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八十章 干旱少雨 吃食很难得到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53 2013-08-11 20:57:35

  “嘻嘻,嘎嘎……应缇大哥,嘻嘻!”小蛐蛐拍着他的小胸脯发出忍俊不止的笑声,看着澹台博宽异常惊奇的目光,小蛐蛐满脸嬉笑表情。

毫无疑问小蛐蛐知道颌菓茶应缇是谁了,颌菓茶应缇居然如此的不经他同意就对小蛐蛐说明,让他面显不满看向颌菓茶应缇。后者,则是作出摆手动作,暗暗点头向他呈现满脸不在乎。激灵灵让他不由自主的手指王慧娟,疑惑目光看向颌菓茶应缇,也就是暗示颌菓茶应缇是否将实情告诉了王慧娟。

颌菓茶应缇边摇头边说道:“翠云还是小蛐蛐的妈妈,估计小蛐蛐不知道风堤的由来。哦,对了!我觉的翠玉说的风堤可以阻挡千军万马,这件事我以为不可能是真的。传说流传越发邪乎,真不明白有人添枝加叶说这些的动机,究竟为了什么?”

“为什么?很简单,就是为了夸大神秘的色彩,想来城中那么多的强兵猛将不敢阻挡外族侵扰,为了表达心中的怒火,借喻神秘自然现象寄托无尽哀思呗。”澹台博宽对于汉朝时畅井风堤流出下来的故事也略知一二,据说守城将领畏惧匈奴强兵围城,夜半之时几万汉兵趁乱逃命去了。留下城中数万百姓处于任人宰割地步,至于匈奴是否入城屠城不清楚。流传下来风堤的传说,似乎很诡异的让百姓免遭涂炭了。

澹台博宽无法理解那些汉军自己逃命时是如何考虑的,畅井旧城有着异常坚固的城防和数以万计同仇敌忾的百姓,守城官兵竟然舍弃全城百姓于不顾,让他难懂当时的军情能够危机到何种地步。

“呵呵,建朝果真对畅井有研究,让我大长见识,如何闲暇时多介绍介绍呗。”颌菓茶应缇此句恭维话出口,让澹台博宽不明白颌菓茶应缇究竟能够在畅井市停留多久,他已经盘算出分秒必争要与大蛐蛐多多接触了解一些他关心的事情。至于这些民间故事,他觉得对此家庭来说无关紧要。

澹台博宽看向颌菓茶应缇的笑脸,面露苦涩,感觉嗓子眼有物拥堵般话语干涩,“我魏建朝对这些闲情逸致时的乱侃,没啥兴趣,我……现在,只关心吃啥,因为我已经饿的快走不成路了。”

口干舌燥让澹台博宽无暇顾及太多,环顾车内状态,猛然让他看到山鹰坐在角落默不作声,右腿斜压左腿,双掌交叉成窝护着右腿膝盖,一副闲谈怡然表现。而且山鹰瞪着两只黑乌闪亮的眼睛,两道扫帚眉也舒展恬静迎着他的目光嘴角浅笑。

山鹰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让他心头不免掠过不安而愕然的心情。山鹰的双眼,他是见过的,那是左眼黑乌色,异常赋予威猛。右眼就是血红之色,似乎内中有岩浆要随时喷涌而出。然而此刻山鹰的两只眼睛竟然都是黑乌之色,他不由看向山鹰抬起左手食指按压自己右眼眼脸。

山鹰的笑容依然清亮自然,双唇变成欧型向颌菓茶应缇努了努嘴。无声的动作清晰表明是颌菓茶应缇的功劳,让他回头看向驾驶位置的颌菓茶应缇十分迷茫。山鹰如此变化绝非偶然,那只曾经让他羡慕非常的红眼居然是不正常的状态,他心里难理解山鹰何故成为那样。

“噢,爸爸,妈妈……”澹台博宽听到了霏霏声音极轻的呢喃,转来转去在车座上没有发现霏霏的身影。

颌菓茶应缇的脑袋看着他向侧后摆动,他急忙转为侧坐扭身看到霏霏和酷蛋儿就在其身后。身后有一张貌似异常柔软的床榻,酷蛋儿和霏霏相拥而卧均沉浸在梦乡。

霏霏闭着眼睛,撅着小嘴,满脸委屈,似乎眼里还含着泪水。澹台博宽不知道该不该叫醒身后的霏霏,感觉车内温度适宜,很不忍心将霏霏叫醒。

“让霏霏多睡一会儿吧,我先去安排一下。你们耐心等待片刻,上去打开*房间空调也需要时间。”颌菓茶应缇的话也切合实际,外面气温让人觉得在蒸笼里憋屈般难受,室内空调冷气也需要运转一会儿。

王慧娟抱着小蛐蛐看向后面,声调低沉略显悲切,“霏霏的父母,我们去哪里寻找呢?这么小的女孩儿离开父母,真的让我心里也很难受。”王慧娟起身走到澹台博宽面前,将小蛐蛐塞给他,就行至软榻侧边,小心翼翼的坐下低头凝视霏霏。

车内的气氛顿时很压抑,很明显的让王慧娟能够料到霏霏的父母就在山庄里面。他们在山庄外的遭遇极度凶险,山庄内的情况不知道会凄惨到何种地步。霏霏不亚于已经失去父母在王慧娟心头萦绕,她对可怜的霏霏想表达最真切的关怀。

尤其是她很小的时候就踏入社会,以她的经历来联想霏霏的生活,她胸中萦绕着柔情母爱想将霏霏予以代管。能够想方设法找到霏霏的其他亲属,她觉得是最好的办法,真若不能获知霏霏亲人的消息,她就将霏霏当做自己的女儿养育。

霏霏天真烂漫正是需要母爱情深的滋润,王慧娟心头升腾着本能却思考的很多。真若就是霏霏的父母遭到了不幸,她心头涌动着要照顾可爱女孩儿一生的思绪。正好小蛐蛐也需要一个伴,她心里感觉与霏霏有着极大的缘分。

“哎!怎么说呢,霏霏已经有了与我们无法分割的缘分。就让我们与她和睦相处吧。”

颌菓茶应缇异常伤感的话语说完,便转身手拉车门跳下房车,独自迈步走向风堤云贵面馆而去。澹台博宽转身透过车窗看到了颌菓茶应缇异常惆怅的背影,心里触动着一丝雀跃的想法,很想施展他所学的的另一项求生绝技。

颌菓茶应缇似乎懂得很多,让他为人父的心里很想留给大蛐蛐,更多发生在他身上的稀奇特能。那是他与生俱来般神秘的能力,曾让他从中受益匪浅。暗自打定主意,他看向怀里的小蛐蛐,“蛐蛐,你知道酷蛋儿吃什么吗?”

“当然是鱼了,霏霏已经说过了。宽宽有办法吗?酷蛋儿要吃活鱼。”小蛐蛐看着澹台博宽的眼睛很认真的告诉内情,小蛐蛐随及异常烦恼的转脸看向窗外,“这里是风堤,只有几口水井。”小蛐蛐话语里平添十分失望的意味,很明白酷蛋儿的需要是无法满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