其神,其实核心内容就是此处没水没树且任何屏障没有,却能够阻挡沙尘暴和龙卷风的侵扰,足以说明其神奇无法解释。”显然,王慧娟已经将那个民间传说已经讲完,此段话就是结束语。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我真的得到了一块风水宝地。神秘的风堤,天然无形的屏障。啧啧!”颌菓茶应缇满脸倾听故事时全神贯注的神态,以异常不解的口气加以评判,“翠玉居然如此了解风堤的风土人情,肯定还有好故事吧,有空多给我们说说,肯定也让我们能多长见识。”

颌菓茶应缇这么快的就知道了王慧娟的新名字,也让澹台博宽感觉异样。扭脸看向王慧娟抱着小蛐蛐大腿压着二腿,满脸洋洋得意的神态且脸色微红,澹台博宽可以观其相做推断王慧娟应该与颌菓茶应缇聊天又一大会儿了。

颌菓茶应缇就是小蛐蛐的长大后的局面,澹台博宽觉得颌菓茶应缇肯定很希望能与王慧娟更多的交流。母子连心般的感觉,也让王慧娟莫名其妙的兴奋不已,澹台博宽很希望能将实情告诉王慧娟知道。他可以想象一旦王慧娟真若明白面前的男子就是蛐蛐,毫无疑问的会让王慧娟边哭边说。

“宽宽醒了,妈妈,快看啊!”小蛐蛐手指澹台博宽,惊喜异常的向颌菓茶应缇做介绍,让澹台博宽陡然感觉小蛐蛐似乎知道颌菓茶应缇是谁,这种感觉异常强烈,那是因为颌菓茶应缇的状态与小蛐蛐高度一致。

“哎呀,这一觉睡得质量异常高,我很久没有如此无梦的状态。这个饭馆就是你……应缇大哥盘来的新店……吧。”澹台博宽看向那座高大黑乌建筑,肚子里是叽里咕噜的阵响,他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