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八十二章 门槛受阻 有劳举手煎熬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90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也借用王慧娟对颌菓茶应缇的称呼,换做颌老板的叫法。顺势满脸智慧的目光向王慧娟露出自信满满的摸样,王慧娟顿时也很惊讶,显然澹台博宽的变化让她觉的无法想象。不管如钟原因,她觉得能让澹台博宽负起责任来,应该是变好的显著征兆。

“好吧!快去快回,酷蛋儿需要你的好消息。”王慧娟也微笑向他鼓励,令他倍感自豪。

就在他就要开门出去的瞬间,他猛然奇怪没发现尉迟林南的声音,回头观看未看到。他忍不住惊呼道:“帮主呢?不见了吗?”

“真拿你没办法,一惊一乍的。瞪大眼睛看看那边是谁?”王慧娟摆头让他看向副驾驶位置,他看到了尉迟林南身上扎着保险带正歪着身体呼呼大睡。印象中,上车时那个位置由他占领,什么时候尉迟林南坐到那个位置,他十分不解。

“博宽,快点去吧。帮主需要美美睡一觉的。”山鹰的话就是命令般的效果,让他感觉出有丝不解,但他对颌菓茶应缇的好奇驱使,已经无暇顾及太多了。

他跳下车,顿感空气中令人窒息的热浪瞬间将他包围,饭馆面前经过处理的水泥地面,仿佛烙煎饼的铁板般让他难受。

他本想迈出悠闲的步伐,那样更会让王慧娟看到他的从容和悠闲,但是现实气温不允许他能有显摆的必要,他只好低头弯腰就向饭馆门口奔跑,也是尽快甩脱大地炎热烘烤的节奏。

王慧娟对他不欣赏,他异常清楚。往常都是无赖加赖皮手段维系双方关系,真若能让王慧娟转变成对他的欣赏和高看,那就是他异常满意的追求了。

奔跑之中,他感觉气喘吁吁很费力,深深感到此种状态异常奇怪。以他一贯的身体素质,都是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也是为了不被艰苦生活所压倒,异常注重身体锻炼。有一个好的健康的体魄,他才能像打不破、压不夸的斗士般去做梦。

难道是突然得了不治之症,他觉得不可能。也或是天气原因所造成,他看过昨日的天气预报,气温充其量也就是三十八度。他满头大汗的迈动两条似乎被冷冻了血管的腿,踉踉跄跄的踏入饭馆门口的门槛。此门槛也是因为畅井经常风沙很大,有门槛可以阻挡地上被吹起的垃圾卷进门来。

他脚上的拖鞋,就是夹指拖鞋,经过冰洞附近山路乱石的划拉,右脚夹指带有点松了,但是还能小心留意着走路。真若夹指带断了,他会选择赤脚行走的,人是不能被尿憋死的,更何况他也是从小赤脚磨练过的脚板。

小时候有几年大冬天都是赤脚丈量大地,他没有感受到寒冷,也就是随着渐渐长大理解了什么叫体面,他才向别人学习文明的。要是随其天性,他很喜欢赤脚上路。爬山、过河、走乱石滩,他都不会感觉有什么东西能搁脚。

由此,有段时间在小伙伴们中间,别人都称呼他为赤脚大仙。当然,黑泥鳅是叫的最响亮的外号,因为他从小就磨练出来不惧风吹日晒的特质,而且喜欢赤背露体,皮肤异常黝黑,且黑的油光发亮。

他经常赤脚,赤脚反而让他感觉异常舒服和惬意,也就是因为认识了巧里海蓝,才让他开始意识到讲卫生的重要性。认识巧里海蓝之前,他从没讲究过形象,时常蓬头垢面不洗澡,真是浑身奇痒无法忍耐,他会赤身果体在沙漠里去沙浴。先挑选大个粗沙里连滚带爬的干洗,再挑选细砂里爬行翻滚细磨,最后找个水沟简单冲洗一下。

所以,他异常喜欢沙漠,尤其是他懒着水洗麻烦时,就是吃饱喝好背着水囊走进沙漠。一路赤身果体走过去,头顶烈日当空,身上汗流浃背,从沙丘上翻滚而下,享受着无限乐趣就把身上的污垢清除大半。

接着踏入绿洲水草肥美之地,借用水草和烂泥附体将躯体包裹一番,倒头舒舒服服睡一大觉,然后让水里游玩一番就穿衣回家了。

他是因为遇见了巧里海蓝才变成了现在的摸样,原本多么热的天,他都是西装革履、一派风光体面的摸样。自从不见了巧里海蓝的行踪,他才慢慢又回归邋遢且渐渐懒散的举动。

此时,他就要跨过门槛,鬼使神差般抬起右脚就要过去半尺高门槛,拖鞋前脸脚趾下却磕绊门槛边缘。他本就是急匆匆的趋势,上半身被迫先行过了门槛,然而两只脚却没过被阻隔了。右脚没过门槛,左脚跟进受阻。他心里惊呼声出口:“哎呀!”随及人就直挺挺的就要摔倒屋内。

饭馆内的地面是粗糙地板,青色就是如同山石之色,他头脑顿时掠过震惊之念,浑身上下肌肉紧绷就等着重重摔进门内。猛然一股恶臭气味扑鼻而来,随及左侧闪过一个黑影就把他拦腰抱住,一句沉闷声响起,“泥鳅!小心……你真够莽撞的。”

两只强壮有力的胳膊就将他的身体抱住,他惊喜状站定脚跟,不顾小腿正面传来的痛楚,仰脸看向来人却不禁异常反胃。

面前大汉三十余岁,面堂黝黑头园体胖,瞪着一双牛眼,张着一张大嘴,露出洁白的牙齿,看着他满脸笑容。那张笑脸放射着心痛和宽慰的深意,熠熠放光的眼眸让人异常觉得平易近人,但是他却笑不出来。

这位男子穿着异常体面和有风度,上身灰色T恤,下穿宽展黑低黄色碎花短裤,脚上一双棕色皮凉鞋。脖子里一条拇指粗金脖圈,左手无名指一颗大钻戒。男子威风凛凛的上下打量着他,就是满脸喜悦的摸样,似乎无意间撞见了朝思暮想的人。

“皿离大哥,小弟谢谢了。”澹台博宽脸上勉强挤出笑容,向那男子弯腰鞠躬表示感谢,话语说完转身抬步就走。该男子就是皿离賁兴,原来野狼帮的老大之一,虽然野狼帮自暴君被尉迟林南派人收拾后,大多野狼帮的人员被狂龙帮吸收消化,可是皿离賁兴却依然固守野狼帮不愿意跟随尉迟林南。

澹台博宽是与皿离賁兴认识的,但是风闻很多狂龙帮老大说过关于此位老大的臭味爱好,他对皿离賁兴向来就是敬而远之,从来无心交际。尤其是许刚多次讲起去皿离賁兴安排的臭宴之事,他更是对皿离賁兴没有半点好感。

“泥鳅,呵呵!知道你很忙,能留步说两句话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