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不期而遇 难解说话动机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04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身后传来皿离賁兴瓮声瓮气的祈求声,似乎皿离賁兴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说与澹台博宽。立刻令他很紧张,谁都知道皿离賁兴不好惹,就连尉迟林南惧怕三分。并不是因为皿离賁兴能够威胁到狂龙帮任何利益,而是因为许刚说起的赴宴之事,充分理由说明谁被邀请就要入家随主,否则就是兵戎相见。

这种稀奇少见的交朋友习俗,让常人无法接受。谁都知道能与皿离賁兴交友,经过臭宴考验就是获得了不亚于很多角斗护佑的好处,但是尉迟林南不会为了自尊和脸面而如此贬低自己的名声。

“哦,何事呢?能简短说说吗?小弟确实……”澹台博宽硬着头皮转身,试探口气回答,也想尽快离开与皿离賁兴见面的尴尬。真若被狂龙帮其他人员撞见他与皿离賁兴有交际,那就是自毁名誉的象征。虽说他停下了脚步且转身面对皿离賁兴,但是他没有接近目标人说话的意思,也就是站立原地不动,与目标人保持着两米的距离。

他眼睛看着高过其有一个头的皿离賁兴梳理的油光发亮的短发,眼神的余光左右撩视一番没有发现有人围观,心里才些许安慰并缓缓的舒了一口气。

“泥鳅,哦……不不,建朝!我看到你很高兴,真的!”皿离賁兴异常振奋人心的腔调,似乎因为在此地久候澹台博宽很久,好不容易得以相见般热情。

澹台博宽对皿离賁兴的热情不感兴趣,很多次路上与此人偶遇或巧遇,他都是趁早躲得远远的或者直接寻机改道而走了。虽然此人没有在暴君对其施予加害时去做帮凶,但是因为此人与暴君极为友好的关系,让他想起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道理,真没必要对皿离賁兴给予过多的注意。

澹台博宽不明白皿离賁兴的热情究竟因为什么如此过份,门槛一幕他已经表达了谢意了,难道皿离賁兴会提出什么过份的要求吗?他都想好了不行让自己当着皿离賁兴的面,就让自己再摔一跤的冲动。他实在很不情愿站在原地听到皿离賁兴说出第二句话。

“皿离大哥,要是就为这么简单的理由的话,我已经明白了你的好意。但是……我真的有事且很重要。”

澹台博宽的目光再次触及皿离賁兴眼睛,却惊讶发现面前的男子居然眼含热泪,顿时令他惊讶异常,不由自主又将皿离賁兴谦恭的样子打量一番。他心里不免一沉,不明白皿离賁兴的虚情假意所为何事。

“我只是想说,没想到还能遇见你……我我我,原本是想离开这里的。”皿离賁兴的话似乎就是对再次遇见澹台博宽是奇遇的摸样,令澹台博宽紧皱眉头隐忍着发火的冲动。猛然想起暴君的事,他想问问面前的男子可否愿意告诉他实情。

“皿离大哥,你知道暴君吗?听说今天有人看见他了,你有什么看法?”

皿离賁兴表现出异常惊讶的表情,让他异常的反感。而且皿离賁兴满脸就是不予相信的表情,本来二人保持着两米距离,此刻皿离賁兴居然迈动脚步走到他面前,瞪大眼睛表示怀疑状,“建朝,你说什么?你说有人看见谁了?”随及,皿离賁兴高度紧张的神情,做好了全神贯注倾听的姿态。

澹台博宽又闻到了那股奇臭的味道,向后急忙退出两小步,习惯性抬起右手摸向鼻子,嗓子眼发粘有强烈想呕吐的表现。皿离賁兴发现了他的不适感,咧嘴笑道,“呵呵,忘记了……等等。”皿离賁兴随及从短裤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黑盒子,按动一番。

接着,那股奇臭味道顿时烟消云散般没有了,令他异常费解。原来每次经过皿离賁兴身边嗅到臭味,是由皿离賁兴故意释放的臭味,让他对面前怪人的爱好不敢恭维。何苦要将自己每日包裹在臭味之中呢?令澹台博宽特别好奇,但也就是好奇而已,他没心情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念头。

澹台博宽将发现暴君的事,再次向皿离賁兴提出质询,没想到皿离賁兴居然大笑声声予以否认,“哈哈哈,建朝真会开玩笑,肖来算早就埋到土地成肥料了,没有的事的。估计是某人看花眼了吧,不可能的。”

“小弟,亲眼所见,以小弟的判断……没必要撒谎。”他满脸严肃且义正词严,将遇见肖来算的过程扼要说明。面前的站着的皿离賁兴目瞪口呆听他说完,确实满脸冰霜,似乎被他所言之话震慑,呆呆看着他难以置信。

“皿离大哥,你我之间无冤无仇,小弟没必要隐瞒。希望皿离大哥能够给小弟一个报仇的机会,原因很简单……想必皿离大哥知道为什么?”澹台博宽也是被仇恨激发了愤怒,此番话语出口顿觉没必要将实情告诉皿离賁兴的,异常后悔不迭的试图挽回局面。

“当然,也可能是小弟看花眼了,不一定是真的。”想起暴君在世时就是野狼帮的帮主,皿离賁兴及其手下就是暴君的得力帮手,澹台博宽顿感自己被仇恨激发的神智不清了,居然将秘密告诉了皿离賁兴。他也觉得他自己很反常,简直让他激灵灵着急的出了一身汗。想到还要与颌菓茶应缇去办大事,随及故作吃惊的惊呼道:“啊,小弟确实有急事要办,多请原谅啊!失礼了,再见!”

澹台博宽转身要走,却发现行动受阻,原来他的左臂被皿离賁兴的大手紧紧的握在右手里。他顿感惊讶的异常好奇,已经疏忽了皿离賁兴紧抓他左臂带来的疼痛。

“建朝,大哥原来在暴君身边做事,并不代表大哥就是与暴君一路货色,大哥有其他目的。既然他能很奇怪的再现江湖,那就让大哥给他点厉害尝尝吧。这种死而复生的现象,大哥知道是怎么回事。”皿离賁兴恶狠狠的语气令他惊恐不已,且皿离賁兴鼓睛暴眼满脸凶相让他也惧怕几分。

“哦哦哦,哎呀!是吗?小弟被大哥搞糊涂了……飞飞伐,小弟胳膊呀!”澹台博宽感受到身形健硕的皿离賁兴右手紧握其左臂带来的痛楚,急忙示意皿离賁兴注意点分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