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八十一章 集思广益 要求过于苛刻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53 2013-08-11 20:57:35

  酷蛋儿要说吃牛肉或羊肉,乃至马肉,放眼看过去就可以看见许多此类动物晃动的影子,酷蛋儿却只吃活鱼,让小蛐蛐觉的此口爱好难以满足。

“哦,原来这样啊,真是没想到……这就难办了。”在畅井来说,河流很少且都是季节性河流居多,旱季都是干枯无水的景象。沙漠深处有些绿洲,也是勉强保有人畜用水,似乎没发现水里有鱼。鱼在畅井就是异常稀罕的东西,即便很多酒店、饭店能够做鱼制美味,也是冻鱼和腌鱼等。

“酷蛋儿吃点米饭或面食不行吗?可以多让它吃点新鲜的蔬菜或水果。”澹台博宽抱着小蛐蛐起身看向霏霏身边的酷蛋儿,感觉酷蛋儿似乎就是饿的有气无力的样子,懒散的目光游离在微闭的眼帘下,让人看的心头掠过忧虑。

“牛奶也不行,这就是那位颌老板异常着急的原因。”王慧娟凝视睡梦中的霏霏良久,缓缓起身站在澹台博宽面前,面露愁容。王慧娟将颌菓茶应缇名字的第一个字自认为那是姓氏,叫着颌老板让她觉得很顺嘴。

“噢,腊新怎么样?呵呵,你们都没想到吧。迎捷山区……”澹台博宽说的是腊新市迎捷山山涧中的小河,那里应该有活鱼的。他曾带着王慧娟和小蛐蛐去山涧里洗澡,偶然发现那里的溪流里有活鱼。

澹台博宽猛然间心情异常豁亮,梦飞色舞的看向王慧娟和小蛐蛐,却发现二人的郁闷表情没有丝毫转变,让他恍然觉悟似乎是小鱼的个头太小,他美滋滋的对山鹰展现笑脸,“那些小鱼的个头是小了点,但是我们可以下截网捞的。你们不必担心被发现,我知道一条小道,可以直达裸坑。”

裸坑只是他与小伙伴们在那里赤身游玩的地方,干旱少雨时能异常爽快的洗洗澡,享受那份纯粹自然的风光就是那群流浪儿最大的乐趣。男孩儿们的特别嗜好,就是跳水、摸鱼,打闹,逞狂。有人敢站在五米高的石头向水里跳,就有人站在十米高的悬崖头朝下,澹台博宽尤其的傻大胆直接跑到二十余米高的山顶向下跳,几乎让人觉得是求死的节奏。

坑内最深处也就是五六米的样子,且有两个篮球场大小的水坑里,岩石卵石密布。那次澹台博宽就因为一句赌气的话,上演那次惊心动魄的一幕,可是将王慧娟着急的三天三夜寝食难安。深恐留下什么后遗症,她们孤儿寡母就成逃难的了。

王慧娟那时正肚子里装着小蛐蛐呢,知道了澹台博宽因为与别人打赌逞强露能,便从小姐妹手里借了几千块钱,三天两头催促澹台博宽去检查身体,深恐有什么闪失把命丢了。

更甚至有人劝王慧娟还是把孩子做掉算了,省的跟着那位经常弄不清楚自己吃几碗饭的小子给拖累死。王慧娟也是想与不怕死的小子划清界限的,她去医院检查向医生提出要求。那位鹤发童颜的老奶奶,伸出榆树皮般的胳膊和松树皮般的手指,摸着王慧娟的肚子异常心痛的央求,“看看已经八个月了,小生命已经有了萌芽状态的思想,你就是厌恶天底下所有的人,你有什么理由扼杀一个生命呢?”

加之许刚也解劝,康米亚更是保证死死看住澹台博宽,就连尉迟林南也时不时敲打教训那个黑泥鳅。才让王慧娟对澹台博宽添加了点信心。

于是,王慧娟得到了小蛐蛐,确实让她时常觉得,她没必要为澹台博宽活着,她应该为自己的孩子能够得到精心的照料。除此之外,也懒得再关心澹台博宽什么事。

提到裸坑就让王慧娟气不打一处来,也是源于有一次澹台博宽一次不负责任的事件。说好了让澹台博宽在坑边上看好衣物并负责望风,以便王慧娟带着小蛐蛐洗个自然之浴。结果,王慧娟正在水里搂抱着小蛐蛐进入最佳的迷糊状态。突然听到几声扑通水响,有人在其洗浴水域显身,将王慧娟惊扰的神魂颠倒。有幸是那几个光腚活宝里有她认识的路在前,也是一起在江湖流浪的孤儿,她才没有连衣服也失去了。

路在前比她和澹台博宽年长十余岁,颇具美德,在他俩小的时候也多与照顾。当路在前从山坡树棵里将蒙头大睡的澹台博宽,从坡顶一路痛打到面前时,王慧娟没有丝毫责怪路在前的意思。看着澹台博宽被收拾的鼻青脸肿,她心里异常的感到舒服和满足。她觉得那个异常自私的小子,就需要经常受点痛苦,也许就慢慢有了记性了。

澹台博宽说到裸坑就看到了王慧娟满脸的不快,顿时明白王慧娟何以对裸坑如此厌烦。他深感无趣的低头看着小蛐蛐,没话找话的说道,“蛐蛐,你说呢,宽宽也是在为酷蛋儿想办法。总是什么可能存在鱼的地方都想想呗。”

“看看山鹰咋说吧。”小蛐蛐的两只黑葡萄般的眼睛,迎着澹台博宽的目光包涵宽容和理解,让澹台博宽多少感觉得到点儿安慰。小蛐蛐将话头转向山鹰,他只好抬头看向后座的男子。

山鹰也不知道何时转换了坐姿,此时弯腰将双肘搁在膝盖上,双手掌紧紧抱着后脑勺。山鹰的话语异常惆怅,也是让人没想到的。他说,“内陆河,淡水湖,大海边等等地方的活鱼,都不是酷蛋儿需要的。它获得体能补充的活鱼是深海野生鱼。这是酷蛋儿需要的活鱼。”

“什么?还是随便找点活鱼先充充饥吧。”澹台博宽无比惊讶酷蛋儿的食品,居然如此高的要求。盘算着畅井距离大海最近也在几千公里之外,且要求是深海野生鱼,令他感到简直比登天还难。

“宽宽,不要着急,刚下车那位老板有办法。”小蛐蛐伸出小手抓着澹台博宽的下巴,他看到小蛐蛐满眼自信的目光,且向他严肃表情点点头。

颌菓茶应缇会有办法吗?颌菓茶应缇下车走向饭店的背影让他觉得大蛐蛐肯定也为难。真是借助特殊运输工具也许能跑到海边,深海里获得野生鱼谁知道要那种呢?再说,能够变成碟状飞行器的房车,大家还坐在里面。那位大蛐蛐会采取何种方式得到深海野生鱼,尤令澹台博宽十分好奇。

想到这里,澹台博宽不愿意等了。将怀里的小蛐蛐交与王慧娟,他便充足理由说出了他的主张,“你们在车内稍安勿躁,我上去与颌老板一起探讨一下解决思路。一个人想这么揪心的事,容易钻牛角尖。由我旁边提些建设性建议,也许颌老板茅塞顿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