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八十六章 心怀叵测 不料情势急转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03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站在门边冷眼看着女子就要开门出去,猛然上手将屋门紧紧扣上。他经历过几次流风之事,也是第一次遇见此种怪事。

“这位姐姐,收了别人的钱,居然没有让客人满意就走,是不是很不像话?”

他的话语出口,未料到面前的女子居然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似乎是听到说与她知道的奇事,迎秋眨巴着不算大也不算小的眼睛,盛气临人的话语,“倪先生,你觉得你有资格来说这句话吗?你开门看看谁来了吧。”

澹台博宽急忙侧耳倾听,发觉门外确实有人敲门,声音很轻,“迎秋,好了吧,快点出来吧,时间快到了呀。”那个声音似乎出自一个低哑男子的口中,略显着急和焦虑。澹台博宽狐疑不解闪身一边,迎秋突然将屋门打开,将来人伸手猛然拉进屋内,迎秋脚步飞快奔跑声远去。

进来屋内的男子,三十余岁,发际很高,露出光洁明亮的前额,脑后头发梳理的异常光亮,粗胳膊粗腿,赤背穿着一件蓝底白花大裤头,肩头至后背黑线燃青色纹身。男子脚上着蓝色网鞋站立屋内,回身面对澹台博宽,便让他看见该人胸前自肩后到右前一个纹身很凶猛,那是一只瞪着血红双眼且呲牙咧嘴的野狼。

来人诧异目光盯着澹台博宽,呆愣两秒猛然目露凶光,随及挥动双手向他扑来,“死泥鳅,你居然还活着,让胡中强再送你一程。”胡中强个头不高,但是异常彪悍,曾是暴君野狼帮执法队老大,最是狠毒残忍的角色。

澹台博宽看到迎秋出门撒腿就跑就明白自己险些被她算计,闻声得知门外进来的居然是野狼帮老大之一的胡中强,顿时明白屋内毫无疑问有能致人死地的机关。未待胡中强作出狠毒动作近前,他便灵巧如猴般闪身出门,随手将对开的屋门带上,眼疾手快将锁挂上锁死。

“泥鳅,饶命啊!我也是受人指使,迫不得已。快放我出去吧……我家里还有八十岁老母亲要赡养,可怜可怜我吧……快把门开开吧,木桶快崩溃了。”胡中强眼瞧着门被澹台博宽自外锁上,顿时嘴脸被恐惧威慑的嘴歪眼斜,祈求哀告之声连连。

澹台博宽对胡中强是了解的,此人就是暴君最得力的助手,在暴君旨在对他及其他的好朋友们的打击和杀戮就是胡中强亲自实施。自从暴君被许刚设计处死,胡中强便人间蒸发了般从畅井市和腊新市消失不见了。此番迎秋的美人计施展,居然是以胡中强为幕后指使,让澹台博宽怒火中烧要夺其性命。

“泥鳅,放过我吧,我也是迫于无奈才痛下杀手的,我是被人迫逼所为啊……我知道是谁要害人,那个人只有我能找到,真的!我不骗你。”

胡中强在屋门后苦苦哀求,让他异常惊讶屋内男子一直是压低声音哭诉哀求,似乎就跪在门后,搁着门缝诉说内情。澹台博宽站立屋门前怒不可遏,没想到暴君的势力依然还是如此的明目张胆来对他下死手,他确实很愿意看到胡中强得到应有的下场。考虑到暴君被复活,肯定幕后还潜藏黑手,他很想知道那人是谁。

正好利用胡中强求饶活命的机会,他要要挟胡中强得知内情。于是,他趁机追问,“知道泥鳅对你恨之入骨吗?明白就好!不说出令我满意的情报,你就等着你八十岁的老母亲孤独饿死吧。”

“明白,泥鳅只要你放我活命,我一定把我知道的事都告诉你。想杀你的人,不是暴君,那是一个潜藏在幕后的家伙。暴君也是被那人迫逼所为,我们很多人都听命于他们的。只要你肯放过我,我一定全部告诉你。”

“好吧!只要你说的是实话,我可以放你一马,但是你若故意骗我,追到天边我也要赶尽杀绝。我答应你。”

“泥鳅啊,那是碧青山庄里的人。泥鳅知道我的老营生吧,那也是他们迫逼我所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置你于死地的原因,其实真的不是出自我自己的意思。”

居然是碧青山庄的人,让澹台博宽神情恍惚的难以确信,那群居住在碧青山庄的古怪人群,深入浅出似乎与世无争,何种情况纠结,他们要对他痛下死手呢?温泉山浴场的缘故,尉迟林南与碧青山庄有联系,从道理上似乎不应该如此。就连尉迟林南平时多有善言,对阶朗碧青尊敬有加。显然,胡中强就是在欺骗与他,顿时让他着急的想拔腿就走,无论屋内是何种阵势,以及会造成何种伤害,他就是执意要胡中强死。

“你居然敢骗我,那就自生自灭吧。”澹台博宽咬牙切齿的对胡中强一番呵斥,转身手里捏着钥匙就准备向院子里走去。屋内的胡中强见状,两只手拼命抓着门缝,歇斯底里的低沉吼叫,“泥鳅,我要骗你,那就天打五雷轰,让我不得好死啊。”

他转身便看见颌菓茶应缇不知道何时站在屋檐下,向他做手势要求放人。澹台博宽气哼哼的看着自己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样子,转回门口对胡中强低吼,“门马上为你打开,快点把短裤脱下。”

屋门打开,胡中强浑身颤抖的将脱下的短裤交给澹台博宽手里,刺身果体扭头就拼命向后门跑去。澹台博宽手里拿着异常潮湿的短裤准备借以蔽体,身边走过来颌菓茶应缇伸手制止了他的动作。

“宽宽,扔了吧。快点离开这里。”颌菓茶应缇抬手打掉了他手里的短裤,弯腰手拉着澹台博宽的左手腕,快速跑离开夹道至院子里。

“颌老板,你不再进去屋里面看看有什么吗?”

“没必要了,胡中强说的危险是存在的。真若进门就出不来了,快去换身衣服吧。”颌菓茶应缇将他带进饭馆一楼过道里的房间。屋内两张小床,角落里一排更衣柜门。颌菓茶应缇打开其中一个柜门,甩手让无衣蔽体的澹台博宽自行挑选,颌菓茶应缇满脸笑容看着他更衣。

“颌老板,你刚才去什么地方了,不会是一直盯着宽宽看吧?”

“嘻嘻,本身就是为了检验真假的,果然被我猜中了。”

“这么说颌老板从始至终都在观察宽宽,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迎秋为你端饭开始吧,这种事都是大老爷们爱犯的错误。不过宽宽关键时刻理智占据上风,的确很说明问题。看来宽宽就是做大事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