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八十四章 领功受赏 代价尚不清楚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37 2013-08-11 20:57:35

  皿离賁兴似乎被暴君的出现惹急了,松开紧握澹台博宽左臂的右手,黑脸上骤然发紫,似乎气愤到忍无可忍的地步。皿离賁兴在澹台博宽面前捶胸跺脚,十分抓狂的摸样,令他异常迷惑不解皿离賁兴的动机。

“建朝,这事,你是无法解决的,就让大哥来办吧。”皿离賁兴向他撂下一句似乎下了很大决心的话,转身大踏步夺门而走。澹台博宽惊异万分的看着雷厉风行的人的背影,深感如同跌入虚幻迷茫的梦境。渐渐让他回过神来,理清思绪,再次品味皿离賁兴的话还是难以理解。

他刚想转身走向二楼楼梯,身后又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蓦然回首却发现皿离賁兴不知何故又转回来了,“啊!不是,皿离大哥,你这是……”

皿离賁兴满脸笑容露出稀奇古怪的神色,迎着他的目光,竭尽全力似的轻柔话语,“建朝,大哥要办的事,还是能尽快完结他的。但是,我……还有一事要说,等小弟没事时,我们能见面说点事吗?”

皿离賁兴的说话劲头,似乎有为澹台博宽消灾出力,等着领功受赏的意味,又把澹台博宽吓一跳。澹台博宽满脸愁容,话语有气无力,“皿离大哥,您要是希望从小弟这里得到什么好处,小弟确实无权无钱,就留下许愿了。”

畅井市,乃至腊新市的江湖,都知道皿离賁兴的手下勇猛顽强,异常难惹。经常为许多雇主消灾解难换取高额的报酬,这也是江湖之道常规之态。但是,在澹台博宽来看,暴君能够死而复生本就是一个谜,这个谜解不开,更别说去难为肖来算了。

他跟踪暴君,也只是为了解行踪,他真的不知道如何报仇的。在未曾遇见颌菓茶应缇之前,就是试图下药算计。知道颌菓茶应缇是其儿子,也是担心大蛐蛐斗不过暴君,反而得不偿失。除此之外,除了依赖尉迟林南想办法,其他办法依然需要见机行事。

“嘿嘿,看建朝说的,大哥对你的口袋无兴趣。就是希望建朝在大哥将此事完结后,能够帮大哥一个小忙,你看如何?”刚开始,他听到皿离賁兴的话就是极为同情他之故,似乎是见义勇为,梯田行道,暗自窃喜。没料到面前的男子还是要求回报,也属于正常现象。

“只要是建朝能够办到的,除了家人,其他一概绝不食言。”他只有许愿报答了,无论是何种条件,只要能够除掉暴君,对于他来说都可予以报答。当然,前提条件必须不能为此伤害其家人,这点也是江湖行走基本底线。

本来说与不说,大家都是清楚明白的。但是皿离賁兴身后的皿离家族,经常不按照常规出牌,这些事情还是很多人事后向江湖通报的。

“那是自然,好吧!成交,我们一言为定。嘻嘻!”刚开始,他还以为皿离賁兴也有与暴君不共戴天的仇恨的。没想到,皿离賁兴的抓狂而走,还在算计着他的承诺。就让他还是感觉皿离賁兴城府极深,看来对于皿离賁兴的防备之心依然不可掉以轻心。

江湖规矩握手是必须的,澹台博宽急忙回转身形向皿离賁兴伸出右手,然而皿离賁兴的临别赠言,却让他激灵灵明白他又被皿离賁兴套牢了。因为皿离賁兴的话,令他匪夷所思苦涩难懂。

“建朝啊,其实你会的一门手艺,是我教你的。但是,你只是学了一个皮毛。”

皿离賁兴撂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听任澹台博宽独自在楼梯上发呆,皿离賁兴不再作任何解释,随及转身快步离开而去。澹台博宽人虽未动,但内心思绪万千,念塔霄游术是巧里海蓝传授之法。除此之外的偷盗技艺是江湖很多老家伙说出的细节,他反复验证渐渐领悟的。除此之外,他还是懂的一门奇术,他长久以来一直觉得是他与生俱来的。

那就是放囤困积术,一种异常诡异之术,那是异常复杂的心智发挥术。因为异常劳心劳力,让他经常惰于练习,不是因为生活被逼的走投无路,他轻易不会予以施展。下的时候,他经常饱受饥饿困苦之难,逼急了就施展一番解困。近年来,随着生活条件日益转好,他几乎没有再施展过。

此术竟然是皿离賁兴传授于他的,让他搜肠刮肚思索良久没有任何印象,显然皿离賁兴忽悠他的成分居多。貌似是皿离賁兴很担心他突然玩失踪,那样那位见利忘义的人就没有好处可得了。但是,澹台博宽曾经是小人,那是因为被生活艰难的影响。现如今,他有家有口,特别有一个宝贝儿子,为了儿子,他已经成为了言而有信的人了。

皿离賁兴的顾虑简直让澹台博宽快笑掉大牙了,想至此,他不住摇头苦笑,决定不再自寻烦恼。直接走上二楼,转进与颌菓茶应缇商定见面的房间。旧式格栅式门窗,映入眼帘,此楼居然是古典式建筑。中间位置中空是偌大的天井,围绕天井许多房间,立柱支撑仿木走廊迂回一圈,秋思二字悬挂房门之上。

走进屋内,一张八仙桌漆雕暗红,周围一圈高背靠椅。空调冷气阵阵,异常凉爽宜人,然而屋内却没有颌菓茶应缇的身影。他正待退出房间,临近屋内出来一位二十余岁的女子,该女身穿黑低暗红露臂上衣,下穿浅色褐裤,脚上一双黑色布鞋。

女子长发高挽,面皮白皙,落落大方,话语轻柔,“您是应缇老板的客人吧,快快,请进!等您多时了。”女子手势标准,笑脸和善,盛情难却,他急忙走进屋内。女服务员拉出高背椅,随及端起盛水白瓷壶,为他斟满一个玻璃杯水。

“请问先生,是否还需要什么?嘻嘻,听老板说先来一碗草菇面,不知道是不是先生需要的。”女服务员话语如此说法,想来也是颌菓茶应缇特别嘱咐过的,他急忙张口回答表示需要。

“是有点饿过顿了,那就端上来吧。不过,你们老板人呢?”

“哦,老板吩咐先行做面。他便去后院忙乎些事情,也该回来了。”

“后院,哦。好吧!快快把面端过来吧。”

“好!稍等片刻。”女服务员转身出门而去,为澹台博宽端面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