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九十九章 设定范围 难料心生悲切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72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蹲在石头缝内出恭,开始还心旷神怡的感受着习习凉风惬意的心情,没想到没有半分钟的等待,突然似乎在半山腰传来凄惨的哀鸣,接着扑里扑腾的巨响过后一片沉寂。又过去半分钟连贯许多次的沉闷怪叫,把他煎熬心脏狂跳不止的难受,这是心里破碎般无奈的心情,不知道异常恐怖的场面会是什么动物在争斗。

他很快的收拾一番,提裤而回,发现屋内就留下酷蛋儿在睡梦里。他挑选了一张远离酷蛋儿的小床,和衣而卧强迫自己沉睡梦中。有一场抓鸟行动就在半夜,他想尽快养精蓄锐做好准备。

屋外石头上坐着的颌菓茶应缇,异常小心的回答着霏霏的疑问,没想到霏霏东拉西扯竟问一些很幼稚的问题。他想到霏霏也就是幼童级别的女孩儿,心里盘算着心事渐渐不理会霏霏。

“哎呀,明天还望大叔带霏霏参观一下有人住的地方吧,找俩与霏霏年龄相仿的小孩子,要是能玩玩捉迷藏肯定很好玩。一天了就跟着俩大叔转来转去,快把霏霏苦闷死了。”

霏霏感觉与小朋友做迷藏是最好玩的游戏,也就是说此地有别与玄地的景色不是她中意的环境。一个三岁多的女孩儿虽然能言善辩,最关心的还是与其年龄阶段相适应且喜爱玩的游戏,本就不足为奇。因为她没有把此时段的凶险认知到成年人的水平,就是觉的好玩、好看,过目烟云,转眼就忘了。

“那好吧,但是大叔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晚上必须待在帐篷里睡觉。养不够精神,明日霏霏还没玩一会儿就感觉困了,那就没意思了。”颌菓茶应缇只能按照小朋友的思路,对霏霏提出要求。他还是担心霏霏不听话乱跑,为大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夜半之时,还要与澹台博宽去抓饥颤鸟,颌菓茶应缇不希望霏霏节外生枝,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好吧!没问题。那就让霏霏看一眼饥颤鸟长什么样吧。这个小要求,大叔不会不答应吧。”霏霏还是想知道饥颤鸟的模样,让颌菓茶应缇感觉意外,也就是说很多貌似与霏霏无关的事,她还是有兴趣想了解。

颌菓茶应缇随及拿出夜视贯穿装备,架设石头上,調整好焦距,便伸手将霏霏从石头上拉起来。霏霏透过设备看向远处的半山腰有点偏上的位置,那里一片乱石堆上,站立几个两眼冒着血红眼球的小鸟。小鸟长得稀奇古怪,嘴巴是弯曲的管状物,羽毛五颜六色有鸽子般大小,头顶冠饰,羽毛华丽,但是两条细腿半米之长。

“哦,就是很小,这样霏霏就放心了。腿长可以先敲断它的腿,走不了了也就不乱跑了。”

霏霏边看边说,还提出她的建议。颌菓茶应缇站在霏霏身后,嘴露浅笑不置可否。

“好了,霏霏很放心,那就劳驾大叔和黑叔叔多费心了。请把霏霏抱下去吧,霏霏去睡大觉了。”

颌菓茶应缇连忙从一米多高的石头上跳下去,接过霏霏将她放在地上。霏霏转身看向帐篷中间闪着幽光的门口跑过去,跑至门边掀起门帘钻进帐篷,门帘自动放下。

颌菓茶应缇看着霏霏一蹦一跳的远去,重新爬上石头,将夜视贯穿装备调整角度,看视着临近山体半山腰,灰茫色窗口正对着悬崖边上的一个椭圆洞口。那个洞口足有八米的直径,洞口向悬崖有五六米的坡道,在洞口两边一侧有很多乱石堆积,一侧有长形狭长地带,弯曲坡道可以转上山洞顶上,山洞顶上有少许灌木,还要藤蔓垂直垂落洞口一侧。

黑乌色的洞口纵深望过去,那里有一只大鸟通体黝黑头呈倒三角有车轮大小,脖颈粗壮。两只大眼比篮球还大半闭半合,鸟喙扁圆宽约二十公分延伸近一米后还有二十公分的银色锐角。两只翅膀陡肩护体,肩臂胛处两只利爪四指弯曲,大鸟窝在洞口像一只游艇般大小。

颌菓茶应缇让霏霏看到并不是饥颤鸟,他很担心霏霏得知鸟太大而去添乱。现在他正在看到的才是势在必得的大鸟,为酷蛋儿配以的利刃就是饥颤鸟两对利爪,那是一对肩爪和一对脚爪。此时,他打开散播器将饥颤鸟为中心,固定散播着半径二百米的末频干扰,以避免其他饥颤鸟接近洞口区域。

真若临危遇险的饥颤鸟呼叫同伴,他也会有时间来躲避灾难。他将设备固定在石头上,让散播器持续进行必要干扰,随后从石头上跳下准备回去帐篷休息。

猛然发现角落里跑出来了酷蛋儿的身影,酷蛋儿像兔子和袋鼠般蹦跶他面前,“大叔,有酷蛋儿的任务吗?”

“没有,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好霏霏,千万不能让霏霏有危险。剩余的事与酷蛋儿无关。”

颌菓茶应缇对于酷蛋儿类外域生物是了解的,更对酷蛋儿何以对澹台博宽异常敌意很明白。为了安抚酷蛋儿,他蹲下身来看向酷蛋儿泛着黄色光圈的眼,“玄球人,在我们来的时段是没有危险的。霏霏就是最好证明。酷蛋儿千万不要多心。”

酷蛋儿撅着嘴,看着颌菓茶应缇满脸困苦之色,回转身看向门口几眼。突然张开双臂,要与颌菓茶应缇拥抱,颌菓茶应缇急忙伸手将酷蛋儿抱起来。酷蛋儿的话语让颌菓茶应缇大吃一惊,酷蛋儿压低腔调说话,“霏霏不是玄球人。霏霏说的小鸟,不是饥颤鸟。那是吸附鸟,属于无毒鸟。”

“什么霏霏不是玄球人,那怎么可能?”颌菓茶应缇是了解霏霏属于何地人士的,但是他不想让酷蛋儿明白他知道霏霏的底细。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对酷蛋儿明知故问。

然而,紧接着酷蛋儿的情绪变化又令颌菓茶应缇心情难安,心绪不宁几乎崩溃。酷蛋儿张开双臂抱着颌菓茶应缇的脖子,压抑着声调撕心裂肺般的呜咽,酷蛋儿的泪水顺着他的脖子留下来。似乎酷蛋儿异常的委屈和伤心,持续不断的哭泣不停。让颌菓茶应缇心急如焚异常痛心,他轻轻抚摸酷蛋儿的后背等待它平息,头脑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将五脏六腑抽紧搐乱。

“霏霏不是霏霏,她是雯雯。酷蛋儿想霏霏,霏霏不见了。”

颌菓茶应缇听到酷蛋儿如此话语,顿然大脑一片空白,强大精神支撑轰然找不到支点,禁不住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到地上。他一直觉得他所遇见的小女孩儿就是霏霏,万万没想到却是雯雯。他不禁伤心的泪流满面,忍不住颤抖发声心碎般低语,“霏霏,她去哪儿了。找不到霏霏,我该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