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九十章 必要嘱托 错误言词内涵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96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也低声与霏霏耳语,他揣摩颌菓茶应缇的动机无法理解,听人说坐飞机升空还有点眩晕的,想来穿转空古历也会让人感觉不适,也就对颌菓茶应缇的失态不认为是啥。否则,真是颌菓茶应缇头脑不清了,他与霏霏怎么回去呢?空古历陆地上是什么状况,没上去那里也是无法明白的。

“好吧!那就忽悠忽悠他吧,哎!”霏霏无可奈何状回坐座位,突然发生异常惊奇,“大叔,呵呵!你这个手势真的……哈哈哈,好标准耶。能不能教教霏霏做一做呢?”

霏霏也是没话找话,话语出口满脸无知表情看向澹台博宽,她暗暗的伸出右手作出抓势,迅速收手表示她其实早就会了。

“这动作不容易学,不过霏霏天生丽质,聪慧过人,也不需要掌握此种丑陋动作。”颌菓茶应缇左右摇动脑袋似乎理顺或端正态度的象征,看向霏霏表情严肃,“应缇的名字,其实就是一个符号。给你说太多内情会被你加入记忆的,其实我还是有一个外号叫曲曲,曲曲弯弯的曲曲。不是小蛐蛐的蛐蛐。”

“哦,是吗?霏霏记住了,这么特别霏霏也是刚刚发现。”霏霏话语说完,趁颌菓茶应缇不注意,扭脸向澹台博宽作出吐舌头的动作,满脸不惜的表情。澹台博宽对颌菓茶应缇的话语理解却有错觉,似乎颌菓茶应缇就是向霏霏暗示着什么。

“爸爸本是皇亲国戚,领兵打架英勇神武,妈妈带我游历星空,我却喜爱浪迹山湖。”颌菓茶应缇驾驶着轿车在海底穿梭,嘴里反反复复的念念有词异常有趣。

霏霏回眸看着澹台博宽悄悄凑到身边,小声话语嘲笑颌菓茶应缇的说词,“叔叔快听,他说领兵打架,应该是领兵打仗谁不知道也。嘿嘿,还游历星空呢?爬到星星上就掉下来了。听说有人浪迹江湖,没听说有山湖的。叔叔你知道山湖是哪儿吗?”

霏霏在澹台博宽身边笑的无法抑制,对与颌菓茶应缇的信口胡说中有这么多的语病,满脸嘲笑意味感觉颌菓茶应缇神经很不正常。她实在是忍不住要笑且手掩肚子无法忍耐,从座椅上顺势爬到角落捂着嘴吃吃笑不停。

澹台博宽却没笑,他表情异常严肃,深深为颌菓茶应缇何以如此手法暗示,心里是异常难受的思绪。想来他就是街头的混混,无法与正常家庭划等号,更别说是什么皇亲国戚。他连什么普通百姓也不是,满打满算就是江湖虾米。

霏霏在座椅间忍俊不止的大笑不息,他却紧紧盯着颌菓茶应缇的后背泪水直淌,他不知道他无所事事的生涯会发生什么变故,能会为自己的儿子留下什么值得回忆或珍藏的东西。颌菓茶应缇的话语似乎有对他极大的控诉,或者嘲笑,或者讽刺,让他心揪到一起的伤感。

想起碌碌无为在畅井和腊新周边厮混,默默无闻且苟且偷生,也确实无法能为儿子留下什么值得留下的美好回忆。他暗自提醒自己为了儿子也要奋发向上,三伏说与他走出去的话语,又在耳边回响。世界这么大,为什么不出去走走呢?

在畅井或者腊新及周边,都是他熟悉的环境,经常奔走江湖,很多人看不起他,那是他一贯不好状态的影响。假如到了一个新的环境,新的空间,他可以重新为自己定位而去做一个新的角色。那样他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人,就可以规规矩矩办事,一定可以收获崭一份新的成功和喜悦。

转尔,他又想到了从小与他一路走来的小伙伴,生死离别,颠沛流离,生死与共,共甘同苦。又让他极为不舍心中破碎的希望和追寻好友下落的坚持,特别是一直想置于他死地的幕后黑手,迟迟无法得悉详情,确实让他耿耿于怀不肯放弃。

想到了小蛐蛐尤令他痛苦,是去是留让他无法抉择,他此时痛苦难耐,几乎感到无法呼吸。

“好了好了,你们快看……我们在车内着急万分,看那个酷蛋儿多自在逍遥啊!有人想不想它在念叨啥吗?”在海岸边上的一块巨大岩石上,酷蛋儿神态自若,依靠在巨石的缝隙处,被海浪摇动着十分惬意。真可谓头枕着波涛悍然入睡,涛声依旧伴做催眠。酷蛋儿依靠的巨石是墨绿色的,它身上的湛蓝和纯白环形图案异常清新醒目。

“哇,这个小家伙挺自在耶,快让霏霏上去,让霏霏问问它,我们可以吃点啥。”霏霏在座椅缝隙处已经经历压抑狂笑的折腾,头发凌乱,鼻涕横流,满脸黑灰,嘴角抽筋,此时就是嘴歪眼斜的摸样。

颌菓茶应缇脸上表情异常惊讶,伸手抓住霏霏的裙子,嘴里责备语气,“霏霏简直成了毛茸茸的小花猫了,快点先洗洗脸,在把五官挪正了,有条件就梳理一下头发,有换洗的服装就收拾自己的仪表吧。”颌菓茶应缇从座位下拿出一面小镜子,随手塞给霏霏手里。霏霏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惨状,顿时语无伦次异常难受,“这是谁啊?难道是霏霏……怎么可能是我呢?不会是空古历的小妖怪吧。”

颌菓茶应缇随后递与霏霏雪白色的皮毛巾,还有一套粉色连体衣裤和一双白色小皮鞋及纯白袜子等,颌菓茶应缇极为关心照顾的语气“头发真若自己不会梳理的话,大叔可以代劳。但是身上皱巴巴脏兮兮的裙子和破烂不堪的鞋子,还是坐到后排自己换上吧。两个大叔会很礼貌的。”

“好吧好吧!不许偷看……”霏霏厉声厉色的严厉警告,两位大叔都转脸看向别处。

霏霏惊魂不定对前排两位男子密切注视,很快惊喜看见天窗暗格掉下遮挡深蓝布幔掉下,霏霏看着小镜子洗脸和换装。

“宽宽,看我没有想对您有暗示的,千万不要生气啊!”颌菓茶应缇转身注视澹台博宽满脸泪痕的脸,话语关切,且真诚意味浓郁。澹台博宽愁苦容貌看向颌菓茶应缇无声表达悔恨之像,唉声叹气很不自在,他被自己儿子指责且词句表达夸张,确实感觉无地自容。

“实不相瞒,蛐蛐与霏霏长大以后是夫妻的,宽宽你明白吗?我只是对霏霏做的暗示,就是想让她记住那几句话。其中言词有错误,就是想引起她注意的。”

“是吗?真的吗?太好了!你看爸爸也确实很没本事,让蛐蛐失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